2021年7月19日 星期一

第1158篇:《說孝》

義在心中孝道存,跪乳思恩,反哺知恩。修身養性省晨昏,祖蔭無痕,厚澤留痕。
父母功勞位至尊,顯祐賢孫,德報乖孫。慎宗追遠福臨門,浪子尋根,逆子歸根。
──《一翦梅》說孝
 

2002年母親節,本欄寫過第295篇隨筆《孝道》,事隔19年後重讀,內心仍然隱隱作痛。上週三與友人共餐,聽某女士細說老人院、長期護理院中一些年老長者和獨居老人的不幸遭遇,不禁悲從中來。寫下本文,為孝道的式微而哭泣,為耆老的被不公平對待而憤怒,為德育面臨崩潰邊緣而仰天長嘆!

有位獨居阿婆,因臥病沒人照料,被發現時,已經死在床上最少三天,如果兒女每天能打一個電話回來,就可以避免悲劇發生。一位病重的老太太,臨終前一直在等她的兒子回來見她最後一面,社工、義工們透過臉書、尋人網,四處找尋她兒子下落;我於是提議,謂報稱老人銀行戶口還有一筆鉅款,等待交給繼承遺產的兒女,相信這個消息一傳出,很快就會「一呼百應」,而且百試百靈。

一對老年夫婦,變賣房子,將錢給了心肝寶貝兒子,實指望可以安心養老。兒子買了豪宅,地下室有臥房專門留給兩老,但先決條件是,他們夫妻上班、孩子上學,家裏沒人,不能讓兩老單獨留守空屋,所以,每天就開車送兩老到唐人街,下午六點鐘以後回來接他們。如果送孩子去托兒所,有人照顧,有玩具,有吃,有睡;但送兩個古稀老人就不是那麼回事了,試想,足足十個鐘頭,不能躺下休息,不能午睡,整天背著大袋小袋的,裏面有水,有毛巾,有餅乾,餓了,唐人街餐館早上十一點前有特價,睏了,靠在聯邦大廈長椅上閉目養神,分分鐘會被護衛員驅趕。疫情期間,餐廳停業,聯邦大廈不許聚集,很少再見到兩老,後來聽說,老先生走了,剩下老太太孤單一人。

還有嗜賭兒女,連老人家僅有的養老金也不放過,弄得欠下幾個月房租沒交,由社工、義工幫助籌募。而更多的例子是,老人往生時,兒女不肯來送終,最後由一批善心的無名氏,捐贈善款,才料理後事。我自己就曾聽說過,有位老夫人,將棺材本都拿出來,給兒子還清債務,自己搬進老人院,剛開始幾個月,每星期都有兒子來探望,後來漸漸少了,一個月來一兩次,最後竟三幾個月不見人影,老太太想念孫子,時值冬天週末,就喚的士到兒子家,原來家裏正為孫子舉辦生日聯歡,兒子和媳婦對這位不速之客,一臉不高興的表情。晚上,大風雪之夜,老太太心想,老天有眼,今晚可以在兒子的豪宅過夜,誰知,門鈴響了,是預約的出租車司機來接老人,她耳邊還聽見媳婦對兒子大聲吼叫:「想留在我們家過夜,萬萬不可,要是她有什麼三長兩短,死在我們這裏,怎麼辦!」

孔子說:「今之孝者,是謂能養,至於犬馬,皆能有養,不敬,何以別乎?」可見孔子主張的孝道不只在於物質供養,更重視精神上的孝敬。《孝經》全書一千八百多字,是十三經中篇幅最短,但被視為最神聖的經書。自漢以後,兩千多年來,始終以孝治國,百行孝為先,孝道貫穿儒家學說的經脈。除了尊敬、和悅、服勞、竭力、解憂、侍疾、治喪、祭靈,還要思恩、繼志、顯德、追遠、傳後、立身行道、養生惜體。坊間有各式各樣的「二十四孝」、「三十六孝」,都是從史書和其他典籍中蒐羅編彙而成,小學生除了《弟子規》,更應讀《孝經》故事,弘揚孝道,善莫大焉!

子路負米養親、閔損蘆衣順母、郯子鹿乳奉親、老萊子戲彩娛親、董永賣身葬父、江革行佣供母、陸績懷橘遺親、黃庭堅滌親溺器、王祥解襖得魚、劉恒親嚐湯藥、譙瑛毀家贖父、蔡順拾葚供親、黃香扇蓆溫被、蔡邕侍疾不厭、李密辭官養親、潘綜捨身衛父、陳遺鍋巴奉母、王閏從火救父、謝定住打虎救母、丁純良侍疾救父、荀灌解親之憂、范宣保身行孝、顏應祐萬里尋親、班固繼志著書、沈雲英治喪繼志、閔貞學畫補憾、耶律希亮守身祭祖、陶侃永遵親約、曾參體察悅親。以上僅摘錄三十六孝中孝親故事,有些已被後人改得面目全非,有的也已時過境遷,不適用於今,然而,其「孝弟為仁之本,施行仁政必先由孝弟作起」之立論和優良傳統,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

長女誕下小可兒、小樂兒姐弟倆,初為人母,才深深體會到母愛的偉大,才領會「孝道」的箇中精髓。從十月懷胎到新嬰呱呱落地,從孩童學翻身、學坐、學爬、學站、學走路,到學騎自行車,從托兒所到幼稚園,還要等到進小學、初中、高中、大學,還要為兒女操心婚事、帶孫子,這一路走來,父母青絲暗換華髮,從六十耳順,步入七十古稀,到了寫回憶錄的時候,夕陽斜照將臨。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待也。」趁父母雙全在世,能盡孝的機會也就剩下最後這幾年,別等到油盡燈殘,才遺憾沒有多少日子陪伴;別等到墳前痛哭,三牲五果,隆重拜祭。本文雖說孝,但絕不是說教,若浪子能回頭,忤逆一群懸崖勒馬,不孝之輩有後悔飲恨的一天,斯願足矣!

(2021.07.22《華僑新報》第158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