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9日 星期二

第314篇:《秋穫》

壬午中秋正好是星期六,如果天氣晴朗,可以到皇家山上賞月,或在家後院品香茗嚐月餅。騷人墨客,總愛選在中秋夜雅集,吟風弄月一番,抽籌分韻,即席成詩,揮毫落墨,不亦樂乎!

同樣的明月,不同的心境有不同的感觸。去年(2001)中秋恰逢「十、一國慶」(前一次是1982年,雖說每隔19年陰陽曆相符合,但1963年10月1日卻是農曆八月十六日);今年中秋剛好是台灣「9.21」大地震三週年;一喜一憂,一樂一悲,嫦娥若有知,會否慶幸自己不在凡間呢?

本欄寫過「秋緒」、「秋話」、「秋思」等隨筆詠秋,似乎較傷感、消沉。今期從悲秋的陰影走出來,以「秋穫」的樂觀角度下筆,但願能帶給諸君一點訊息,一份歡欣,一份自由自在。

跨入秋天,就一直在美國「911」的恐怖籠罩下幾乎喘不過氣來。上週末,眾詩友出席雪梅君之愛女于歸喜筵,沉醉在一片載歌載舞中,給今秋留下最美好的回憶。女兒學業有成,伴隨如意郎君,披上嫁衣,出閣成家,是雪梅君抵加廿幾年的收穫;聽他介紹諸位千金,個個聰明賢慧,才華不讓鬚眉:萬呎高空跳傘,一躍飛身而下,接近地面才打開降落傘,令男士汗顏;龍舟賽場與划槳健兒振臂飛舟競渡,破浪奪標,堪稱巾幗英雄。眼看孩子們長大成人,父母劬勞總算有了安慰,特別是孝道薰陶方面,成就非凡,芸芸後輩,敬老尊賢,彬彬有禮,令詩友大開眼界。

詩會諸君歡聚,在宴席中壇主帶頭簽寫千元支票,眾詩友紛紛慷慨解囊,集腋成裘,獻捐活動基金,並籌募定期出詩集之所需經費,水到渠成,精誠合作,一下子已解決了許多棘手問題。

詩壇近三年的努力耕耘,144期兩千多首詩詞曲賦,創下了海外舊體詩詞定期出版從未中斷的記錄,是應該編纂成書。詩壇的凝聚力,使眾詩友每星期按時將詩作寄來,有增無減,而且不受時空的隔閡。昨天剛收到遷居溫哥華的著名畫家姚奎先生的來信、詩作和一大疊素描作品,十分珍貴。姚奎先生的素描,都與日常生活緊扣著,他的《高桅帆船節》、《溫哥華華埠夜市》、《遊溫哥華PNE》、《白色的擁抱》和一幅湖光山色長卷,都是充滿詩意的、活生生的筆觸;為了配合他的詩《鄉思》,表達對故鄉山西垣曲古城的深切懷念,他還寄來了多張故鄉素描,都是在1986年回鄉時所畫,這些詩和畫,是詩壇的「秋收」豐碩成果,是向詩友們報喜的「秋訊」。

最近收到福州敖詩豪先生來信,長長兩頁信紙,密密麻麻,熱情洋溢,一手秀麗的鋼筆字,讓人愛不釋手。他在信中說:「歲月流馳,晃又經年。憶去年此時,余尚在加,遊瀑賞雪,何其樂也;尤互傳詩文,等待見報,心情難以言喻。而今遙隔關山,縱插翅難越,悵哉!」「女兒多次來電話,說經常在新報上讀您的詩文,她還記得《麗璧軒‧盧茵》,要我把傳真機裝上以便隨時傳給我看。」我已多時沒回信,打算週末打長途電話致候,並繼續將剪報資料郵寄給敖先生。

去年秋天,楓葉未紅便與敖先生分手,今年楓葉將紅,我還是會再撿幾片寄去福州。想起紅楓,就想起亞省愛明頓市的曾習之老師,他那本《紅楓片片情》詩文集,我花了好幾個月打字、校對、排版、插圖,終於全部竣工,廿萬字,厚達360多頁,夠份量也!今年內面世,是金秋之收穫。能將自己的詩文結集出版,是件多麼美好的雅事,「書比人長壽」,在有生之年,只要能力做得到,留點文字給後輩,特別是年逾古稀的詩翁、詞丈們,更應該及時動手整理,趁記憶還算清晰、思維尚未模糊的時候,分秒必爭。像伍兆職詩翁,就結集出版了中詩英譯的《故鄉月》,騷壇其他詩友,每人都寫了幾百首之譜,都應該給自己一個肯定,出詩集更是秋收當務之急。

文字留了一段日子,就成了史料,日前去麥基爾大學圖書館,在中日韓藏書館裏,發現全套《紅旗》雜誌合訂本,整個文革時期的論文,全部囊括,很有參考價值。我還找到了《中國歷代狀元傳略》,還記得去年一位畫壇前輩曾向我打聽中國歷朝狀元的資料,我準備用電腦建立一覽表,把自隋朝到清朝歷時1300多年間645名狀元的資料全編纂成表,影印後送給那位畫家備用。

整套《朝日新聞》縮印本,供你翻查某年某月某日發生的大事。我在想,如果家中十幾年來的《時代週刊》和《新聞週刊》也能裝釘成合訂本就好了。寫到這裏,想起另一件令人興奮的秋穫,就是甥女上星期從台灣回來,贈給我一冊《2002世界年鑑》附《2002名人錄》,這是我夢寐以求的好書,特別是《2002名人錄》,可以查到台灣駐加拿大代表陳東璧先生的學歷:台大法律系畢業,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碩士,美國耶魯大學博士,並可以查出他曾在加拿大亞伯達大學和皇后大學擔任法學教授。我已經上網訂購從1998到2001四年的年鑑作為資料備用。這個秋天,是豐收的季節,友情、親情、詩情都滿載而歸,但願星期六中秋之夜,明月高懸,詩朋暢聚,幸甚!
(2002.09.20《華僑新報》第6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