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1日 星期三

第679篇:《詩誕》

今年11月6日乃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10週年,《詩壇第514期》刊出會慶紀念特輯,詩友紛紛寄來有關詩詞。今早給壇主撥電話,知悉他星期一午夜才回到滿地可,由於時差,加上長途跋涉,舟車勞頓,元氣大傷,身體頗感不適。我於是進言,詩會10週年的慶祝活動推延,直到譚公體康恢復正常再舉辦。剛放下電話,許之遠老師便從多倫多打來,原來他打算這個週末前來滿地可兩天,除了掃墓,順便參加詩會10週年慶典,我說會慶活動決定延期;他則因為下星期起一連有幾個演講,不能抽身。我提議12月中旬,屆時工廠休假,不用來去匆匆,可以多些時間與詩友們見面。

時間過得真快,詩會成立已經整整10年。過去每年會慶,詩壇特輯中,除了詩詞聯曲賦,還會刊登詩友們寄來的感言。翻查詩友們在這10年間寫過的數十篇短文,讀後感慨萬千,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心聲:「詩會是個大家庭,每位詩友都是家庭中重要成員。」懷石兄還將學詩比喻成游泳,他寫道:「今年也意外地多了與新文友的交往,他們有的是雄心勃勃的儒商;有的是風華正茂的才子、才女。他們身心俱佳,但臨淵羨魚;他們或已悄悄地換上泳裝,但決不冒然下水,一展其固有的魅力和風姿。我坦言,詩會像天然的露天海浴場,譚銳祥老先生是古道熱腸的主政者,他熱情歡迎一眾同樂,但決不讓鯊魚闖入,以策安全。白墨先生恰似一本正經的教練,兼充金睛火眼的救生員,他怕你溺了,又怕你嗆了,但是,當你身心愉快、向更深更遠處擊浪時,你身後的浪花,早已透映了他對你無悔無怨的祝福。而一眾詩友,都是心無邪的弄潮兒,相忘於江湖,早不足為外道。」

伍兆職詩翁、海語兄、雪梅兄、李錦榮兄等都先後為會慶寫了不少文章。伍老慨嘆:「人生如夢,富貴浮雲,如果我們能將一些雪泥鴻爪、心聲筆墨留給自己的子孫後代以及世人,歷代相傳,豈非一件非常有意義之事耶?所謂學海無涯,唯勤是岸。余雖已屆垂暮之年,但仍堅持長到老學到老之原則,力求上進。學無止境,不恥下問,自會增進學識,怡神養性也。」海語兄用「五百年來第一」來給詩會定位:「律詩充分體現了漢字特有的組合美妙對仗工整平仄神韻等等特點,作為文學皇冠上的明珠光彩奪目。通過請教學習研究步入律詩,受益匪淺,樂在其中矣!」雪梅兄認為:「文友騷客算是有緣才歡聚一起,在詩壇上馳騁。」李錦榮兄寫道:「每個週三,我便守在家中等詩友Fax來《詩壇》打字稿,隨後即在書桌前正襟危坐去苦思,真是苦甜交集。」「經過近兩年的努力創作,我發覺自己的詩意開始從抽象、朦朧的牢籠中掙脫出來,從虛無飄邈的迷宮中找到出口,走出自由天地中,這是可喜的事。廣義的說,我寫詩不是為了傳世,也不僅是為了表達自己;其最後目的是為了去發現,希望喚起那未知者。若“生活本身便是詩”是真的話,何愁無詩境呢?」

而用科學的角度分析律詩,就有兩位詩友。一位是麥基爾大學的黃道超博士,他寫道:「《近體詩格律表》的平仄排列,引起我異想天開地聯想。古人用四聲譜寫出千千萬萬美妙的詩詞歌賦,生命界以四種DNA鹼基(ATCG)排成30億個鹼基對,組成2萬5千條基因。這就是生命,只簡單取決於4個鹼基密碼的排列。染色體DNA雙螺旋結構,豎起來像螺旋梯,連天接地,平放如山川流水。詩的格律每句上下排列,其平仄走向酷似一段水平放置的DNA雙螺旋結構。詩詞的四聲與生命源泉的四個鹼基密碼是否有什么聯繫?長期應用四聲、雅韻作詩詞,是否能調節基因的表達、基因的修復和基因的進步?總之,這是我長期以來的好奇想法。」另一位是上海的胡楠仁詩兄,他日前來函寫道:「平仄,相當於零么即二進制數位01,平平仄仄仄平平實際上就是0011100,七律平仄就是01的8行7列矩陣,七律拿掉中間兩幅對聯的4行7列矩陣就是七絕,拿掉左方兩列矩陣就是五絕律;而詞不過是絕律詩句的裁剪組合。平仄,是中華民族哲學觀方法論與語音文字處理的智慧結晶,是當代世界語音文字處理數位化的最早開拓與奠基。」能將格律詩提升到科學的領域,功德無量!

海語兄曾經在詩會中秋茶敘時提出「申請金氏世界紀錄」;無獨有偶,胡楠仁詩兄今期在詩中提及「申遺」,註腳是:「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申請」。詩會成立十年,「詩壇」出版五百多期,詩作九千八百餘首,詩友超過百名,這些都是創奇蹟,都是破紀錄。就憑著這股勢,詩會今後除了繼續朝著「年青化」發展,還要更嚴格講求「藝術性」,在意境、煉字、遣詞方面,有更大的突破,跳出「理論」的框框,注重形象思維,避免抽象、概念化。對成語入詩這弊病,宜徹底杜絕;對老調重彈、毫無新意的句子,要棄之不用;更要遠離喊口號、形而上學的「流感」。如果能一一做到,提高詩作水平,貴精不貴多,求質不求量,相信不用申請,也能無形桂冠加冕,口碑傳天下。

欣逢詩誕,輯錄詩友感言,借花獻佛,祝福詩會欣欣向榮,詩友靈感奔馳,詩湧如泉!是頌!
(2009.11.13《華僑新報》第97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