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11日 星期三

第818篇:《幻想》

上星期五Lotto Max彩票獎金五千萬加元,一人獨得,中獎幸運兒是魁北克省維多利亞鎮一位四個孩子的四十歲單身母親。週六她到鎮上賣這張彩票的蜆殼加油站核對,女職員告知中了頭獎時,半信半疑的她,激動的哭了。這是魁北克歷史上彩票獎金最大的一次,上一次是三千七百萬元。

我們夜班工友,把這頭獎新聞當作頭條話題來聊。首先是利率,該幸運兒中獎後幾天都沒有去領獎,如果以年息二厘計算,五千萬元每天利息2739元餘,一個星期就損失一萬九千多元。該婦人沒有兄弟姐妹,沒有老公,鉅款平分給四個孩子,一夜之間成了千萬富豪,他們能否繼續居住在這個只有四萬多人的維多利亞鎮?會否遷移、隱居?這筆錢如何處理?七嘴八舌,各有自己的看法?

「如果是我們中獎,該如何打算?」於是,人人發白日夢,個個興奮得好像真的發了大財。我們從1993年開始合伙買6/49六合彩,每週兩次,近二十年來,曾經中過四個號碼幾次,獎金都不夠平分,全部換成彩票,當然也全部輸光。然而,每當有多寶大獎,我們還會額外再買,想憑區區幾塊錢買一個夢想,明知中獎機會差不多等於零,也自動掏腰包,彩票局現金交易,收益效率「立竿見影」,比政府抽稅還要管用。想發財的千千萬萬人,排長龍等購彩票,輸掉了也從不見有怨言。

昨晚爐灶故障,大夥可以一起吃晚飯,胖子碧沙蒙手捧《滿地可日報》,一邊朗讀一邊搖頭:一人獨得,五千萬元怎麼花得完?要是我們夜班20人平分,每人250萬,也夠享受剩下的幾十年了。柬埔寨工友頌巴特立即接口:五千萬元其實不算大數目,小菜一碟!到比華利山買一間千萬元大屋,買幾輛過百萬的名車,環遊世界,留下兩千萬在銀行收利息。德國來的汶詩說:投資地產,成了業主,買一座有幾百個單位的大樓收租,像會下金蛋的母雞。虔誠的立提猜說,用一大筆錢買塊地皮,修建佛寺,生無帶來,死無帶去,把錢捐出來,建醫院、孤兒院,功德無量!「難道你不會留一些給親人?」「要留多少才夠?幾年前有中獎人上電視節目接受訪問,訴說他們將獎金分派給親友,結果大家都嫌少,最後還生氣,絕交了。」說來也有道理,人心不足蛇吞象,平時給他們每人一百元,會感激你,現在發了大財,只給十萬?太少!只給一百萬?太小氣!只給一千萬,留下四千萬帶進棺材裡?總之,給多少都不夠,乾脆捐贈出來。「有哪個慈善機構可靠?聽說他們的總裁,年薪六位數字,都是捐款人的錢!」阿根廷來的碧頂嘴:彩票還沒中,就說得天花亂墜,等一旦中了,一塊錢都不捨得捐出來!「我跟你打賭!你要是中250萬,敢拿兩百萬出來捐獻,我一年不吃肉!」哈哈!虧他還想得出「吃素」這一招,明知是不可能中獎,也不可能捐兩百萬,為何不把賭注加大些,譬如:你捨得拿出二百萬,我也跟隨,絕不食言!反正還剩下五十萬,也夠花啦!

工頭進來,見大夥口沫橫飛,也插嘴:我有兩百五十萬,先買命!沒有命怎麼享用?大屋名車美女,都要有命去享受到。「怎樣用錢買命?連身家過億的蘋果電腦老闆喬布斯都買不到他的壽命,無法活到六十,你區區兩百五十萬算什麼?要是錢可以買到命,億萬富豪哪個想死?」我這樣一說,令他面如菜色:我不知道能否活到中獎那一天?但我還是不死心,期期買,一直買到中為止!我的天!他天真到以為買彩票中獎就像排隊入場,人人有份,永不落空。其實,專家曾統計,想中頭獎的比率是一千四百萬分之一,而空難的機會是二百萬分之一,也就是說,成數是墮機的七倍!

晚飯時間結束,又從幻想回到現實,我們還得乖乖回去工廠車間,繼續幹活,腦海裡依然在想:要是我有五千萬元的二十分之一,我會怎麼辦?我沒有橫財,買彩票最高獎金只有十元,陪朋友去賭場,我一幫忙拉老虎機就會很快輸光,要中頭獎,恐怕要再投胎輪迴轉世數次。所以,要是有人跟我打賭,我會賭得很大、很兇、很狂,因為我知道自己一定會輸,死馬當活馬醫,豁出去吧!

幻想發大財,一夜致富,無傷大雅,但如幻想飛天、隱形、得道、長生不老,就危險矣!我還是很喜歡幻想能隨「時光隧道」回到從前,所以凡是有這樣的電影、劇集,我都愛看,像香港的《尋秦記》、《隔世追兇》,大陸的《步步驚心》,美國電影《回到未來》系列。我經常夢見回到柬埔寨、越南、泰國,回到學生時代,回到童年,而且在曼谷時,曾經有一段時間,我的夢是連續性的,一連夢了好幾個月,有時甚至可以控制夢境,就像看片集,昨晚到第幾集,今晚接下。來加拿大後就很少有這樣的夢境,但直到現在,我偶爾還看到幾十年來一直相同的一段背景:我搭電梯登上十幾層樓,步出電梯,是停車場,取了車後開出路面,怎樣也回不到剛才登上電梯的谷底,怎樣也想不起,我是如何走進電梯?這夢境像走馬燈,不斷出現在夢裡,周而復始。是什麼預兆?是個謎!

喜歡幻想是逃避現實的最佳辦法。然而,人總要面對現實,總不能老是在幻想中生活。奈何!
(2012.07.13《華僑新報》第111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