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日 星期三

第843篇:《迎新》

送舊匆匆。看艷麗驕陽,凜冽寒風。淑氣凝聚,福靄盈融。瑞雪吉兆迎豐。正開元新歲,喜弄墨、試筆從容。樂揮毫,幸吟情未減,詩意方濃。
年年太平若夢,嘆鬢染灰銀,花甲龍鍾。抱負猶存,韶華何在,尚有膽赤心紅。問祈求多少?人無恙、傲骨蒼松。志尤雄。願春由天降,萬事亨通! 
──春從天上來‧2013年元旦開筆

昨天是2013年元旦,一大清早起來,開門呼吸新鮮空氣,麗日寒風,凌冰瑞雪,屋外白皚皚的積雪,比我還高;拿相機拍了幾張元旦雪景留作紀念。然後到書房構思,很快就填了一首《春從天上來》,又弄墨揮毫,不亦樂乎!猶憶2008年元旦和去年正月初一辭兔迎龍,也同樣用這個詞牌。

元旦和新正開筆是件雅事。這些年填了約三十首賀年詞應景,其他包括《東風第一枝》、《沁園春》、《金縷曲》、《齊天樂》、《滿庭芳》、《一萼紅》、《水龍吟》、《高陽臺》、《一翦梅》、《暗香》、《疏影》、《綺羅香》、《喜遷鶯》、《瑞鶴仙》、《御街行》、《雙雙燕》、《夜半樂》等,而且多數是在歲首開元日,成了開年慣例。可以在博客之「詞牌一覽表」中找到。

年年送舊迎新,都抱著美好的願望,歲暮盤點,十大新聞中,能有幾件是喜事?世界末日沒有來到,年終究要過,人還是要活,「明天會更好!」的憧憬依然陪伴著祝福歌聲迴盪心中。我去年雖遭遇喪兄失嫂之痛,也享受歐遊會友之喜;並歡度結婚卅年之慶,還編彙個人詩集多冊。我經歷生離死別之苦,嚐試劫後重逢之甜;體會詩壇關閉之酸,領略世態炎涼之辣。曾獲推崇讚賞,也被熱諷冷嘲;尤遇故人反目,更逢知己扶持。多年來的獨來獨往、我行我素,並沒有遭受打擊而氣餒,也沒有因為困逆而沮喪;正氣還在人間,好友依然相伴;儘管荊途崎嶇坎坷,我還是繼續向前。

放假後曾到鄉間度假村小住幾天,享受難得的寧靜。沒有塵囂,沒有應酬;沒有約會,沒有束縛;在風雪中沉思,在山林中反省。埋首於《滿城賡詠全集》(677期合訂本)的編彙排版工作,直到深夜、凌晨,沒有外界的騷擾,可以集中精神;每天工作十多個鐘頭,直到今天,已編至第四百頁,離全書九百頁還差一半以上。將一萬七千多首詩詞的字體濃縮在九百頁之內,每一頁就必須二十首之譜;加上凡例、目錄、作者簡介、統計一覽表、序、跋等,能趕在一個月之內完工就很不錯了。但由於我下星期一便恢復上班,每週工作六天,回到家已天亮,除去睡覺時間,剩餘下來能利用的不到幾個鐘頭。所以必須在假期結束前快馬加鞭,能完成多少就算多少。除夕夜,兩個女兒和一大班朋友去參加新年倒數慶祝派對;我和老伴留在家,開了瓶酒,兩人對飲,互祝新年。然後又進書房伏案,直到凌晨兩點許,眼皮睜不開,才匆匆上床休息。希望這部全集早日問世,也是我為「詩壇」做的一件有紀念價值好事。朋友曾問我,為好幾位詩友編書,但都標明「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主編,是否很傻?我一笑置之,這樣的傻事我不知幹了多少回,於我無損,何樂不為?

我多年來在幕後默默為他人做嫁衣裳,為他人打字、編書、校正,喜看一本又一本新書面世,內心之喜悅,不是區區幾句讚譽漂亮話能形容。實指望每人都能出一本個人詩詞集,統一封面,成了系列叢書,一連二、三十冊擺在書架上。要實現這美好願望的確不易,眼看詩友們一個個年華老去,再不能繼續寫詩;如果趁思維尚清晰、記憶還健全時,有一書在手,那該是多理想的雅事。否則,像《子漢詩詞集》出版時,陳桂先生已經駕鶴仙遊,成了永遠的遺憾。我已記不清曾為多少人出書,也從未計較他們是否有把我的名字註明,書比人長壽,其他已不重要矣!這就是我的心聲。

明知「詩壇」已結束,這個星期還是陸續有詩友寄詩來,習慣成自然,我本能的將詩輯錄進電腦中,加進「詩壇第678期」中,後來才發覺可笑。十三年來做同樣的事,指定動作停頓,要重新制定,肯定會有一定難度。與伍老通電話,他對結束「詩壇」還是深表惋惜;我安慰一番,並答應繼續將他的2013年新作貼上他的博客《于遠樓詩詞》中。其他沒有網頁的詩友可以瀏覽「詩壇」。

2013年,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將跨進新的紀元,跨進第十四個年頭。《滿城賡詠全集》的出版,是詩會新年頭一件大事。近千頁厚的16開本巨著,超過百萬字,不但是滿地可開埠以來從未見過,也是近代史上「破天荒」的出版界大新聞,是劃時代的創舉。為了這一部詩詞集,我投入了前所未有的全部精力,更希望詩友們踴躍認購,因為,除了贈送各大學圖書館,所剩無幾;詩會並沒有打算售賣,故有「一書難求」之嘆,也咸認很難有機會「再版」。編輯詩集以「尊重歷史,保持原貌」為宗旨,但如果見報時有錯字、誤植、遺漏、顛倒,或必要增刪,請詩友來函更正,截止日期在一月十五日以前。如果問我,如何迎新?就以《滿城賡詠全集》新書誕生問世作為迎新獻禮!
(2013.01.04《華僑新報》第114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