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9日 星期二

第985篇:《傷疤》

紀念一月七日推翻赤柬39週年(網絡圖片)
1979年1月7日,越南「侵略軍」一舉攻下柬埔寨首都金邊,推翻了紅色高棉,結束了赤柬波爾布特政權三年零八個多月的統治。昨天,柬埔寨王國首相洪森和夫人文拉妮出席了在金邊鑽石島中心展覽館舉辦的「推翻紅色高棉39週年」紀念日活動。這段報導,又揭痛了還未痊癒的傷疤!

1975年4月17日,紅色高棉(赤柬)烏衫兵攻陷金邊,隨即開始驅趕全市兩百多萬民眾,令金邊變成一座死城。緊接下來的之屠城,用暴力專政來達到「全面提前邁向共產主義」,這愚蠢、野蠻的大屠殺,加上飢餓、疾病、虐待、殘暴,令全國三百萬人喪生。可以說,柬埔寨的曠古悲劇,是世界歷史上罕見的。波爾布特曾多次到北京,獲毛澤東接見,面授「治國」之道,奪得政權後,還被中共大力稱讚一番。從1975年到1979年的紅色恐怖統治,赤柬有組織、有計劃、大規模的消滅人口,以此來達成所謂的「社會改造」。為了這個荒謬的目的,波爾布特政權拒絕嚐試任何和平改造或者說服教育的方法,選擇了一種最簡單直接的方式:屠殺,以徹底摧毀舊政府留下的國家機器。赤柬憲法稱:民主柬埔寨是一個人民、工人、農民以及所有其他柬埔寨勞動者的國家。然而,其統治模式與眾不同,黨的最高領導人身份高度保密,一律稱為「組織」(安卡)。不走工業化道路,強迫國民為農民,消滅城市,廢除宗教,取消貨幣、市場、私人財產。由於互不信任,相互猜疑,導致赤柬內部「自我屠殺」,黨內大清洗。柬埔寨共產黨的末日,是咎由自取,越南「侵略軍」攻陷金邊,推翻赤柬,將水深火熱的老百姓從人間煉獄中「解救」出來,侵略者成了救星,這說明了什麼?
四萬多民眾聚集鑽石島,紀念推翻赤柬39週年(2018.01.07)
網上有人歡呼紅色高棉走向滅亡,也有人痛罵越南侵略柬埔寨;有人甚至質疑赤柬是否殺那麼多人,三百萬人這個數字「誇大」。也有人在電話中和我爭論,認為「赤柬剛攻下金邊,國不成國,家不成家,所有政府官員、軍人、警察,都是舊政權留下的,根本不聽指令,若不大開殺戒,怎能管治好新國家,所以,亂世必須用重典,殺掉一部分人是應該的!」我實在受不了,於是發出最後警告:「閉口!到此為止,下不為例!如果再說下去,你和我將不共戴天,連同學也做不成!」

毛澤東說過:「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致,那樣從容不迫,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的行動。」我是唱語錄歌才能熟背這段話。波爾布特的紅色暴力專政,取經於毛澤東,有過之而無不及,他不僅僅對資本家專政,連老百姓也不放過。「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老同學之中,親身經歷這場浩劫的大不乏人,一位有正義感的發聲:「應請曾經人間地獄的同學寫回憶錄了!」,做為歷史見證,把這一段悲劇寫出來,凡是有血氣、有良知的,一定會站出來說真話,不該讓這歷史消失在健忘中。

無墨樓藏書中關於柬埔寨的部分書籍
近日端華同學網上,有幾位劫後餘生的老同學,詳盡細述往事,歷歷在目,一字一淚,讀後感人肺腑,仰天長嘆!如此悲劇,怎麼還有人昧著良心說出「紅色高棉沒有殺過人」、「要革命、要專政就當然會有人死」這樣的話?很敬佩那些敢講真話的人:「若沒有“越南入侵”或是晚來數月,我們與桔井大部份人都會葬身在荒村竹林中。」「往事不堪回首,欲哭無淚,最可憐可悲的是我們這一代,正是美好的青春與生命,卻埋葬在這爛國、臭領導的手上。有誰能還個公道?情何與堪?為什麼?為什麼?」「被利用者埋骨荒野無人問,利用者有沒有說一句道歉呢?有知如此,為什麼今天還有人大歌大讚?」「我們千萬不能好了傷疤忘了疼,更不可以接受被人拳打腳踢扇耳光後塞粒糖給你就感覺甜滋滋,唯利是圖而萬籟無聲,豈不是違天逆理?」「紅色高棉政權對本國服服貼貼的老百姓進行有計劃的大屠殺,是一段用我們的親人、我們的老師、同學的鮮血和白骨構成的真實歷史。歷史是已經發生過的事情,不容因為政治立場而篡改。我們今天在譴責日本右翼份子篡改侵華歷史的同時,同樣不容許任何人篡改紅色高棉大屠殺的歷史。」「沒有人性的赤紅故事永遠無法忘記。我左眼下的傷痕是赤紅所賜,我能忘嗎?」我讀了一段又一段,眼淚盈眶,又想起我的母親。
用骷髏拼湊成柬埔寨地圖,令人觸目驚心。
高棉悲劇,是研究東南亞歷史必修的一課。研究紅色高棉,就會順藤摸瓜,追究出赤柬背後的罪魁禍首。這也就是為什麼這四十多年來,大陸一直閉口不談柬共統治的原因。三百萬無辜生靈的死,換不回一句話,這又說明了什麼?《中國大百科全書》全套卅二卷,竟然找不到「波爾布特」這條目,「柬埔寨」條目也輕描淡寫:「1954年法國被迫撤軍,1976年改國名為民主柬埔寨。1978年越南入侵柬埔寨,扶植金邊政權。」在「柬埔寨共產黨」條目寫道:「1975年4月17日,柬共領導的武裝力量解放首都金邊,贏得了抗美戰爭的勝利。柬埔寨共產黨堅持獨立自主和反對外來侵略的立場,為全國解放作出了巨大貢獻。但執政後犯了一系列過左的嚴重錯誤,特別是肅反擴大化,造成難以挽回的損失。」隻字不提大屠殺。這就是為什麼我到潮州揭陽探祖尋根時,盧家所有親人都異口同聲的說:柬埔寨「排華」,竟無人相信會有赤柬大屠殺這一回事!
(2018.01.11《華僑新報》第140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