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5日 星期三

第820篇:《瑣思》

上星期五(7月20日)凌晨放工,回家路上收聽新聞報導,驚悉美國科羅拉多州奧羅拉市在數個鐘頭前發生電影院槍擊案,造成嚴重傷亡,是美國歷史上在和平時期傷亡總數最多的槍擊事件。

提起科羅拉多州,就令人想起1999年4月20日科倫班中學校園槍擊案,兩名青少年學生槍殺了12名同學和一名教師,槍傷其他24人後自殺身亡。該中學離今次槍擊事件的奧羅拉市只有13英里。

位於奧羅拉購物中心內的世紀16電影院,週五正舉行蝙蝠俠3《黑暗騎士:黎明昇起》午夜場首映禮,一名頭染紅髮的槍手用自動步槍向院內觀眾瘋狂掃射,釀成12人死亡、58人受傷的慘劇。

經過連日的追蹤報導,才知道隨後被捕的兇手是24歲的神經科學退學博士生霍爾姆斯,身穿防彈衣,頭帶防毒面具;他的車上有步槍、獵槍和手槍;他在案發前60天,買了七千發子彈。調查人員證實,他使用的槍枝和子彈都是「合法購買」,「槍是在當地的槍店買來,子彈從網上訂購。」

受害的十二名觀眾中,年齡最小的只有6歲,最大的51歲。最年輕的傷者是只有三個月大的男嬰。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一名撰寫體育新聞的24歲美麗女記者Jessica Ghawi(筆名Jessica Redfield),她今年6月2日曾經在加拿大多倫多伊頓中心槍擊案中死裡逃生,事後在微博中慶幸自己逃過一劫,語重心長的希望大家要珍惜活著的每一天,每一秒鐘都是恩賜的禮物。她寫道:「我們不知道何時何地是世界末日,何時何地是我們的最後一次呼吸。」想不到一個多月後,她會死在蝙蝠俠3的首映禮中。她頭部和大腿中槍,逃不出死神的魔掌。網上貼出她於電影放映前20分鐘寫在Twitter的短訊。被她採訪過的冰球運動員,情緒激動的回憶受她的鼓勵重新振作的難忘往事。

接二連三的槍擊案在不斷發生,令人關注的是「合法購買」槍枝彈藥這犯罪源頭。兵工廠大量生產先進武器,美國必須在世界到處點燃戰火,以「國際警察」和「救世主」自居,開闢新戰場,才能有藉口銷售武器。槍枝管制這話題討論了多少年,換了多少任總統,還是不了了之,沒有下文,原因也在此。金元帝國忙著國外軍事部署,關心敘利亞內戰能否大規模爆發,何時可以出兵大馬士革。比起美軍誤炸阿富汗民居,釀成近百人慘死,上述槍擊案只是小兒科,不成氣候。於是,從校園到電影院,從購物中心到大眾廣場,槍聲此起彼落,見怪不怪,任由蔓延,一發不可收拾矣。

如何保障民眾安全?這是可大可小的項目。試想如果在電影院、餐廳、學校、運動場等公眾場所,分分鐘會闖出手持自動步槍的瘋子,亂槍狂掃,喋血街頭,那是多麼恐怖的畫面。人性被扭曲,治安成空談,無法無天的兇手,爛殺無辜,事後或吞槍自盡,一了百了;或被醫生判定精神錯亂,不必為案件負任何刑事責任。這哪裡是什麼「人間天堂」?君不見去年挪威「7.22」大屠殺,奪走77條人命(見第813篇《隨聊》),槍手布雷維克還理直氣壯的為自己辯護,認為「雖然殘暴但有必要」,否認觸犯法律。由於挪威沒有死刑,兇手還可以優哉閒哉在獄中享樂、健身、玩電子遊戲機。

這幾年中國留學生在多倫多、溫哥華被殺害的案件多宗,如今輪到滿地可。碎屍案受害人林俊逝世近兩個月,兇手在德國柏林落網後引渡回來。殺人犯要拖到明年三月才開審,案件豈不一拖數年?朋友說我太感情用事,不能從政,不能讀法律,因為政客必須無情、絕情,法律更加非黑即白,沒有灰色地帶;講人情、人性、良心,那只能去吃齋唸佛,當傳教士、社工。站在當事人的立場,除非他本人認罪,否則,法庭一天沒有判決,他還只是「兇嫌」,為他辯護的律師會幫他找到證據,洗脫罪名。因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使要槍斃他,也必須做到:「罪證確鑿」,人證、物證,缺一不可。

日前在追思會聽到林俊母親發表令人斷腸的講話,感觸很深。她曾經接受加拿大國家廣播公司CBC的專訪,謂其獨子之死,讓她改變對加拿大的看法,她生活在恐懼中,走在馬路上,每個人都像那個兇手馬格諾塔。「雖然我們仍然相信這裡的大多數都是好人,可是這麼可怕的罪行發生在加拿大,這真的讓我不知道這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地方了。」如今,一提到兇殺案,離不開肢解、斬首,兇手們為什麼都那麼狠毒,難道他們的心被狗吃掉了?

這些狂妄瘋子!他們都底有沒有信仰?如果他們心中沒有神,當然也不會有所顧忌。他們根本就不相信「因果報應」這一回事,更別說會有「良心發現」的一天。相信他們也不會有「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在電視上看到霍爾姆斯目無表情坐在法庭被告席上,即使法官宣判他死刑,他也會無動於衷。像這樣的人渣,活著,加重地殼的負擔;死了,留下悲劇,讓70位死傷受害者和他們的家人今後數十年活在痛苦中。

任由被逮的兇手逍遙法外,新的血案、兇殺案又將陸續發生,法律到底保障誰的權益?是良好市民,還是殘暴歹徒?暴力電影又在製作、上映,讓更多的悲劇隨著電影的賣座而上演。我的天!
(2012.07.27《華僑新報》第11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