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0日 星期三

第870篇:《雜拾》

昨晚工頭告訴大家,上週六魁北克Lac Megantic梅干提克湖鎮火車爆炸特大災難中,有一位死者是日班女工友的丈夫,他回去探望家人,與友人到酒吧飲酒,不幸竟在事故中罹難,遺下一對年幼兒女。工友們發起募捐,聊表心意,大家紛紛解囊,將捐款塞進大信封中,很快就籌到一筆錢。

飛來橫禍由天降,一列運送原油的高壓油罐列車於7月5日晚間交接班時,臨時停在距離梅干提克湖鎮12公里的南特Nantes,72節裝滿原油的高壓油罐與火車頭脫鉤,於上坡處朝下坡的梅干提克湖鎮滑下,無人駕駛運行18分鐘,並於7月6日凌晨1點14分在鎮中心出軌爆炸;該鎮六千居民中約兩千人疏散,估計約十萬公升原油流進Chaudiere河中。到截稿時已有15人死,35人失蹤,死亡數字不斷上升。

與魁北克火車大爆炸的同一天,韓亞航空公司一架波音777客機在美國加州舊金山國際機場著陸時失事,機尾折斷引發大火,造成2人遇難、182人受傷的悲劇。機上291名乘客中,有141人來自中國,其中包括兩個赴美參加夏令營活動的學生團,兩名罹難者是學生團中的女學生。韓亞航空公司社長發公開信,向中國人民致歉,強調他們深感愧疚,會調查事故原因與善後。南韓總理鄭烘原對遇難中國公民表示哀悼。然而,據網上報導,南韓《東亞日報》屬下的A頻道主持人尹慶民當天上午在播報韓亞航空墜機事件時稱:「最新的消息是,是兩名中國人而不是南韓人在事故中死亡,從我們的立場看,真是萬幸啊!」此君口無遮攔,出言不遜,引起網民群起炮轟,痛斥「無人性」。

報上「訃聞」知悉,筆名「老華僑」、「肥佬關」的聯海高手關鴻洲先生病逝,令我想起悠悠往事,想起與譚銳祥壇主等一起詠梅蘭菊竹,一起給關洲先生寫詩。當時有傳聞老華僑是女的,在《華僑新報》三百期晚宴上,關洲先生終於亮相,證明他是如假包換的鬚眉。我在1997年9月27日有「奉呈關洲詞丈」一詩:「關洲前輩老華僑,走筆猶如紙上飄。聯海橫波掀巨浪,詩江揮筆捲狂潮。敢言真語惟君妙,莫信傳聞是女嬌。滿腹珠璣文句巧,報壇交友架心橋。」他愛打抱不平,正氣盈胸,光明磊落,敢吐真言,快人快語,在報上反駁死不悔改的「左仔」之幼稚言論,一針見血,義正辭嚴,讀後令人痛快淋漓;特別是有些人「食碗面、反碗底」,竟罵加拿大是流氓國家,肥佬關理直氣壯,筆當匕首,毫不留情。文人最重要的是有道德勇氣,敢講真話,不會昧著良心,為強權塗脂抹粉,顛倒是非;像肥佬關這樣正氣凜然的剛毅文人,令人肅然起敬,是應該豎大姆指!

本星期「詩壇第696期」,有多首詩悼念劉能松教授,用百歲生辰索和詩原韻撰寫輓詩,對我來說還是第一次。詩友們的創作靈感奔放,用七陽韻「良、芳、觴、長、堂」五個字,由祝壽詩變成悼念詩,與「詩壇第623期」「劉能松教授百齡大慶祝嘏特輯」比較,由賀詩的「樂滿堂、貌堂堂、喜同堂、聚一堂」到悼詩的「泣靈堂、祭幽堂、到宗堂、築壽堂」,每人風格不同,用詞各異。
網上二手書店出售我簽名的詩集
我如今悟出一個道理:「酒逢知己飲,詩向會人吟。」要尋知音,實在不易。正如好友來函指出,「真正的詩詞作者永遠孤獨」,「沒有知音,才是曠世巨作」。我說上面這段話,是有原因的。話說2011年8月底,我與許之遠老師到美國威斯康辛州肯諾沙出席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當時我帶了十幾本《白墨詩詞集》,以便贈送與會詩友,又贈與肯諾沙市立圖書館。中國詩人代表團一行二十幾人,內中很多都在2010年台灣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上結識,還有幾位是新的。有一位女團員向我贈書,是關於電影方面的專著,我於是以《白墨詩詞集》回報她,還在扉頁上簽名,稱呼她為「詩友」,當時我贈書不多,對她的印象頗深,是因為她自我介紹時說道:「我是英文名字是父親取的,叫Moon,就是月亮,我姓孫,英文譯為Sun,是太陽,而我的中文名字“萌”字正好有日和月。」我很羨慕她有這麼好的父親,給她取「日月」這麼美的名字。後來也開始注意她的新詩,回加拿大後還有寄照片和賀年卡去她的電子郵箱。事隔兩年,收到好友來函,謂他在網上無意間看到二手書店有我親筆簽名贈送「孫萌詩友」的《白墨詩詞集》出售,標價為人民幣50元。我覆函道:「我手頭上已沒有,唯有他日再版。如果你能郵購,就將此書買下來吧。」他回信道:「給你發信時,我已聯絡準備買下,但中國目前詭異莫測,我看到的至少有三家書店在賣,奇了怪了!」他還幽了我一默:「書店裡,詩詞書籍是最不值錢的種類,書畫印刷本開價都在四位數五千元以上,詩詞原版書開價只有2元,詩詞原版書作者簽名本也只是10元到20元,在書店商人看來,50元絕對不是賤賣,很像是大師級禮遇了。」「你的簽名本,恐怕在大陸書店會更多出現。」經過這個教訓,我今後不可隨便給人贈書,也不可隨便稱呼人家為「詩友」。我再版《白墨詩詞集》,要惜書如金,寧缺毋爛。寫到這裡,要感謝鄭石泉詩翁,那天我到他府上送交《紫雲清卷》時,他回贈我鱸魚、南瓜派、水蜜桃。
(2013.07.12《華僑新報》第116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