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7日 星期六

第639篇:《詠牛》

牛年談牛,牛言牛語,牛話連篇,俯拾皆是「牛」,猶憶12年前的丁丑年,曾經在報上將牛的成語編纂,竟然多達60餘條,歇後語也找到近50條。今期不談成語、諺語、歇後語,而是花了數個週末,翻查家中藏書,找出有關歷代詩詞中詠牛的名句,酌量蒐羅,和「詠馬」、「肖牛」、「說牛」一樣,僅是聊作茶餘飯後談話參考材料。至於是否有文學價值,那是見仁見智,諸君大可不必太認真。對古典詩詞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一次過讀到詠牛詩篇,省去翻書逐本搜索的時間。

李寶珠畫牛,李錦榮題字
中國是以農立國,耕牛與先民分不開,表現在詩畫中。最先將牛寫進詩中,應該是的《詩經》。先民純樸,將牛、羊、馬詠成歌謠,《小雅‧無羊》:「誰謂爾無牛?九十其犉。」(牛七尺為犉)「爾羊來思,其角濈濈;爾牛來思,其耳濕濕。」這裡的「思」字是語尾助詞,無實義;「濈濈」是眾多聚集之狀;「濕濕」是牛反芻時耳動的樣子。《王風‧君子於役》:「日之夕矣,羊牛下來。」《小雅‧黍苗》:「我任我輦,我車我牛。」

北齊民歌《敕勒歌》:「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這首民歌至今已流傳1500年。最先見到「初生牛犢不怕虎」這句子是在《三國演義》第74回。唐顧況《杜秀才畫立走水牛歌》描繪昆侖奴站在牛背上由牛馱著行走,栩栩如生:「奚奴跨馬不搭鞍,立走水牛驚漢官。江村小兒好誇騁,腳踏牛頭上牛領。」唐張籍《牧童詞》:「人陂草多牛散行,白犢時向蘆中鳴。」

宋梅堯臣《觀黃介夫寺丞所收丘潛畫牛》20句,句句扣人心弦,有「老牯望牸犢望母,母下平坡離牧童。」宋王炎《和梅堯臣勸農韻》:「草深黃犢陽坡暖,雨過青蒲野水生。」宋韓琦《觀胡九令員外畫牛》44句,他和梅堯臣都以唐代畫牛大師戴嵩為例,梅堯臣讚丘潛的吳牛使戴嵩畫牛相形見絀:「丘畫吳牛希戴嵩」,韓琦讚胡九令的牛竟使「戴叟重生須死伏」,極誇張能事也!

宋黃庭堅《病起荊江亭即事十首》:「近人積水無鷗鷺,時有歸牛浮鼻過。」「浮鼻」即水牛在水中把鼻子露出水面。他有《李亮功戴嵩牛圖》,把韓幹馬與戴嵩牛互相媲美:「韓生畫肥馬,仗下有輝光。戴嵩作瘦牛,平田千頃荒。觳觫告主人,實已盡筋力。乞我一牧童,林間聽橫笛。」

宋郭祥正《題潘溫叟家藏戴牛畫卷二首》:「其一:不辭耕遍主家田,日暮歸時欲飽眠。渡盡驚波莫回首,後來猶苦牧兒鞭。其二:茫茫陂水暮秋天,乍脫耕犁未得眠。矯首衝破方盡力,牧兒何用更揮鞭。」把耕牛寫得淋漓盡致,令人灑下同情淚。宋文同《題毛老鬥牛圖》:「牛牛爾何爭,於此輒鬥怒。」宋辛棄疾《鷓鴣天‧代人賦》:「平崗細草鳴黃犢,斜日寒林點暮鴉。」宋李綱《病牛》:「耕犁千畝實千箱,力盡筋疲誰復傷?但得眾生皆得飽,不辭羸病臥殘陽。」宋代大詩人陸游有《游昭牛圖》,游昭是南宋畫家,善畫牛,陸放翁廿句中,最後兩句:「碓巫驚破五更夢,歲負玉粒輸官倉。」謂耕牛每年辛苦耕作,五更天就起身下田,卻馱負精美的米運送到官倉去。

