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8日 星期一

第368篇:《秋嘆》

秋雨一直下個不停。落葉舞秋風的季節,要不是紅楓盡染,秋景就顯得十分蕭瑟了。既有金秋的讚嘆,也有殘秋的稱嘆;有「雁聲淒斷吳天雨(譚嗣同)」的悲壯,也有「秋在萬山深處紅(丘逢甲)」的樂觀;杜甫吁嘆:「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台」;且看陸游,雖然也有「天高風送雁聲哀」之詠嘆,但他還是吟出「詩情也似並刀快,剪得秋光入卷來」的清新詩句。

本欄曾寫過「秋楓」、「秋緒」、「秋話」、「秋思」、「秋訊」,也寫過「秋賦」、「秋穫」和「秋聚」,都談秋說節。如今寫「秋嘆」,嘆息一番,有憫人悲天之惜嘆,也有憤世嫉俗之駭嘆──仰天長嘆,驚嘆世間多事之秋;傾杯感嘆,喟嘆周遭變化浮沉;凝思慨嘆,哀嘆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環觀浩嘆,悲嘆英才早逝,賢彥難尋;回眸興嘆,嗟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

伊莎貝颶風剛過,胡安颶風又登陸加拿大,瘋狂襲擊大西洋各省,重災區首推新斯科舍省省會哈里法克斯,時速近二百公里的狂風,將大樹連根拔起,把船隻吹上馬路,房子屋頂被捲走,無數汽車被壓毀,電力供應全面中斷,數以百萬居民在漆黑中與風暴搏鬥,生命財產損失極大。

西岸溫哥華乾旱無雨,必須制水,草坪嚴禁澆淋,東岸各地區淫雨連綿,洪水成災。地球真的病了,冷熱失調,哭笑無常,再也沒有風調雨順的健康身體。早些時是熱浪殺人,法國萬人死於酷熱,接著是韓國洪水,伊莎貝肆虐,前幾天是日本大地震。再這樣下去,地球一天天衰老。

天災不斷發生,人禍接踵而至,中東的火藥庫以色列提心吊膽,分分鐘慘遭巴勒斯坦敢死隊自殺式炸彈威脅,惶惶不可終日。而阿富汗的活火山隨時會爆發,加拿大維和部隊的安全根本無法獲得保障。今天伊拉克美軍的死亡率遠遠高於開戰時期,布什政府一直找不到薩達姆政權擁有大規模殺傷力武器的證據,如果還挖掘不出有力物證,說謊的長鼻子就會成為布什的漫畫頭像。

政客說謊已經司空見慣,見怪不怪,只要能贏得選票,開多幾張空頭支票又何妨?像莊社里,就曾揚言一旦上台必會減稅,如今卅億元減稅計劃化為泡影,你難道能叫他下台?魁北克電力公司宣佈電費加價百分之六,消費者只能咬緊牙關忍受;滿地可巴士票又醞釀漲價,據說由54元漲到71元。還有汽油價,每公升一漲就是十仙,理由還挺堂而皇之,有車一族叫苦連天。奈何!

水漲船高,然而,打工仔的薪酬卻不但沒有跟生活指數上漲,反而要面對裁員之威脅。落後國家廉價勞動力吸引資本家,紛紛到那兒設廠,像孟加拉成衣廠女工,每小時的工錢只有12美仙。再看看狄斯尼的總裁Michael Eisner,年薪高達1.33億元,以每週40小時計算,時薪63.000元,以孟加拉婦女每天工作15小時,每週七天計算,要210年才能賺到63,000美元。Wal-Mart總裁年薪超過450萬元,GAP服裝公司總裁年薪約800萬元,他們的公司在中美洲設廠,雇用低廉勞工,由海地的每小時30美仙到薩爾瓦多的59美仙,賺取鉅額利潤,生意越做越大。到狄斯尼樂園的兒童,身上穿的印有米奇老鼠的狄斯尼T-Shirt,售價17.99美元,孟加拉婦女只得到5美仙的酬勞。而窮國數以萬計的童工在血汗工廠生產的玩具,賣給與他們同齡的富國兒童,這是多麼大的諷刺。

根據加拿大國家勞工局資料統計,中國廉價勞工每小時23美仙,而生活費每小是87美仙。一元店的貨品,幾乎百分之九十都是「中國製造」,一元加幣買不到一個漢堡包,卻可以買到的用品數以萬計,不勝枚舉,這究竟是值得驕傲、自豪還是值得反省?今天是十、一國慶,找出四年前的錄影帶,再重溫舊日情景,記憶猶新,五十大慶花掉上千億的錢,這是廉價勞工的血汗啊!

「讓一部份人先富起來」,倒是真的做到了。萬元月餅,上了新聞,大款吃喝,揮金如土,誰說中國沒有錢?然而,希望工程的募捐杯水車薪,賑災籌款演唱,花了多少藝人的心血,「一部份人先富起來」了,山區赤貧如洗的老百姓呢?赤腳幼童還要走幾十里路去山的另一端上學。

每年國慶的慶祝活動,又唱又跳的,似乎挺愛國。有識之士若膽敢涉及「民選」禁區,一定要繞過「一人一票」的敏感話題,那些熱衷於搞「促進統一」諸公,都乖乖避而不談議會選舉,認為國情不同,民主意識未能普及,「要富國先要安定」,似乎一提到「大選」就會天下大亂。

來加拿大二十多年,對政治是愈來愈麻木了。魯迅「躲進小樓成一統,管他冬夏與春秋」成了我的座右銘。吟風弄月,走進舊體詩的領域中,或者是一種隱世之上策。古今中外,玩政治的人,一樣的嘴臉,一樣的演技,當你像看走馬燈一樣冷眼旁觀政客換屆,聽一大堆電視辯論,互相攻擊,你會產生厭惡,因為,空頭支票若要兌現,又要在選民身上榨取新的稅捐。這樣看來,民主選舉豈不也是靠不住的?秋風掃葉,秋雨敲窗,我提壺敲鍵,酒醒杯空,稿紙也填滿一張。
(2003.10.03《華僑新報》第6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