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2日 星期二

第914篇:《感哀》

農曆六月十五日乃國良胞兄逝世四週年,昨天將拜祭的款項托大姐匯寄越南。回程時感慨一番,在車上與老伴談及在越南與大哥相聚的往事,又扯到悼詩祭詞,當談及中詩英譯時,我又聯想到《伍兆職詩詞集》中,有很多詩詞譯成英文,其中不少是出自伍老長女伍婉嫻Diana Eng之手筆。
伍兆職夫婦與長女婉嫻合影
回家前去一趟Costco,我在書攤前找不到什麼好書,百無聊賴地拿出手機,先看微信,又看電郵,最後照例到「臉書」Facebook瀏覽,驚悉伍兆職先生《通告親友》:「嫻女好靜,不想張揚,故不發訃告,也不登哀謝。只用Facebook通傳一聲,請諒。謹於七月十六日(星期六)假雅士堂殯儀館Armstrong Funeral Home為長女伍婉嫻舉殯:上午11時至下午1時瞻仰遺容,1時至2時出殯。」並附了伍老寫的七絕《哀女吟二首》(見《詩壇第737期》)我讀罷如雷轟頂,晴天霹靂,立即打電話給譚銳祥壇主,並用手機將伍老通告轉給各位詩友,隨即收到譚銳祥、劉家驊、姚洪亮等詩友和詩,以及許之遠老師、江麗珍、紫雲、韓志隆、唐偉濱的慰問信函。我告知老伴,她說頓時感到渾身發冷,剛才我們還在談及伍婉嫻翻譯詩詞的事,怎麼就傳來噩耗?兩女都是Diana的臉書朋友,皆回覆表示悲痛!
婉嫻在家中與父母合影
昨晚多次致電,找不到伍老,唯有寄上電郵:「驚悉令愛女病逝,萬分悲慟,還祈伍先生、伍太節哀順變,保重玉體為要!婉嫻蒙主寵召,安息主懷,一路走好!」深夜收到伍老回函:「嫻女急性肺炎,藥石無靈,前後只數天便辭世了。遠近親人幸都能趕得及回來,見最後一面。人生如夢,此語不欺也。承深切慰問,謝謝。」同時收到許之遠老師托轉交伍老的信函:「請轉呈  兆職公禮鑒:驚聞 令媛婉嫻小姐駕返瑤池,曷勝哀悼。掌珠驟失,明知老淚縱橫;然修短隨化,人生難免。惟望我 公順天節哀,頤養天年,則 令媛於王母座前,必拈花而含笑。轉此致意。弟之遠上」
1977年合家歡。後排左起:婉嫻、伍太、伍先生、婉媚。
前排左起:婉蘭、婉莉、婉意、光宗、婉慈。
今早給伍老打電話,聊了約廿分鐘。他說上週日沒有到紅寶石酒樓出席歡迎許之遠老師的餐聚,是因為家裡慶祝兩位孫兒生日,非常熱鬧,當日婉嫻也從療養院回來,和大家一起分享天倫之樂,還看無線電視劇《義海豪情》,已經追到第28集;婉嫻回去療養院前,還答應下週末回來看最後幾集大結局。想不到,回去後便得了肺炎,抗生素已經無法發揮作用,才沒幾天時間便撒手人寰。
少女伍婉嫻
婉嫻是伍老長女,生於1958年11月7日,是猶太醫院的護士。1980年,她陪同男友和另兩位同學赴首都渥太華報讀其他學科,回程發生車禍,她當時在後座小睡,車禍後不省人事,送院時證實頸椎骨折導致全身癱瘓,經過長時間治療無效,還特地回中國大陸求醫。在北京醫治半年,主治醫生是軍醫,也宣告無效。卅六年來,一直坐輪椅,自頸部以下無法動彈,由於沒有自理能力,每天必須由三名護理人員輪流上門協助日常生活,直到年前改為去Bay View 療養院,週末才回家一聚。
婉嫻與家中與父母親弟妹合影
婉嫻十分勤奮好學,她是護士科第一名畢業的,其志願是當婦產科醫生。這一場車禍,改變了她的一生,但她並沒有氣餒,也沒有退縮,毅然為打持久戰做好心理準備。過去每次我去找伍老,會和婉嫻聊天,有時會幫她檢查電腦上網故障,我非常佩服她的堅韌毅力,她行動不便,必須付出比正常人多出好幾倍甚至幾十倍的努力,才能克服重重難關。試想,連如何應付日常起居飲食這最起碼的需要都有困難,要拿一件東西都做不到,又如何用鍵盤輸入文字,如何閱讀書籍、上網搜查?家裡的電器都是語音控制電源開關,以口代手,可以使用電腦上網,可以在臉書和朋友聯絡。除了四肢不能動,她的思維與常人無異,她讀了一本又一本英語小說,也讀了一科又一科醫療知識。
婉嫻十分勤奮好學
翻閱《伍兆職詩詞集》,在書前有幾張彩色照片,有一張是攝於1967年,伍老夫婦、父母親四人站在後面,前面排排坐著七位姐弟:九歲的伍婉嫻和她的五個妹妹一個小弟,多麼溫馨的合家歡!另兩張分別攝於1971年和1977年,婉嫻13歲和19歲,亭亭玉立,是個天真可愛的小姑娘。最後一張攝於2011年伍兆職詩翁八十大壽,婉嫻坐輪椅,昔日雙親和七姐弟已變成27個人的大家庭。當日適值《伍兆職詩詞集》新書出版,伍老吟了《臨江仙──八十壽宴》:「壽宴又逢書付梓,心中興奮非常。夢圓何幸喜洋洋。天倫能樂聚,同賞百花香。  兒女皆孫堪孝順,齊來慶祝安康。親朋出席表情長。謝蒼天賜福,共享健榮昌。」六女一子,共享天倫,讀《伍兆職詩詞集》,嘆為觀止!
珍貴的合家歡照片,一共27個人
李白曰:「夫天地者,萬物之逆旅;光陰者,百代之過客;而浮生若夢,為歡幾何?」陳子昂《登幽州台歌》:「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我們只不過是宇宙中微不足道的一小塵沙,送走昨天,面對今天,迎來明天,婉嫻去矣!我們懷念、感傷、哀悼、悲慟,他日你我也相繼而去,又有誰噓唏?上天公平,你我相同,想到這裡,就不要悲傷、難過。
美麗的回憶永遠留在照片中
(2016.07.15《華僑新報》第132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