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日 星期三

第669篇:《心願》

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10週年會慶在即,如何慶祝這個日子的到來,有的詩友建議出版紀念特刊;有的提議舉辦宴會,邀請滿地可文化界、報界、僑界人士出席;有的希望多些詩友個人專集付梓成書;有的倡議開辦詩詞研究班,為喜愛詩詞的朋友講解作詩要訣。所有意見都非常珍貴,如果能力可以做得到,真是賞心樂事。我甚至還夢想能組團前往中國大陸,舉辦「詩詞之旅」,從名勝古蹟中找尋歷史腳印,沿著詩詞之路暢遊大江南北,謳歌壯麗河山,進入時光隧道回到千年唐宋。

夢想雖然完美,時機尚未成熟,既然條件不能允許,退而求其次,力所能及,眼前可以辦得到的,就是為《詩壇》製作網站。花了好幾個週末,將10年來《詩壇》500餘期打字稿重新整理編排,再用3個工作日,把503期逐一貼上,「加拿大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網頁終於正式啟動,向詩友和讀者見面,今期《詩壇》版頭上有該網址,請點擊http://www.quebecchinenepoetry.com/瀏覽。由於剛開始面世,個人學識和網頁製作之經驗淺乏,很多地方有待改善,許多缺點和排版難題要克服,懇請詩友提供寶貴意見。

目前剛完成第一步驟,就是將《詩壇》從緣起、試刊號開始,由第1期到第503期全部加了進去,接下來的工作,是做詩填詞資料彙編,包括《平水韻部》、《詞韻簡編》、《常用詞譜》、《近體詩格律表》等,並將歷次雅集聯吟、詩友活動照片精選貼上。還打算開設一個「詩訊」欄,將各地詩詞團體活動訊息摘錄報導。至於詩友資料、統計表等,由於涉及個人隱私,只供內部傳閱,恕不公開。

友情鏈接欄,可以將詩友自己的博客網址貼上,如伍兆職詩翁的「于遠樓詩詞集」、唐偉濱詩友的「疏花淺草集」、劉家驊詩友的「無硯齋」、紫雲詩友的「一片竹葉」、美國山菊的「秋菱」、法國姚洪亮的「洪亮blog老友」、許老師的「許之遠日誌」等,徵得他們同意後,可以隨即加入。
10年前為詩會催生,是譚銳祥詩翁、懷石詩兄和我的共同心願;10年後為《詩壇》上網,是所有詩友的一致願望。每個人都有心願,能夙願得償,是多麼得心應手的事,雖然常聽說「人生在事,不如意事十居八九」,那麼說,10件事中還有一、兩件事稱心如意,也值得一樂!沒有誰能預料明天將會發生的事,別說再過10年,即使再過10個月、10個星期、10天、10小時,都有意想不到的事情降臨。因此,珍惜眼前的一切,有一天快樂就不要輕易讓其溜走,過了這一天就不容易追回!

何宗雄校長誠邀眾詩友本週末到他家舉辦「己丑年可余亭雅集」,慶祝詩會10週年,時值9月,有4位壽星生日,分別是9月13日吳永存詩翁虛歲83榮壽、9月15日汪溪鹿詩翁虛歲81榮壽、9月17日伍兆職詩翁虛歲79榮壽、9月18日何宗雄博士虛歲78榮壽,這次雅集可以為4位壽星公祝壽,乃詩壇佳話也!眾詩友陸續回函,除了北極狐回北京探望母親、雪梅兄留在家服侍病中老母之外,幾乎所有住在本市的詩友,都會攜眷參加。何校長致電多倫多給許老師,他因為9月初要赴台灣,未克前來一聚。我與許老師通電話,他曾問起我有何心願未了,我說:「除了未能出幾本書,我還有一心願,就是向老師學書法。」

近日彙編《李錦榮詩詞集》,才發現他過去填的詞不少,後來我希望他集中精力先寫詩,後填詞,他果真一首詞也沒有填過。如今他的七律已爐火純青,應該向詞方面兼顧,以錦榮詩兄倚馬之才情,相信憑他駕駑文字的功力,一定可以填出大量好詞。我很少進言男性詩友填詞,反而多番鼓勵女性吟侶學李易安、朱淑真,填婉約派感性好詞,我自己學不到吳文英,只好學蘇、辛豪邁派,明知婉約派耐人回味,可惜眼高手低,學不來。新加盟的于文詩友,是填詞高手,值得大家一讀,還有廣州82高齡王一洲詩翁的詩詞,都是不可錯過。

喜接法國姚洪亮學長來函,希望給詩會寄稿,如甘霖雨露。他的詩和詞,自成一格,我一直追讀其博客,十分欣賞,今得其加盟,令詩友陣容更強大。我與洪亮學兄雖同校,他比我高好幾級,所以素未謀面,想不到離開學校40年後,能在以詩會友的《詩壇》上成為同道,此生廝願足矣!

日前在唐人街雜貨店巧遇汪太黃明嬋女士,她告知其先生汪溪鹿詩翁體康欠佳,精神很差,記憶力衰退,行動不方便,還不知道是否能參加星期六雅集,令人擔心。問我的最大心願是什麼,只有一個:祈願眾詩友人人身體健康,個個平安無恙!喜見吳永存詩翁大病全癒,精神飽滿,文思快捷,詩詞創作豐收,他比壇主譚公還年長一歲,老當益壯,可喜可賀!當聽到上海詩友曾懷疑染上流感,發高燒住院,我的心沉到谷底,近日他終於脫險出院,又恢復寫詩,才知道健康比什麼財富都要珍貴。寫到這裡,收到譚公悼念陳荷生醫生的詩,令我回憶起1980年剛到滿地可時,第一位求醫的醫生就是他,當時他的醫務所在Park Avenue,驚聞陳荷生醫師病逝,祈禱英靈安息、永生!
(2009.09.04《華僑新報》第96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