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0日 星期三

第686篇:《閑遊》

聖誕和新年兩週長假,除了詩會10週年慶典、許之遠老師蒞臨舍下之外,其餘時間就是探親訪友。許老師回去後,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全家赴多倫多參加甥兒婚禮。由於小女12月24日還要上班,我們必須等她下午3點鐘放工後才能啟程。4點許出發時天色已逐漸暗下來,一路上黑漆漆,我兩眼切割白內障後,眼球晶片對光線頗為敏感,對迎面而來的車頭燈,非常不適應,車速很慢,到達萬錦活拜大道的假日酒店已經是晚上9點鐘了。取了7樓房間,我累得一倒下床就睡去。午夜1點半被吵醒,原來是女兒投訴空調發出刺耳噪音,令她無法安睡,經理立刻上來,隨即安排我們換房間,謂行李可以留待天亮後才搬遷。這樣一折騰,我已經沒有睡意,乾脆上網,收電郵、覆信。


與吳瑞琪姐夫、大姐合影
聖誕節清晨,疾風特別猛烈,多倫多地面連一點冰雪也沒有,酒店的草坪還是綠的,而滿地可到處白茫茫,我家門前的積雪已到腰際。酒店沒有多少住客,7樓幾間房都是我們來自滿地可的親屬包下,小孩子成群結隊到酒店室內泳池戲水,不亦樂乎!中午,婚禮在甥兒新買的房子舉行,儀式簡單而隆重,出席者都是來自滿地可、波士頓、紐約和遠至中國杭州的家屬,滿屋笑聲,喜氣洋洋。吳瑞琪姐夫和大姐飲了這杯「新抱茶」,2男4女,全部成家立室。甥兒在加拿大石油公司任職,甥媳是非常能幹的「女強人」,巾幗不讓鬚眉,獨資經營運輸公司,擁有30餘輛大型貨車,龐大運輸網遍及美加各大城市,其事跡曾被「人物週刊」兩大版獨家專訪。我曾將紫雲新著《女人一枝花》贈予,並說道:如果紫雲認識妳,一定是該書其中一朵花。她要我轉告紫雲,全書已讀完。

在多倫多甥兒家慶生
適逢聖誕佳節,甥兒花了不少心思,買了大堆禮物,擺放在聖誕樹下,所有小孩人人有份;到了拆禮物時間,從珍貴的遊戲機、掌上電腦;到小女孩的玩具屋、小男孩的鐵甲人,都是價值不菲的精品,令孩子們興奮之氣氛高漲到了極點。每年聖誕節對我們來說頗有多層意義,因為,這一天不但是老伴的西曆生日,也是我們結婚紀念日,又是老伴抵加拿大的日子,甥女特地將蛋糕捧了出來,數十人唱生日歌,令老伴驚喜之餘,淚水盈眶。晚上,我們到酒店附近的渝園新閣赴喜宴,拍了很多照片和錄影帶。我這舅公也喝了不少茅台,仍無醉意。回到酒店後,甥兒又開車來接我和其胞弟、妹夫等多人到他家聊天、飲酒,我將數碼相機拍下的所有相片和錄影帶儲存進他們各人的手提電腦中,又放映給大姐觀賞。夜深人倦,甥兒在風雨中把我們幾人送回酒店,已是凌晨3點許。

與大姐一家大小於甥兒婚禮拍攝合家歡
12月26日(星期六),我未7點就醒來,上網查看郵件、覆信,看新聞,毛澤東116歲冥壽恰逢南亞海嘯5週年,我在電腦前楞了不知多久。兩女這對懶睡豬一直睡到中午11點。開車去太古廣場,在一家光碟專賣店買到《易中天品三國》全套4張DVD;在書店買特價書多本,包括《細說1000個來由》、《中國散文名句鑒賞辭典》、《一百位諾貝爾獎得主智慧語錄》、《傳世箴言》等,又去作家蘇賡哲開的「懷鄉書店」,誰知還沒有開門。肚子餓得慌,憑記憶開車到第7大道高麗村吃韓國無煙燒烤;然後到黃金廣場前面的購物中心,3母女去逛公司,我自己揹了手提電腦去咖啡廳,一面喝咖啡一面上網。在Chapters書店,買了大型工具書《世界歷史圖片集》,內中有光碟,有超過二萬張珍貴照片,資料從1850年起,直到2009年奧巴馬總統就職。大有所獲,滿載而歸。

趕回酒店,已經5點許,又趕緊赴約。在酒店門口,兩女哀求我們:可不可以不去,我們真的好累,只想回房休息。我只好讓她們下車,與老伴取道河谷高速公路,去士巴丹拿路與登打士街唐人街,到了納紹路,剛好有泊車位。找到33號按門鈴,許之遠老師出來開門,問起兩女,我只好直言,告知她們只想留在酒店。許夫人剛好從外面回來,我叫她「家姐」,因為都是盧門一家親。晚飯到附近一家「龍皇閣」享用,雖屬家常小菜,廚藝水準一流,味道令人難忘。我們聆聽許老師談世界詩人大會的訊息,談他的父輩宗師、今年95高齡的鍾鼎文老詩翁,也談寓居溫哥華之台山詩人雷基磐先生,並將其新著《聽松屋詩鈔》交給我,裡面的詩作與本欄一樣,題目全都是兩個字。

散席後我將許老師給鍾鼎文詩翁的信拿到街角郵筒投寄。在許宅前與老師、家姐依依辭別。返回酒店,兩女正在看電視播放南亞海嘯5週年專輯節目,原來她們連晚餐也還沒吃。我提議出門,10點半,開車到隔幾條街的大統華超級市場,營業時間延至凌晨兩點,老伴買了些雜貨,兩女又買許多吃的東西。回酒店開餐已近午夜,將一瓶從滿地可帶來的紅酒開了,這頓夜宵吃得津津有味。

星期日一早,許老師來電話,我向他辭行。退房後去城市廣場的黃三記吃可口早餐,喚豆漿、腸粉、粥類等滿滿一桌,價錢公道。中午離開,一路上沒有風雪,十分順利,在離開安省前倒廉價汽油,每公升九毛錢,一進入魁省,油價飆升,每公升一元零九,貴了10仙。返抵拉娃還未6點。
(2010.01.01《華僑新報》第98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