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3日 星期三

第846篇:《墨緣》

譚超常書法家親筆簽名的蛇年紀念郵票首日封
加拿大郵政局2013年1月8日推出蛇年生肖郵票,邀請書法家譚超常先生為蛇年郵票題中文吉祥句語,更邀請他在限量版(500張)「未切割紀念單張」蛇年郵票上親筆簽上中文姓名。這是加拿大郵務公司發行郵票以來,破天荒首次於郵票上有書法家中文的簽名。我對譚超常先生有印象,是因為2011年兔年郵票上之吉祥語句,是出自他的手筆。今年癸巳蛇年,他獲第二度邀請,曾分別用行草和楷書等字體書寫了許多佳句,包括:「蛇年迎春」、「蛇年接福」、「蛇年暢順」、「蛇年吉祥」、「蛇年添彩」、「蛇年致富」等十多句吉祥語,加拿大郵務公司最後挑選採用前面四句。
84歲的書法家譚超常先生為「未切割紀念單張」蛇年郵票簽名

譚超常、Avi Dunkelman、Joe Gault簽名
之蛇年紀念郵票首日封
今年蛇年紀念郵票分別有金蛇和水蛇兩種。水蛇郵票寄加拿大國內,金蛇郵票寄海外,畫蛇的畫家是Avi Dunkelman,郵票的設計師是Joe Gault,他倆都來是多倫多MIX設計集團;加上譚超常先生的書法,三者合一,在郵票發佈會簽名儀式上與傳媒和民眾見面。普通民眾買到的,郵票一套是真的,簽名則是原先印好的。三位藝術家現場的即席簽名,成了鳳毛麟角,若能獲得真跡,珍貴無價。

當許之遠老師在「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讀到我上期那篇《隨拾》後,知悉癸巳年出生的我,正搜購各國蛇年郵票,他於是親自致電譚超常先生,詢問如何能得到三人簽名真跡。譚先生坦言:「當時只因利成便,要了同去出席的另兩位畫家為我個人簽了一張首日封,是原裝親筆的,僅此一封。」許老師要求他割愛,以他倆多年的真摯交情,兄弟相待,終於,譚先生將原件讓出來了。
贈大女嘉珈律師新職

贈小女嘉珮食品科學研發

昨天,郵差送來了許老師的郵包,內中有譚先生與畫家、設計師三人親筆簽名的蛇年首日封,譚先生照片,以及郵票發佈會上三名藝術家合影,更料想不到的,是譚超常先生三幅分別贈給我和兩女的書法,還有許老師的兩紙長信,詳述向譚先生索字之經過。許老師信中寫道:「我們中餐後就一不做、二不休,拉他在昭倫公所為兩姪寫個小中堂,他是在加拿大郵票寫中文的書法家,在我的要求下不會不求最好的,因恐一時記錯名字,向你覆查,較為保險,幸好家姊在家,要她在我姓名冊下才抽到你的電話,尚幸你在,似一切順利進行,當是好事。」「真簽名的首日封就送給你們了。希望你和惠茵喜歡它,兩姪的題字都是我臨急就章之作。譚的楷書寫得活潑,真下了功夫。」
譚超常抄錄許之遠老師贈詩

譚超常先生將許之遠老師贈我的七律後四句抄下:「文章憎命元鄉愿,志士立名莫等閒。天既鍛人擔大任,定非才與不才間。」贈大女兒嘉珈:「巾幗之英,盧家之榮。」贈小女兒嘉珮:「保身營衛,造福眾生。」我何德何能,可以獲得書法家的珍貴墨寶,受寵若驚。立即致電許老師,他笑說這是給我六十歲的賀禮,我已經收到許老師手書長卷(見第837篇《師恩》),而今又喜獲譚先生法書和三位名人簽名真跡,如此厚禮,無以為報,銘刻五中。謹以此文記下盛事,永誌不忘。

筆墨結緣,紙上神交,是文人墨客追求之雅事。收到墨寶,那怕只是幾行字,遠比任何金銀珠寶更有意義。許老師贈我的長卷,長12英呎(3.65米),內中全是他這些年贈送我的詩詞和聯句。計有:七律八首,七絕二首,詞二闋,聯一幅。每一個字都蘊藏著他對我的真摯師情和真誠師愛,我會視若瑰寶,妥為珍藏。「三希堂」是乾隆皇帝珍藏三件稀世墨寶而將「溫室」改名,他那三件稀品分別是王羲之的《快雪時晴帖》、王獻之的《中秋帖》和王殉的《伯遠帖》;我的珍品雖然沒有乾隆皇帝多,但卻更加珍貴,因為都是書法家親筆書寫贈送,乾隆只是將古人的東西佔為己有,在他老子眼中,貴為九五之尊,他自己寫的御筆,已經是稀珍,普通文人墨客的字跡,當然不容易呈獻給天子,是可以理解的。所以,恩師贈我的每幅書法,我都如數家珍,不僅是「三希堂」,而且是「全希堂」。即使是來函、傳真、手稿、賀卡、便條,甚至手寫之信封,我全珍藏。內中包括已逝世的張德潛老師、楊璧陶老師、郭燕芝老師書信、書法、詩稿,還有百零四歲人瑞薛世祺老師的親筆信,九十高齡的陳國暲老師、施世雄老師的書法,八三高齡的曾任歐老師、八二高齡的廖如真老師、八十高齡的張清老師之來信,全都是我家珍貴無價的稀寶。可見,「無墨樓」非無墨也!
蛇年郵票發佈會上留影。譚超常(右三)Avi Dunkelman(中)Joe Gault(左二) 
欣悉譚銳祥壇主榮獲英女皇伊利莎白二世登基六十週年鑽石禧紀念勳章,伍兆職詩翁寄來《畫堂春》賀詞,我也代譚公的親家余榮瑞先生撰了一幅賀聯,一起傳去《華僑新報》致賀。與壇主譚公近二十年的墨緣,尤其珍貴!和譚公交往,創立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十三年風雨同舟,這詩誼可載史冊。可余亭雅集的美好回憶,永遠留在每位詩友心中;何宗雄校長住院多時,現已由加護病房轉到普通病房,希望抽空到醫院探望,祝何校長早日康復出院。還有鹿鳴園的汪溪鹿詩翁、玉瓊樓的冰玉詩友,吳永存詩翁、鄭石泉詩翁、雷一鳴詩翁、譚健民詩翁、伍兆職詩翁、黃國棟詩翁、劉家驊詩兄、李錦榮詩兄,這幾位以詩成友、憑墨結緣的詩壇健筆,他們在《滿城賡詠全集》中佔了極其重要的篇幅。我們這段墨緣,永垂青史!
(2013.01.25《華僑新報》第114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