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6日 星期三

第687篇:《詩林》

《華僑新報》賀辭廣告
上週《詩壇第521期》刊出溫哥華台山名詩家雷基磐兩首七律,有朋友問我關於雷詩翁的簡歷,手頭上有的資料不多,家中藏書,有雷老《太倉一粟集》,僅將所知略為記下,與眾詩友分享。

雷基磐先生今年80歲,從他《聽松屋詩鈔》「自跋」獲悉,其「窮詩四十多年」的詩齡中,一共得詩7473首,與宋代大詩人陸游現存的9300多首已相去不遠。雷老將這7千多首詩,分別用15部次第名之。除了《莘園吟草》與《太倉一粟集》付梓成書,其餘皆存稿手抄,十分珍貴,其餘13冊是:《退省齋詩草》、《滌凡餘吟稿》、《悅榕軒詩鈔》、《養晦山房集》、《尚隱草廬集》、《滌凡餘吟稿續》、《引蔓牽蘿閣吟草》、《廬落閑吟集》、《知白守黑菴詩存》、《埜麓草堂吟錄》、《望鄉雲亭唫冊》、《隨緣苑詩彙》、《聽松屋詩鈔》等,還有一冊詞草《雙楓館詞》444闋。《聽松屋詩鈔》有「許跋」:「海外漢詩一脈存之雷基磐」,是許之遠老師所撰,諸君可以到許老師博客http://blog.ifeng.com/1840283.html上閱讀該文。許老師希望《詩壇》能刊出有高水準的詩作,以提高眾詩友與讀者的鑒賞能力,更祈盼《詩壇》未來有新的突破,有更佳作品發表。願以許老師教誨與大家共勉!
雷基磐詩翁寄來手抄詩集

與雷基磐先生一樣享譽詩林的,還有多倫多馬兆麒詩翁,今年96歲,我有他的一卷《眄柯樓詩稿》,其詩古樸高雅,用詞精練,讀之一詠三嘆。許老師多年前曾試將拙著《無墨樓吟草》呈給馬詩翁修正,可惜他老人家身體虛弱,無法費神。子漢先生於2005年元旦與許老師和我在龍城飲茶,就見到馬老前輩持杖走來,我們起身向馬老致候,僅一面之緣,不知他現在是否還記得我這後輩。

上期本欄《閑遊》中提及許老師曾介紹台北詩壇鍾鼎文老前輩,回滿地可後我在家裡藏書中翻查鍾老先生的作品,又上網蒐集資料,對這位倍受景仰的宗師,有更深的了解。鍾鼎文先生今年96歲,安徽舒城人,是許老師令尊大人之同僚和摯友,畢業於日本京都帝國大學社會學系,曾任上海《天下日報》總編輯、復旦大學教授,1949年到遷居台灣後,任《聯合報》、《自立晚報》主筆。

1969年,鍾鼎文博士(1914年生)與菲律賓詩人余松博士Amado M. Yuzon(1906-1979)、印度詩人Krishna Srinivas(1913-2007)、美國詩人Lou Lutour(1900-1984)等創辦國際桂冠詩人聯盟,在菲律賓馬尼拉召開第1屆世界詩人大會The World Congress of Poets(WCP),至今40年已經舉辦了29屆,2010年將在台北舉辦第30屆。詩人遍及目前全球29個國家,官方語言包括英文、法文、中文、西班牙文、阿拉伯文和希伯來文,其網頁http://www.worldcongressofpoets.com/分別以英文、日文、西班牙文3種文字發佈訊息。

簡介歷屆世界詩人大會召開資料:第1屆(1969)菲律賓馬尼拉;第2屆(1973)台北,會長鍾鼎文;第3屆(1976)美國巴爾的模摩;第4屆(1979)韓國漢城;第5屆(1981)美國舊金山;第6屆(1983)西班牙馬德里;第7屆(1984)摩洛哥馬拉喀什Marrakech;第8屆(1985)希臘科孚Corfu;第9屆(1986)印度馬德拉斯Madras;第10屆(1988)泰國曼谷;第11屆(1990)埃及開羅;第12屆(1991)土耳其伊斯坦堡;第13屆(1992)以色列海法Haifa;第14屆(1993)墨西哥蒙特雷Monterey;第15屆(1994)台北;第16屆(1996)日本前橋Maebashi;第17屆(1997)韓國漢城;第18屆(1998)斯洛伐克首都布拉迪斯拉發Bratislava;第19屆(1999)墨西哥阿卡普爾科Acapulco;第20屆(2000)希臘塞薩洛尼加Thessalonica;第21屆(2001)澳洲悉尼(雪梨);第22屆(2002)羅馬尼亞雅西Iasi;第23屆(2003)台北;第24屆(2004)韓國漢城;第25屆(2005)美國洛杉磯;第26屆(2006)蒙古烏蘭巴托;第27屆(2007)印度Chennai;第28屆(2008)墨西哥阿卡普爾科;第29屆(2009)匈牙利布達佩斯,大會主席楊允達博士;第30屆(2010)台北。

雖然,世界詩人大會主要還是現代詩,即有別於古典格律詩的新詩,而且來自各國,但作為中華文化傳統特有的律詩,應該在世界詩人大會上佔一席位。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的萬首作品,能否有機會被介紹到大會上呢?

寫到這裡,再讀鍾鼎文前輩「首丘吟九首」,摘錄其中四首:「蓬島吹簫四十秋,梓鄉謬許屬名流。海東合有江東恨,悵望家山十首丘。」「化鶴未全鶴發舊,入村無復舊門扉。百年茅屋今何在,揮淚還須到竹梅。」「書劍縱橫七海遊,老辭詩酒怯風流。舊來彭澤無二徑,且共先人聚一丘。」「此生無計了恩仇,羞向人間論去留。合有浮名共逝水,敢將清白付源頭。」此外還有「重遊關西」、「重遊故居」等,留待「詩壇」有足夠版位時,將連同馬兆麒先生詩作一起,陸續發表。

詩林高手輩出,新舊詩能否一爐共冶,世界詩人大會什麼時候能有舊體詩詞作者參加,這些都是2010年要研討的話題。欣逢歲首在即,僅以此文呈與眾詩友、讀者,祝願詩興日增,詩花綻放!
(2010.01.08《華僑新報》第98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