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2日 星期三

第682篇:《隨記》

折騰了將近一個星期,謝天謝地,家裡的電話終於可以使用。自上週四開始,電話線路發生故障,外面打不進來,裡面打不出去,傳真機無法接收,只能靠手機通話。撥去Bell電話公司,接線生答應立即派人來修理,一天又一天過去,猶似泥牛入海、黃鶴飛去。幾乎每天都打去投訴,罰聽一大輪音樂,疲勞轟炸後,對方才慢條斯理的,又逐一報上資料,你急她不急,最後還是老話一句:我們會盡快派技術人員去檢查線路。女兒連續發了幾封電郵,也於事無補。這是什麼服務態度?

眼看星期三截稿時間快到,我只好致電給伍兆職詩翁,請求他幫個忙,讓沒有電腦的詩友把詩稿傳真到伍老的家,再由他打字後「易妙」給我。很快就收到伍老電郵來雪梅兄的詩,譚銳祥壇主、何宗雄校長、雷一鳴詩翁、汪溪鹿詩翁等靠傳真機寄稿的詩友,就有勞伍老費神打字了,謝謝!

這一星期沒有電話鈴響的日子,本來是耳根清靜,何樂而不為;然而,卻因此而令我失去了許多重要約會。早在4個月前,就與心臟專科醫生約定12月1日去檢查,並於兩週前拔掉3隻大牙那天特地到猶太醫院驗血,以便讓Dr.Adelson獲得最新膽固醇資料,誰知女秘書來電無法找到我,留言謂如果我沒有回覆,約會就取消,由其他病人補上。我用手機收聽留言信箱時,已經太遲了,儘管我找出一千個理由,也感動不了她;女秘書一點也不妥協,給我新的約會:明年3月26日。

在這科技發達的國家,怎麼還會有電話6天打不通的事情發生?要約見你的專科醫生,必須排期3、4個月,多麼恐怖的事!說到醫療發達,你一去到醫院求診,起碼要等候10個小時以上,這是落後國家也沒有遇到的。所以總是看到病人發牢騷,痛罵醫療服務,痛罵政客拉票時亂開空頭支票,一上台就翻臉不認帳,而且情況越來越糟糕。老伴的耳朵要做MRI磁力共振,醫院安排她6個月的等候時間,還說這是最快的了。怪不得很多人寧可回國醫病,也不願久候一年半載白白等死。

也許有例外:在卑詩省溫哥華,綜合醫院就有過一天24小時之內連續為10位病人做器官移植的記錄。日前收到本市殷商余榮瑞先生傳真,是關於器官移植手術的中英文剪報,又來電話,囑咐收看電視台有關之專訪。原來負責這肺移植手術的主管余偉輝博士Dr.John Yee,是余榮瑞先生令郎,也是譚銳祥壇主的女婿,是著名肺科醫生。華裔之光!伍兆職詩翁上週曾經在報上寫詩讚揚。

華人作為少數族裔而能夠在主流社會專業領域裡佔一席位,出類拔萃,的確不簡單。我有個願望,就是蒐集加拿大華裔專業人士名錄,從政壇國會議員、省議員、市議員、各級政府官員,到醫師、建築師、律師、工程師、執業會計師、藥劑師、大學教授;從畫家、書法家、音樂作曲家、藝術表演家到作家、詩人。各省、市都有華人專業協會,向他們索取資料,編寫《加拿大華裔專業人士名冊》,應該是一件有意義的工作。手頭上有一本《加拿大華人年鑑》,1993年出版,厚450頁,加華名人超過百人,第341頁有「一生襟抱萬里江山,憂國事狂歌當哭的許之遠」,值得收藏。

那天開車到Cote St-Luc墨西哥工友家,將米老鼠、青蛙王子等毛公仔送給他4歲小女兒,祝他一路順風,他說我如果有假期到墨西哥旅遊時別忘去探望他。回程順道去Cavendish購物中心,幾年沒有來此,一切都變了,這英語區昔日的繁華已不在,一派蕭條景象。商場店舖大多空置,被臨時作為甲型流感H1N1預防針注射中心,只剩下右邊三分之一照常營業。有一家Cole書店,賣英文書籍,我買到2010年世界年鑑,總算不虛此行。由於我們兩人都還沒到65歲,必須有病才能提前注射甲流預防疫苗,回到拉娃區排隊輪候,我和老伴出示藥物名,每人手腕貼了黃色紙條作為標籤;填寫資料後,打了0,50ml的Arepanrix後,吩咐在休息室稍坐15分鐘,沒有不良反應才能離開。

人活著就要為生老病死而折騰,有絕症的仍繼續與病魔作垂死搏鬥,在死亡線上掙扎,即使只有一線希望,也要抗爭到底。猶憶數年前非典肺炎SARS病毒蔓延,前線醫務人員不惜犧牲了自己的生命,至今想起來仍然令人肅然起敬。在廣州老伯網上重讀陳淑霞博士抗癌事蹟,深感生命之可貴,又慨嘆生死之無常。近日在該網讀到紫雲詩友「天邊的那一片雲」,對其愛甥從13樓跳下自尋短見,深表遺憾與痛惜,才20幾歲就這樣結束生命,留下母親終日以淚洗面,這是多麼殘忍的結局。悲歡離合,本來就無法預測,應該珍惜眼前事,憐憫身邊人,不要再讓寶貴的光陰悄悄溜走。

讀完易中天《品三國》上下兩冊,又在Youtube找到他在中央電視台「百家論壇」的48集《品三國》,可謂大有收獲。喜知許之遠老師12月中旬會到滿地可,屆時詩友們可以一聚,而我的兩週長假也將在12月18日開始。去年有香港、越南之行,今年全家將赴多倫多,出席甥兒於聖誕節那天的婚禮。翻查月曆,庚寅年正月初一日星期日,正好是2月14日情人節,值得慶祝!
(2009.12.04《華僑新報》第98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