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第940篇:《植入》

大陸電視劇將商品廣告植入劇中的情形層出不窮,而且已經氾濫成災,令觀眾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幾集看下來,各式各樣的商品已經完全植入觀眾腦海中,連古裝也不放過,到底是看故事情節還是廣告劇?到目前為止,難道還沒有一套嚴格的法律去管制這些無孔不入的低劣廣告手法嗎?

香港TBV《萬千星輝頒獎典禮》加插藝人吃炸雞環節被罰款15萬
香港有《電視節目守則》和《電視廣告守則》,所以,經常看到男女主角喝沒有商標的罐裝啤酒,如果拍商店,也刻意遮住商號名稱,只露出「銀行」、「旅行社」、「海味店」、「藥材行」、「海鮮酒樓」、「珠寶金行」、「租車公司」等字眼而已。猶憶前年香港無線電視TVB節目「萬千星輝頒獎典禮」中,加插請藝人吃炸雞的環節,約一分多鐘,竟讓觀眾見到「KFC」肯塔基炸雞的商標,並加上主持兩次講出「食好野」的讚美詞句,通訊局接獲15宗投訴後,向TVB罰款15萬。
香港藝人集體吃肯塔基炸雞鏡頭
近年來看了不少大陸電視劇,對劇中植入大量商品廣告十分無奈。一部三、四十集的連續劇,被密集的商品廣告連珠炮打得體無完膚。滿腦袋都是五花八門的商標、眼花撩亂的品牌,令人喘不過氣的疲勞轟炸下,既反胃更反感。有幸能看上一兩套沒有被污染的,像避過幅射層,謝天謝地!
Rio飲料充斥電視劇
記得《歡樂頌》中,「三隻松鼠」堅果、「香飄飄」奶茶、「三全」水餃、天貓超市、唯品會網購、神舟專車等商標,像走馬燈在觀眾眼前出現,後來再看《好先生》、《大好時光》、《翻譯官》也一樣,古裝劇中,頻頻出現「東阿阿膠」、「三九胃泰」。最近剛看完一套《北上廣依然相信愛情》,那可就更加變本加厲,連劇本對白都是廣告。喝酒一定是Rio或「江小白」,送禮一定是「鴻茅藥酒」、「迪巧鈣片」、「好想你」大紅棗,飲料是「營養快線」、「鷹牌花旗蔘茶」,令客戶滿意的「鏈家地產」,三小時包送、七天內退貨的「京東快遞」,汽車也一樣,鏡頭先拍品牌,停幾秒鐘後才慢慢聚焦到駕駛座,還有手機、化妝品、清潔劑、零食、酸奶、泡麵等,涵蓋每一集。
時光倒流,連古裝劇也廣告「東阿阿膠」
鋪天蓋地的商品廣告,令電視製作成本降低,廣告收入達到天文數字。數據顯示,韓劇《太陽的後裔》300億韓元的製作費,因為植入廣告下降到130億韓元,而將這電視劇版權出口到中國、日本等16個國家,這筆製作費在電視劇播出的瞬間就已經全數收回。在加上收視率突破30%,此劇在中國網站「愛奇藝」同步播出,12集的點擊率就已突破20億次,超越點擊率最高紀錄的《來自星星的你》也只是時間問題,預測《太陽的後裔》點擊率將超過50億次。隨之而來的是商品的狂銷,女主角宋慧喬使用的口紅和化妝品,比播出前之銷售額增加接近十倍。《來自星星的你》掀起了「啤酒炸雞文化」,中國某公司六千名團體旅遊遊客在韓國月尾島舉行「炸雞啤酒派對」,一共吃掉了三千隻炸雞,喝掉了四千五百罐啤酒。商品廣告隨韓流入侵,觀眾為了免費看劇就必須接受植入。
《好先生》中的「天貓超市」背景
2009年9月,廣電局頒佈《廣播電視廣告播出管理辦法》,規定廣告次數和時間長度,每集45分鐘長的電視劇可以插播兩次商業廣告,每次時長不得超過一分半鐘,其中,在晚上七點到九點之時段,每集中只能加插一次廣告,每次時長不超過一分鐘。如此一來,電視台因此項規定而損失的廣告收入高達百億人民幣,迫使「植入式廣告」排山倒海注入電視劇中,而且導致劇本越拍越長。
《編輯部的故事》中的「百龍礦泉壺」
中國最早植入廣告應該追至1991年《編輯部的故事》,當時劇中出現了「百龍礦泉壺」。後來就越來越普遍了,並從簡單的鏡頭,發展到場景植入、對白植入、情節植入、形象植入等等。目前,植入廣告帶來的負面效應也越來越明顯,有些劇作在短短廿分鐘內竟出現幾十處廣告,令人「吐槽」。
商品植入廣告清楚地把聚焦鎖定在「東鵬特飲」商標上
2013年就已經有網上盤點「植入廣告最多的十部電視劇」,包括《咱們結婚吧》、《男人幫》、《金婚風雨情》、《非誠勿擾2》、《杜拉拉升職記》、《婚姻保衛戰》、《一起來看流星雨》、《醜女無敵》、《無懈可擊》和《老大的幸福》,若將這三年來的電視劇一算,其大規模道具植入、背景植入、台詞植入,來勢凶凶,是以上十部所望塵莫及,也只能說是「小巫見大巫」而已。
麥當勞外賣廣告
《歡樂頌2》正在籌拍,網傳招商廣告450萬起,如果每個客戶500萬,20個就有一億的收入,如此財源滾滾,哪個電視台不想發財?製作精良的《琅琊榜》總成本一億一千萬,每集賣600萬,而《歡樂頌》無需後期特效,如果每集賣500萬,42集也可以賣超過兩億,可見拍現代時裝戲比古裝更容易賺錢。在高利潤的引誘下,植入廣告這條路子肯定無法堵住,親愛的觀察就要學會忍耐。
連戲中對白也加入廣告台詞
網上讀到製片人張雅的一段話:「以目前的行情來說,300萬到500萬植入價格的回報一般為3到5個劇情,5到10分鐘的總出鏡時長,100萬以下的植入,製片方一般不會為品牌特別改戲、加戲,劇本自然露出的機會有多少就是多少。不同的劇,價格浮動也不同,如果遇到幾個品牌競爭一部劇的時候,價格會更高。」這樣看來,電視劇未來的發展,必與商品廣告綑綁在一塊,永不分開!
(2017.01.13《華僑新報》第13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