宋方岳《次韻鄭僉判》:「夕陽歸鳥佔花塢,山雨飯牛規草庵。」《山中》:「人間久矣倦迎逢,歸路牛羊帶夕舂。」《次韻程弟》:「黃犢山南又山北,犁春猶有古人風。」宋孔平仲《禾熟》:「老牛粗了耕耘債,嚙草坡頭臥夕陽。」宋范成大《餘杭道中》:「牛羊路沓千山合,雞犬村深一徑通。」他有《題范道士二牛圖》:「一牛疾行離其群,一牛返顧如怒嗔。」范道士即范子泯,工畫牛。宋沈與求《野外罕人事》:「日落歸牛近,風微宿鳥安。」宋宰相王安石《和農具詩‧耕牛》:「朝耕草茫茫,暮耕連野出。身無一毛利,主有千箱實。」宋戴復古《題牛圖》:「得此躬耕東海曲,一貧無慮百憂寬。」宋楊萬里詠牛詩很多,《農家六言》:「白鷗飛處極浦,黃犢歸時夕陽。」《桑茶坑道中》:「童子柳陰眠正著,一牛吃過柳陰西。」《過百家渡四絕句》:「遠草平中見牛背,新秧疏處有人蹤。」他還有《題劉景明百牛圖扇面》:「吉語聞田父,新年勝舊年。借儂百觳觫,雨裡破荒田。」觳觫就是牛恐懼顫抖貌,語出《孟子‧梁惠王上》:「吾不忍其觳觫,若無罪而就死地。」後人以觳觫代牛。宋樓鑰《范牛》(唐代畫家范長壽所畫的牛):「繩牽雖未如自放,猶勝更著金籠頭。」

金楊雲翼也有《戴嵩畫牛》:「披圖坐我風簑底,一夢長林二十年。」元張翥《題牧牛圖》:「兒長犢壯須盡力,豈惜辛勤供稼穡。縱然喘死死即休,不愿征求到筋骨。」元王惲《韓晉公畫蒼牯出水圖》18句,韓晉公即畫《五牛圖》的唐德宗之宰相韓滉。王惲還有《題水牯圖》:「萬有囷倉由爾出,論功消得畫圖看。」元鄧文原《江參百牛圖》::「濕濕群行四百歸,耕犁初罷樂相隨。春風綠遍川原草,回首牧人知是誰。」元歐陽玄《三牛圖》:「兩豎騎牛過遠村,一童橫笛弄黃昏。」明程敏政《題牛》:「已銷金甲事春農,無復全齊火戰功。」明郭貞順《上俞將軍》:「黃犢春耕萬隴雲,氂牛夜臥千江月。」明高啟《牧牛圖》:「長年牧牛百不憂,但恐輸租賣我牛。」明李東陽《北原牧唱》:「北原草青牛正肥,牧兒唱歌牛載歸。」明錢秉鐙《田園雜詩》:「黃犢初教成,我鋤子則犁。犁鋤豈不苦,衣食道在茲。」此外,明何孟春有《畫牛八首》,明林環有《題黃啟晦百牛圖》,明楊士奇有《題朱給事所藏牛圖》,明楊旦有《題畫牛圖》,都是題畫詩。

清吳偉業《牛》:「賣力耕隴上,執靷犒軍中。」清孔尚任《憂旱五謠》:「榆錢已落地,耕種尚無期。閑煞滿村牛,墻陰嚙豆萁。」清王恕《牧牛詞》:「牛蹄彳亍牛尾搖,背上閑閑立春寫。」清孫蕙《安宜行》:「牽牛出門牛不行,空腹哀鳴何觳觫。低頭語牛牛且前,官稅差完免鞭撲。」清顧紹敏《牧牛詞》:「絲楊影裡繫烏犍,雙角彎環臥溪碧。」清葉士鑒《老牛嘆》:「老牛代耕年已久,自問此身亦無負。但願賣牛心莫起,老牛不死耕不已。」還有清端木國瑚《賣牛詞》10句,句句讀之令人掉淚:「朝向隴上去,千犁隨身走。暮向市上來,千刃隨身受。既困牧兒鞭,又苦屠夫手。命盡主人心,肉盡忍人口。異日要扶犁,隴上還記否?」

齊白石《牛》畫上題詠:「身上鈴聲慈母意,如今亦作聽鈴翁。」他自註:「余幼時嘗牧牛,祖母令佩以鈴,謂曰:日夕未歸,則吾倚門,聞鈴聲則吾為炊,知已歸矣。」多感人的往事。

郭沫若有《題李可染水牛圖》:「知足神無餒,力充度自雄。稻粱麥黍稷,盡在一身中。」「任勞兼任怨,努力事耕耘。誰解犧牲意,還當問此君。」

手頭上詠牛的詩詞逾千首,限於篇幅,也由此時間緊迫,只能摘錄一些與諸君分享。雖屬抄錄,卻頗費神,若能博君一閱,則斯願足矣!
(2009.02.06《華僑新報》第9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