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7日 星期三

第816篇:《懷念》

患心臟病一年餘的林超泉老師,由於手術出血過多,於6月12日病逝紐西蘭,享年81歲。噩耗傳來,散居全球的高棉金邊端華學生紛紛給李群老師發出慰問信,並撰寫悼念文章、詩詞、輓聯。

最先收到法國姚洪亮學長的《鎖窗寒》悼詞,我帶到工廠,當晚次韻填了一首;並用四支韻撰寫祭文,字數與全僑公祭大典祭文一樣,每句四字,合計48句,24個字押韻,講究平仄,用過的字不能重覆。除了為公祭大典撰寫15篇祭文,其他的只寫過四篇:2002年6月悼林達威醫生、2002年11月悼永興隆李俊棠、2007年2月悼子漢(陳桂)、2012年6月悼林超泉老師。終於趕在放工前完成。

將姚洪亮兄和我的《鎖窗寒》貼在博客上,隨即收到法國江麗珍同學和美國蔡麗華同學寄來步韻的《鎖窗寒》,又接到愛民頓曾任歐老師寄來悼念文章,老伴打字後,我將四首悼詞和祭文、悼念文章一起寄去紐西蘭,由翁開順同學轉交李群老師。感謝老師、同學的指正,祭文三易其稿,將錯處、別字一一刪改,包括「企(泣)血、愛鋁(侶)、教晦(誨)」,以及「庸醫、授勳」等。

林超泉老師追悼會於6月23日舉行,住在紐西蘭的翁開順同學在「端華網」上寫道:「今天早上約九點鐘左右,我趕到位於奧克蘭北岸墓園中的殯儀館,準備參加林老師的追悼會。林老師家人和工作人員已經都在那裡忙碌著許多準備工作,來自世界各地的二十多個花圈佈滿了簡單、樸實的靈堂,我們端中第十一屆的花圈亦在其中。此次我代表我們同學購買花圈敬送林超泉老師,花圈上寫了“林超泉老師千古”下款是“曾任歐、廖如真率端中第十一屆全體同學同敬輓”。許多親友過後陸續抵達,大家坐滿了整個殯儀館,追悼會按時在10點30分舉行。端中校友,曾經在磅針培華任教的蔡永成主持了追悼會。我被安排在追悼會開始時念讀國才同學所撰寫的祭文,接著安排了家屬講話和親友講話等等。我也被安排在親友講話的部分唸讀三位同學(盧國才、江麗珍、蔡麗華)和一位學長(姚洪亮)的悼詞。另外也唸讀了香港許昭華學長和加拿大危亦健老師的輓聯。追悼會在11點30分肅穆的氣氛中結束。安息吧!林老師。」拜互聯網所賜,資訊發達,我們雖然萬里相隔,沒有機會遠赴紐西蘭北島奧克蘭,也能通過開順同學的即時報導中,間接參與林超泉老師追悼會。

當天追悼會結束後,便接到李群老師寄給全球端華師生的感謝信,一字一淚,寫得非常感人:

「感謝大家為他做的一切....(李群)
親愛的老師同學和朋友們:
林超泉老師確是長眠了。在進入手術室之前一刻鐘,他已經開始恬睡。睡前他對我說:「等手術後,我們就可以去旅遊了。」就這樣,帶著憧憬他走進了夢鄉,直至離世,他依然在恬睡中。
今天早上,我們為林老師舉行了追悼會,一切由這裡的同學們幫助操持。在會上,同學們發表了好些感人的講話外,還宣讀了大家寄來的唁電、輓聯、詩詞、慰問信。禮堂裡滿放大家送來的鮮花,場面莊嚴肅穆而溫馨。
感謝大家為他做的一切。對此,我們家屬將銘記終生。
請接受我們深深的鞠躬。
李群  泣草 2012.06.23 晚」

接到多倫多張清老師的悼念文章,他和曾任歐老師都曾經到過紐西蘭探望林超泉老師,而曾任歐老師於1965年到端華接替林超泉老師的空缺(林老師赴桔井中山學校出任教務主任),兩人一別35載,直到2000年才在法國巴黎重逢,頗具戲劇性。我與寫《紅色漩渦》的作家余良通電話,更了解林老師的為人,他平時待人和藹可親,彬彬有禮;在大是大非面前,正直不阿,一身傲骨,不向強權低頭,充滿正義感和知識份子的道德勇氣。與楊璧陶老師一樣,是一位值得大家敬重的儒者。

詩人臧克家在紀念魯迅時寫的一首詩《有的人》開頭寫道:「有的人活著,他已經死了;有的人死了,他還活著。」常言道,豹死留皮,人死留名。是流芳百世的岳飛,還是遺臭萬年的秦檜,史家董狐直筆是不講情面的。所以,生與死,在佛家看來,只是換了個臭皮囊,沒有什麼了不起;但對史家來說,就要看立言、立功、立德。活著做的好事,後人會讚譽;活著幹的壞事,後人會唾罵。有的人行屍走肉,未蓋棺已先定論;有的人走了百千年,他的事蹟一代一代傳頌,歷久不衰!

懷念林超泉老師,就像懷念張德潛老師、楊璧陶老師一樣,感觸很多。我到巴黎時,有端友會同學直言,要是他們下筆,就不會像我那樣寫《做人》,而會婉轉、圓滑,我接受他們的批評,也嚐試修改文中尖銳的語氣,但每當想起往事,想起赤柬統治下喪生的數百萬無辜生靈,我不能改!
(2012.06.29《華僑新報》第111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