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 星期三

第673篇:《秋情》

清晨6點半才回到家,一路上風雨交加,氣溫降至攝氏6度,寒意襲人。連續幾天的雨水,令枯黃的草坪轉綠,楓葉也漸漸由綠變黃、橙、紅,正是賞楓好時節。今年中秋節剛巧是星期六,不用上班,可惜氣象局一早就預告當天會下大雨,真希望這估測不準確,可以在屋後陽台吃餅賞月。

近日不斷收到詩友多首詠秋詩詞,令我又想到,將10年來詩友詠中秋的詩詞彙編成「詩詞詠中秋」,貼在《詩壇》網頁上。如此類推,又可以彙編「詩詞詠端午」、「詩詞詠重陽」、「詩詞賀歲」,就像我曾經彙編「紫雲詠花詞」那樣,也可以彙編「紫雲歐遊詞」、「伍老神州遊組詩」、「雷一鳴梓里行組詩」等。四季詩中,詠秋詩詞是寫得最多的。本欄曾寫過「秋緒」、「秋話」、「秋思」、「秋嘆」,可見,「詠秋詩詞」也可彙編成條目,還有「祝壽詩詞」、「贈別詩詞」、「思鄉詩詞」、「懷友詩詞」、「寫景詩詞」、「詠物詩詞」、「自勉詩詞」、「悼念詩詞」等。

不同的心境,對「秋」的看法也各異。秋天是收成季節,秋情應該是樂觀、歡悅的。然而,有五谷豐收的金秋,也有萬花凋謝的殘秋;有秋高氣爽、層林盡染的秋色,也有秋風秋雨愁煞人的秋決;有「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秋景,也有秋後算帳、天災人禍橫行的多事之秋。

不同的處境,對「秋」的感受也各異。「9.21」台灣大地震後的中秋,明月照千里,千里聞哭聲;「9.11」後的中秋,世貿中心廢墟上鬼聲呼號,陰魂遍佈;今年「8.8」莫拉克颱風肆虐,災區的中秋,哀鴻遍野,冷月孤懸;凱莎娜颱風襲擊菲律賓,造成42年來馬尼拉最嚴重的水患,近八成市區都泡在大水中,己丑中秋的菲國成了澤國。嫦娥若有知,是否應慶幸偷得靈藥?

悲秋也好,「天涼好個秋」也好,人總是要生活,總是要吃飯睡覺,能撐多久就撐下去,不放棄就一定有轉機。多苦的日子也要捱,還要用那句老話:「天無絕人之路!」何況,過了黑夜,黎明就會到來。我就是這樣苦口婆心勸好友的,眼看她快要崩潰,不忍心見其尋短見,「螻蟻尚且偷生,患絕症的垂死病人,只要還有一口氣,就存一線希望。」其實,我自己何嚐不是「週身蟻」?

曾經有位朋友向我訴苦,說他有一天早上醒來,收到好友的絕交信,令他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又不知自己做錯了什麼事,為什麼無緣無故會被人拒之門外?我聽後平心靜氣地對他說:只要問心無愧,管他三七二十一,你又不是為別人而活?幾天前,我也遭遇到這樣的事,接到一個電話,對方說不再和我來往,叫我以後不要寄文章、詩詞去,也不讓你申辯,就掛線了。剛開始的確很傷心,過了一會再想一想,就覺得沒啥大不了,天大地大,總有我容身之處,俯仰無求,何必自責?

倘若做每一件事都要面面俱到,的確好累。顧得哥來失嫂意,怎能左右兼顧?豈能盡如人意,求無愧於心,做大事不拘小節,如果凡事都謹小慎微,心驚惶恐,是搞不出什麼名堂來的。我告訴這位朋友,能者多勞,你既然敢挑大任,就應該當仁不讓,不必計較旁人的冷嘲熱諷,勇往直前。

每年中秋,總是滿懷心緒,是因為「月圓人不圓」,遠方的親人不能在佳節同聚,只能天隔一方,對著明月,寄托懷念之心思。逝者已矣,生者尤存,能在有生之年,與親人於佳節同賞月,是件多麼難得的美事。就不明白那些父母雙全的人,不會珍惜他們擁有的親情,難道要等到墳前披麻帶孝,才哭泣「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後悔生前不能盡孝,不能陪父母一起賞月?

遠離故鄉的孩子,每逢佳節倍思親,月下團圓共聚,除了骨肉手足同胞,還有朋友、同窗、知己,大家各散天涯,只能借天上明月,遙寄心中思念之情。今年11月,同學們將於柬埔寨金邊聚會,可惜我分身乏術,無法前往赴約,乃人生憾事。擔保胞兄從越南來加拿大探親的手續,所需要的所有文件都已經辦妥寄出,希望大哥能前來,一起賞月,雖然不是中秋之月,也可以賞臘月之月、元宵之月。人生幾度能同聚首,賞月品茶,提壺把盞,把一切不愉快的東西全拋諸腦後,快哉!

為了慶祝詩會成立10週年,詩友們先後舉辦了「玉瓊樓雅集」和「可余亭雅集」,中秋佳節,大家將聚集於紅寶石酒家,詩友們有幸能一起歡度中秋,這是多麼賞心悅目的樂事。想起這些良辰美景,又勾起我追憶70年代在泰國曼谷海天樓出席中秋雅集的盛事,當時我還只是個略懂平仄的小子,才20出頭,不知天高地厚,也學人家即席出句,當然都被淘汰出局,記得那年正好是閏8月(1976丙辰年),我吟了一句「人間難見兩中秋」;的確,除了1995乙亥年有閏8月之外,2014年是閏9月,要等到2033年才有閏8月,那時我已經80歲了。想起人間難遇兩中秋,不禁慨嘆起來。2003年中秋前夕,詩友曾在舍下舉辦「無墨樓雅集」,當時紫雲、冰玉、黃道超、唐偉濱等詩友仍未加盟,但願明年「庚寅年中秋雅集」,所有詩友能再聚無墨樓,再聚麗璧軒,特此先邀請。
(2009.10.02《華僑新報》第97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