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9日 星期三

第670篇:《雅吟》

上週六(9月5日),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居本市詩友廿餘人,應何宗雄博士之邀請,於南岸何公寓所舉辦「己丑年可余亭雅集」,慶祝詩會成立10週年,並為5位9月份華誕的詩友慶生。

是日天氣晴朗,風和日麗,氣溫大約攝氏20度,非常適合戶外活動。我們相約於唐人街楓華書市後面會合。我和老伴到嘉華公司接了譚銳祥壇主;譚健民詩翁接載伍兆職詩翁,紫雲詩友和墨浪夫人上他的車;冰玉詩友接載妹妹、甥兒,古琴演奏家羅汨老師帶著他的琴上車;黃道超夫婦的車,接載一早就從西島乘搭地鐵來唐人街的鄭石泉詩友、海語詩兄。由黃道超詩兄帶路,3輛車先出發。

可余亭雅集盛況,譚銳祥壇主開筆,眾詩友即席聯吟
由於吳永存先生未到,我的車一直等到兩點一刻,只好啟程。到了何宅,方知吳先生自己第一個先抵步。懷石兄嫂、劉源兄嫂和唐偉濱詩友也先後開車前來。何家非常熱鬧,除了詩友,還有魁省中華文化教育學院的老師,以及藝術表演家吉勝英女士等聚集。譚公與眾詩友在可余亭裡暢談,我和懷石兄在後院忙著準備聯吟事宜。平時每次都由雪梅兄磨墨,今天他因照顧母親缺席,懷石兄代之。

譚公以「仿古蘭亭雅敘緣」為聯吟揭幕,以一先韻的「緣」字起韻。伍兆職詩翁很快就接下第二句「吟風詠月效前賢」;首聯已成,排律正式開始,每兩句是一副對聯,何校長破了先例,先出下聯:「詩酒同歡迎聖仙」,鄭石泉詩友對了上聯:「騷朋共醉尋真句」。由於用過的字不能再用,令後面接下去的句子越來越不容易寫,就是要挑戰這「以難見巧」,我們堅持「絕不妥協,不許犯規」,所以詩友們絞盡腦汁,人人聚精會神圍著後院泳池邊這張長桌,口中唸唸有詞,一尋獲佳句,立即搶先揮毫,不可錯過良機,否則,這個字被其他詩友用了,又要重頭覓句。大家既要寫景物,寫周圍環境,又要兼顧內心世界,由寫實到抒情,從具體到抽象,還要不斷推敲平仄、押韻、對仗,講究名詞對名詞,動詞對動詞,形容詞對形容詞,數詞對數詞,副詞對副詞,的確不簡單。

吳永存先生出第2聯:「夢幻飛花何處有?」劉源兄很快就對下聯:「蟲鳴流水耳頭邊」。黃道超詩兄出第3聯:「譚公引路書僮後」,譚健民詩翁對下聯:「白墨開航我輩先」。似乎打不開僵局,大家沉默了許久,紫雲以「碧野浮雲遊子意」出第4聯,我也手癢,對了下聯:「狂人豪氣可余篇」。海語兄仰望藍天,寫下第5聯:「晴空萬里心情爽」,冰玉隨即對了下聯:「佳境三分韻趣牽」。有了詩、酒、風、月、夢、飛花、蟲鳴、流水、碧野、浮雲、晴空,又有前賢、騷朋、聖仙、書僮,遊子,整幅圖畫露出輪廓,呼之欲出,如果姚奎畫家仍在世,他已經可以構圖落筆。

這個時候,主人翁何校長夫人徐茹茵女士邀請大家到飯廳用膳,聯吟暫時擱下。何公不斷敬酒,三杯下肚,靈感奔放,眾人又出來院子,繼續動腦筋,搜腸索肚,尋章覓句。伍兆職詩翁出了第6聯:「十載耕耘多碩果」,這裡有數詞,有形容詞,有名詞,懷石兄終於打破沉默,對了下聯:「一番景色沃丹田」。我重頭讀了一遍,確認沒有被用過的字,出了第7聯:「漢唐清調楓邦響」,譚公很快就對了下聯:「杜李嚴詞域外傳」。懷石兄詩興大發,當他知道今天有多位詩友祝壽,於是出了第8聯:「鶴壽松齡勤祝頌」,謙虛的唐偉濱詩友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對了工整的下聯:「龜年柏歲懶疏眠」,贏得大家的掌聲。懷石兄讚賞之餘,立即揮管寫下第9聯:「偉濱勁浪掀新浪」,我有些酒意,那能放過這機會,就對了下聯:「懷石大川收小川」。紫雲詩友從屋裡出來,讀了全部句子後,出了第10聯:「九曲濫觴歸浩海」,伍兆職詩翁興奮地從座中站起,飛快對了下聯:「千歌迴盪上青天」。這個時候,聽見屋裡傳出:「請大家一起進來切蛋糕」,聯吟暫停。

可余亭雅集眾詩友合影留念
原來今天是黃道超詩兄生日,其他4位詩友:吳永存、汪溪鹿、伍兆職、何宗雄都是9月份誕生,冰玉詩友、劉源詩友、伍兆職詩翁都帶了蛋糕來,伍榮萱夫人梁文羲女士則定了一個非常大的方型大蛋糕,上面寫著:「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可余亭雅集」,我們全體詩友圍在一起拍照,唱生日歌,舉杯祝壽,可惜另一位壽星公汪溪鹿詩翁因為身體不舒服,不能出席,祝他早日康復。雷一鳴詩翁因夫人入院留醫而缺席,祈祝雷夫人無恙。

吃了蛋糕後,天色已漸暗,院子裡仍有詩友在聯吟。屋內傳出古琴家羅汨老師的琴聲,冰玉有感而發,出了第11聯:「生辰吉日琴聲美」,並同時對了下聯:「慶典良宵糕味鮮」,把琴聲和糕味都寫進去了。我看見夜幕降臨,出了第12聯:「硯侶揮毫初夜靜」,唐偉濱詩友一面打蚊子,一面對了下聯:「筆儔鑄劍近黎妍。」是應該寫尾聯了,偉濱弟問道:「喜逢長笑誰相待?」由黃道超詩兄用「試看明朝龍彧延」結尾,「龍脈」改為「龍彧」,是海語兄的提議。全部14聯28句196字,破了歷次排律紀錄。

懷石兄將他的對聯「亭頌」各字拆開,讓大家猜測,最後由他揭曉,眾人報以讚譽之掌聲。夜深了,我們互相向可余亭主人道別,回家後紫雲來郵問我忘了抽籌分韻,我「奉旨抓籌」,得詩30首,豐收也!
(2009.09.11《華僑新報》第96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