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3日 星期二

第939篇:《新歲》

瑞雪迎新,看白屑漫空,冷日清晨。磨硯開筆,索譜凝神,攤紙弄墨揮春。問昇平何在?憧憬處、好夢猶真。坐書樓,詠銀花玉樹,皎潔無塵。

年終又逢歲首,嘆世事滄桑,道德沉淪。壯志壺中,豪情醉裡,吟緒韻律纏身。笑傷殘卒子,雖老朽、豈做閒人?致諸君,祝天涯同道,美景良辰。
──2017年元旦開筆調寄《春從天上來》

2017年在大雪紛飛中來到人間。元旦清晨,陰天暗日,索譜填詞,揮毫開筆,句淺韻寬,茶濃墨淡。望窗前玉樹千枝,瑞雪皚皚;覽架上好書萬卷,華章爍爍。每逢歲首感懷,追思舊事,空懷壯志杯中;又屆開年慨嘆,回顧前塵,滿腹豪情紙上。昔年《東風第一枝》,夢中美景良辰;今歲《春從天上來》,醉裡鏡花水月;年年歲歲,暮暮朝朝,憧憬就像走馬燈,周而復始,永無休止!

《春從天上來》填好後重新抄寫,遙寄全球親友,拜年賀歲。接連收到各方詩友寄來步韻賀詞十幾首,其中不乏珠璣妙句,金玉瑤章。因《華僑新報》「詩壇」版面十分有限,每期稿擠,很多作品不能全部刊登,忍心割愛,今期拙作也從「詩壇」抽出,置於隨筆之前,知我者,希諒我也!

步韻唱酬,乃騷壇美事矣!《春從天上來》寄出後,拋磚引玉,郵箱陸續傳來多首聯珠唱和,包括:劉家驊、姚洪亮、馮雁薇、陸蔚青、唐偉濱、江麗珍、鄭懷國、黃健生、蔡麗華、李俊豪、吳瞱、王薇等。馬新雲(紫雲)也用《春從天上來》同一詞譜另填新韻,可謂琳琅滿目,韻圃生輝。

這些年,詩友用詩詞賀歲,比簡單寫上「新年快樂!」四個字更加文雅,詩詞創作,就要不停推陳出新,製造氛圍,借題唱詠。吟友組成微信詩詞雅集群聊,每月一題,圖文並茂,他們多次誠邀參與,但都被我婉言謝絕,理由除了忙,還因為懶,也有人笑我「盧郎才盡」,全都說中了!日前收到知交來信,對拙詩不以為然,有些大感失望,希望「新年開筆」有新突破,我坦言:詩無達詁,好壞難評;情若真誠,浮沉可見;功力高低,非堆砌玄虛詞藻;潛能優劣,在敞開純淨心扉。

新歲,落筆行文要創新,填詞覓句要推陳,紙上談兵也!的確,逆水行舟,不進則退,當你寫來寫去無非都是陳詞爛調,老生常談,就應該停筆。我每天離不開詞譜,離不開韻律,離不開仄仄平平,如果了無新意,不能突破,除了風花雪月,就是粉黛淚痕,半古不今,令人讀罷一頭霧水,那麼,我寧可退居幕後,獻醜不如藏拙。每當按譜填詞,我不敢找回昔日曾經寫過的東西,深恐似曾相識,無意間舊酒新瓶,冷飯出爐。更無從翻閱古人作品,生怕偷辭竊句,不小心牙慧全抄,改頭換面。既不肯走回頭路,又不願標新立異,想源源不斷吐「絲」,欲湧湧如泉多產,談何容易?

我寫了逾兩千首詩詞,該寫的都寫過了,從守歲到賀年,從端午到中秋,從重陽到冬至,還有那無窮無盡的春花秋月夏陽冬雪,無始無終的祝壽慶生憑弔感懷,加上數之不盡的嵌名題字,鶴頂撰聯。由於心軟,經不起央求,曾為素昧平生的死者填詞哀悼,歌功頌德,也曾為報章客戶的富豪撰寫賀聯,樹碑立傳,還千叮嚀萬囑咐不能透露是何人手筆,這是文人的無奈,也是善者的純真!

好友閒聊,苦口婆心勸我必須學會自私些,凡事不該學習雷鋒,雖然不可奉承「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宗旨做人,但最起碼要先不損己。我笑說,人在做,天在看!捫心自問,無愧天良就可矣!新歲來臨,願好運開心,諸事順心,如意隨心,銘記初心,充滿愛心,不負苦心,赤子真心!

想到開心,很快就真的眉開眼笑。與老詩翁通電話,告知聖誕新年長假幾天,兒孫三十多人團聚一堂,十分熱鬧,假期結束,各自飛回住處,家裡頓時寂靜,只剩「空巢」兩老,聞之慨嘆,同感猶生。孩子們都有他們自己的生活,要工作養家,又要照顧妻兒,只有假期才可飛回來一聚,這種離愁,為人父母最能理解。「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待」,失去親人才解箇中之苦也!
2017.01.04端華同學在緬甸仰光大金塔前合影
人生難得幾回聚!喜見端華同學新年團聚,暢遊泰國、緬甸、柬埔寨、越南,令人羨慕!今年五月中旬,又有西班牙、葡萄牙十四天之旅,都是好消息!這些年同學遊蹤踏遍天涯海角,我因兩臂傷殘,不宜一起同遊,頗為遺憾。近半世紀同窗友誼,打破了時空隔閡,經得起多番考驗。「詩壇」中有不少端華同學皆是文壇高手,除了旅遊筆記,還有詩詞作品,包括:許昭華、姚洪亮、江麗珍、鄭懷國、蔡麗華、許懷嬌、黃健生等,相信未來還會增添不少新人,作為校友,與有榮焉!

新歲帶來新氣象,「詩壇」下期就復刊一週年了。2017年,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十八週年,將迎接「詩壇第800期」,作為舊體詩詞刊物,這個紀錄到今天為止,在世界上還沒有被打破。而《麗璧軒隨筆》也將在2018年春天步入第1000篇,這個訊息,就作為迎來「新歲」的佳音吧!
(2017.01.06《華僑新報》第13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