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4日 星期三

第872篇:《閑敘》

五年前的2008年8月31日於三寶山大叢林佛寺合影留念
上週四是工廠休假前最後一天工作日,老闆回家前和工友一一握手。工頭要求大家趕緊把手頭上剩下的工作完成,然後是「大食會」。有啤酒、紅酒、威士忌、白蘭地,還有我帶去的兩隻滷水鴨和炸春卷,寮國工友帶去的糯米飯、牛肉乾、炸雞翼、木瓜絲、醃豬肉等,吃飽飲醉,大快朵頤。從午夜到週五凌晨五點,待沒有醉意後才允許開車離開。工友互相祝願:「假期快樂!」長達兩週的暑假開始。
七年前的2006年8月26日,首次在三寶山大叢林佛寺合影留念

週五是放假的第一天,心情格外興奮,雖然近六點才入睡,未九點已經醒來。有太多計劃要利用這兩週假期完成,不能浪費一分一秒。到屋外草坪走一圈,清洗小鳥浴池,拔除雜草,用強力噴射風機噴洗陽台;還要抽時間修剪四、五米高的柏牆;兩株山楂樹必須砍伐部份碰到電線的樹枝;到地下室清理大堆雜物,拋棄紙張;將十幾箱「新聞精選」錄影帶搬出來,一有空就運去垃圾收集站,這是最令我心痛的決定,唉!十幾年的心血,就這樣報銷。忙了整個上午,滿頭大汗,洗個澡後,平心靜氣回到電腦前,收到溫莎市馮雁薇詩友電郵,寄來她和夫婿陳蔭基先生敬悼劉能松老師的詩詞,隨即加入《劉能松教授逝世一週年紀念特輯》中。然後一口氣寫了五封信,連同剛沖洗好的照片分別寄美國加州陳國暲老師、施世雄老師、林貴隆老友、王瑞蓮、瑞雲姐妹和伍璐萍同學。
七年後的2013年7月21日,再次在三寶山大叢林佛寺合影留念
小女兒去芝加哥出差一星期,她寄來的行程表是週五晚上經多倫多回滿地可,度過週末後,又將於星期一再飛去希庫蒂米,可謂風塵僕僕,馬不停蹄。我通知她不要喚的士,屆時會去接機。氣象台報導,星期五下午會有暴風雨,但中午的天空萬里無雲,陽光普照,怎麼可能有雷暴?我們下午開車出門,到甥女的成衣廠與大姐閒聊,姐夫一早已匯錢去拜祭大哥和大嫂逝世一週年,我趕在大哥忌日之前將錢補交。黃昏,外面突然烏雲密佈,我們不敢久留,怕去機場路上交通阻塞,所以匆匆告辭。一上車就大雨傾盆,一發不可收拾,狂風暴雨肆虐,拉娃區是重災區。不能繼續行駛,我們躲進超級市場避雨,收到小女短訊,謂由於天氣惡劣,飛機無法升降,來滿地可的班機取消,她滯留在多倫多機場,晚上可能要住酒店。我們本來以為可以一起吃頓晚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滿目瘡痍的災區
只好打消去機場的計劃,返回拉娃;一路上大塞車,我們繞道而行,只見拉娃區滿目瘡痍,到處樹木倒塌,壓壞停在路旁的車輛,好像龍捲風過後的災區,慘不忍睹;由於停電,雨中漆黑一片。老伴非常擔心我們的房屋會否也難逃一劫,要我盡快抄捷徑回家。謝天謝地,老天保祐,竟然平安無恙,而且還有電力供應。很難想像,我們家與災區只隔幾條街,街口交通燈都不能運作,汽車大排長龍。
大樹連根拔起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們在網上、電視新聞報導中,不斷看到觸目驚心的災後畫面,一直十分擔心小女的安全。老伴打手機找到小女,她說還在多倫多機場,正在等待最新消息,也許有飛機恢復航行。晚上11點45分,電話鈴聲響:「我已經平安抵達滿地可!」我們驅車到杜魯多機場,已經過了午夜。小女說她從芝加哥回到滿地可本來只需要三、四個小時,想不到花了十二個鐘頭。她敘述在飛機上遇到暴風雨的可怕回憶,機身不斷震盪,雷電交加,她做好最壞的打算,如果發生意外,如何逃生,如何用最快速度離開機艙。坐在她鄰座的男子,以為是大難臨頭,非死不可,嚇到歇斯底里似的抱頭大哭。小女說她如今幾乎每個星期都要乘搭飛機,一定要有心理準備,老伴說求神拜佛,希望她早日調到一個不用這裡飛、那裡飛的新崗位,誰知她卻興奮的說:「我可能會調到芝加哥的卡夫Kraft總部工作,短則三至六個月,長則也許一至兩年!到了芝加哥,才知道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大,只有到美國,才有更大的發展機會。」看來,我們真的會感受到名副其實的「空巢」啦!
聖誕樹斷成兩截
星期六一早,我們和小女去看被暴風雨蹂躪後的拉娃災區,拍了不少大樹倒塌的照片。為了紀念大哥、大嫂逝世一週年,也為了小女平安歸來,我們約了大女兒,星期日一起去遠離滿地可北部135公里的三寶山大叢林佛寺上香。回程到St.Sauveur鎮一家叫Rio的餐館用餐,又在小鎮逛一會街,吃雪糕,喝咖啡。晚上到大女兒在市中心的住處,喝啤酒、白葡萄酒,吃壽司,聊天,看她到拉斯維加斯拍下的九百多張照片,又看李連傑在2006年拍的影片《霍元甲》,回到家已經快午夜了。
有45位作家在St-Sauveur與讀者於簽名會和文學座談會上見面
週一大清早,的士來家接了小女兒去機場,我們醒來時已經收到她的短訊:「媽咪,我已經平安抵達Chicoutimi,週末回來後將有一個星期的休假,我們可以乘火車去Halifax旅行,全程五天。」可惜我不能破壞原訂計劃,所以沒有接受她的提議,用「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來形容頗勉強,但也相差不遠矣!就像去年暑假一定要完成《雷基磐詩集》一樣,我必須趕在放假結束前完成《李錦榮詩詞集》和《滿城賡詠全集(700期)》的排版工作,交給張嘉先生付梓,了結一件心事。至於旅遊,我今年五月剛去了一趟加州,下一次先去英國和北愛爾蘭,加東四省六天遊就留待以後吧!
和嘉珮在St-Sauveur鎮逛街與聖伯納大狗合影
(2013.07.26《華僑新報》第117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