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6日 星期三

第813篇:《隨聊》

這幾天滿地可的頭條新聞,是殺害並肢解中國留學生林俊的碎屍案凶手馬格諾塔在德國柏林落網。這名變態的殺人狂魔,如果在有死刑的國家,一早就應該拉去打靶;但是加拿大沒有死刑,最多只能判他終身徒刑。就像去年「7.22」挪威大屠殺,冷血槍手布雷維克殺了77人,他明知不會被槍斃、坐電椅、注射毒針、環首絞刑,因為在沒有死刑也沒有無期徒刑的挪威,他最多只會面臨判處21年刑罰,並且關了7年就可以外出度週末不受監控,關了14年便可以假釋。在獄中,這殺人犯住在一間由三間房間組成的小套房中,吃完早餐後可以看報紙,有跑步機可以健身,甚至還可以使用電腦玩線上遊戲。試想罹難學生的親人讀到這段描述,心中怨恨如能消除?

一向被公認為人間樂土、天堂的北歐國家挪威,就因為這場曠古大屠殺而蒙上陰影。這名有納粹傾向的好戰極端份子,他的殺人動機是什麼?人格分裂?復仇心理?暴力崇尚?挑戰法律?將暴力合法化,為他的縱慾屠殺找到了依據。他並沒有吞槍自殺,反而還覺得殺不夠多,離目標還遠。

2007年4月16日,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發生校園槍擊案,兇手是韓國學生趙承熙。他先後槍殺了32人,傷23人,然後舉槍射擊腦部自盡身亡,死時只有23歲。他在宿舍殺人之後,曾將一個郵包寄往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然後才到大學工程系諾理斯教學大樓開殺戒。郵包中有27段錄影短片,為他的將會進行的殺人行為辯護,他全部使用英語的過去時態,因為他知道,當這郵包送達時,他已經不在世上了。照片中,還拍下用軍刀頂著自己咽喉和用手槍朝著自己太陽穴的駭人鏡頭。

最令人痛心的,是1989年12月6日在滿地可理工科大學殺害14名女學生之慘案,兇手列賓吞槍自盡。2006年9月13日,滿地可道森學院發生槍擊案,兇手金威殺死一名女學生、另19人受傷後飲彈自盡,他也是有備而來,死之前在網上大談殺人理由。這一件又一件的校園血案,與槍枝管制關聯極大,只要人人可以從不同管道取得武器,殺人又不會被判死刑,這樣的悲劇一定會不斷重演。

法治精神是公民權益獲得最大保障,然而,對罪證確鑿的兇手,還必須講人道,講訴訟程序,講證據來源合法性,就令人啼笑皆非。像2008年7月30日,加拿大灰狗長途巴士斬首並肢解慘案,華裔兇手李偉光就因為醫生判斷他是一名精神分裂症患者,被裁定不對此殺人案負刑事責任,隨即被送進塞爾寇克精神病院。他告訴精神分裂症協會總裁薩默維爾,他聽見上帝的聲音,上帝說坐在鄰座上正閉著眼、戴耳機聽音樂的麥克連是「外星人」,只有殺了他才可以拯救其他人。李偉光殺死麥克連後,割下他的頭顱,並吃掉被挖下來的部份器官。諸位看官,這就是「法治」的加拿大!

女兒上法律課時,有一道題是這樣的:一名盜賊爬上屋頂,想從天窗潛進屋內偷竊,因屋頂年久失修,這位樑上君子摔了下來,斷了條腿。保險公司必須賠償他的醫藥費,還要追究屋主沒有將屋頂裝修好,導致意外發生。至於盜賊為何要爬上屋頂,侵犯他人財產,那是警方的事,由警方去起訴,與醫療賠償是兩回事。小偷入屋摔傷條腿,還要被害人的保險公司賠償醫藥費?豈有此理!

一對沒有婚姻註冊的男女,與他們共有的小兒子,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入院緊急搶救,結果母子不治,男的活了下來。醫生在死亡時間一欄之填寫非常重要!如果是母親先死,她的全部財產繼承人就是她和男友所生的兒子,兒子死後,所有財產就歸生父;相反,如果是兒子先死,母親的全部財產由她的親人(父母兄弟姐妹)繼承,沒有婚姻關係的男友分文得不到。這就是「法治」精神。

所以,在加拿大,絕大部分人都奉公守法,循規蹈矩,不敢挑戰法律,不敢做犯法的事。凌晨放工回家,馬路上一輛車也沒有,見到Stop停車牌,一定要乖乖停車,見到紅燈,更要停一分半鐘。過馬路也一樣,本來沒有車,行人可以衝過去,但絕大多數加拿大人是很有耐性等綠燈,他們難道沒有不耐煩的時候?他們不需要與時間賽跑?他們不會咒罵交通燈?我和警察打交道最多,他們給我「牛肉乾」時,禮貌還算不錯,但你必須記得,雙手放在駕駛盤上,不要隨便將手伸進外套內,他們會以為你在拔槍,立即如臨大敵。不服氣?也不要和警察吵架,只說一句:我們到法庭見!

報稅也是加拿大公民履行的職責,繳納得太多了,稅務局會退款;繳稅不夠,他們一定會追討。領失業金、工傷保險金期間出國旅行,回來後機場海關一蓋印,就會通知有關部門,向你追討款項。沒錢還?分期付款,24個月也不嫌長,一旦有退稅,連本帶利,一次過扣除,這就是加拿大!

如果你工作了一大輩子,還沒到65歲就死去,退休金、養老金分文拿不到,政府會給你一筆殯葬費,大約兩千五百大元。所以,要與政府鬥長命,活到一百歲,就領退休金、養老金到一百歲,因為,你即使工作整整40年,所領到的款項,與領取社會福利金的人沒有差多少。這就是加拿大!
(2012.06.08《華僑新報》第11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