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4日 星期三

第987篇:《極簡》

日前逛書店,買到一本書:《你真的需要嗎?》(En as-tu vraiment besoin?),是滿地可法語電台98.5FM節目主持人Pierre-Yves McSween註冊會計師的新著。我花了幾個晚上從頭到尾翻閱,讀罷茅塞頓開,謎團大解。對於購物狂、收藏癖、囤積症患者,本書有若醍醐灌頂,當頭棒喝。
佐佐木典士的家(極簡前)

該書分四十二章,每章一個提問,諸如:你真的需要多張信用卡?積分卡?你真的需要追求新科技產品?需要名牌?需要新車?你真的需要增添傢俱來囤積舊報紙、舊光碟?你是否確定需要買保險、買REER (RRSP)、買聖誕禮物?你真的需要買房子?借貸旅遊?本書最後甚至提問:你真的需要價值數萬的葬禮嗎?當然,其中還有一些頗具爭議,例如:你真的需要愛情?需要結婚?真的需要孩子?真的需要積蓄嗎?需要遺囑?甚至,你真的需要廚房?需要理髮師?需要聽別人的意見?
《你真的需要嗎?》一書封面
其實,提倡極簡主義minimalism已經不是什麼新鮮的話題,蘋果電腦的喬布斯Steve Jobs就是最主要的代表人物。所謂極簡主義,就是將身邊物品減至最低限度,將物質的欲望減少到最低需求的生活形態。極簡主義,並非把所有東西都丟掉,而是認真思考自己到底需要什麼?不需要什麼?
日劇《我的家裡空無一物》劇照
日本漫畫暢銷書作者麻衣將她扔東西的經歷改編成劇本《我的家裡空無一物》,一場311大地震,毀掉了她家大半東西,她才意識到很多雜物根本不需要堆積,從此,她就開始扔東西。
《我的家裡空無一物》中文版封面
日本暢銷書《我決定簡單的生活》作者佐佐木典士,在還沒有實行極簡主義生活前,小小房間堆滿書報雜誌,連床旁邊走道也被雜物佔據,想躺進被窩還必須越過如山書堆。後來他才發現,原來自己是一個不會丟東西的人,雜物越堆越多,必須做出取捨,首先規劃「何謂雜物」的定義,是否可無可有?該不該丟?其次,戒除「以備不時之需」的囤貨心態;丟掉「不必要」的,留下令你「怦然心動」的物品;「斷、捨、離」是必須不斷練習的人生課題。已經不再使用的老相機、舊電腦、手機,由於有紀念價值而一直珍藏,是棄是留,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確花一番心思。
極簡後空間大了
佐佐木典士列出了十個減物法則:捨棄「無法丟東西」的刻板印象;丟棄是一項「技術」,第一天先丟垃圾,第二天賣掉書和光碟,第三天賣掉家電,第四天回收大型傢俱;丟棄不是「失去」而是「收穫」;找出無法丟東西的原因;你並非「無法丟東西」,只是「討厭丟東西」而已,維持「原封不動」的現狀,只會被大量雜物繼續圍繞;在有限時間裡做真正重要的事,剪掉不常用的信用卡,關掉不需要的銀行帳戶;從「現在」開始!丟棄就是一切,不要用「等我有空」為藉口;丟棄之後絕不后悔,要對雜物說:「把你們丟掉是對的!」先從垃圾開始丟,養成丟東西的習慣,例如空罐、空便當盒、過期食品、破損衣服、壞掉之家電、閱讀過的報紙;同樣的東西超過兩件以上也要丟掉或捐出,凡是自己不喜歡的、沒在用的、功能較差的物品,應全部丟掉。人之所以不知道東西放在哪裡,通常都是因為同樣東西超過兩個,而且都沒有固定位置,分散在家中各個角落。以上都是佐佐木典士經驗之談。
佐佐木典士《我決定簡單的生活》中文版
極簡主義生活核心是「如無必要,勿增實體」。消費、社交、行為、舊物處置理念,都順其自然,不刻意做作。個人買衣原則:長期、舒適、質優,不買帶明顯牌子標誌的衣服,猶豫買不買的東西,就不買;買長期使用的物品時,盡量買經濟能力可以承受範圍內的優質品;堅決不買工藝品、首飾,不為物品賦予意義;購買與健康相關物品時,優先考慮健康因素;買非必需品時,問一下自己為何要買,三年後它會在哪裡,不喜歡時如何處置,對「套餐」、「贈品」等不要貪小便宜。
極簡後的住所煥然一新
我自己就是購書狂,這些年來,購買的書已超過五千三百本,以及三千多本雜誌,書價合計也是天價。兩女贈送的衣服掛滿,價格昂貴,但肚皮一直在漲,只有「等」哪一天瘦下來才能穿。各式各樣照相機一共八部,包括裝菲林的老式Minolta;電腦一共十二部,丟棄了六部,傳真機換了六部,丟棄了五部,打印機換了八部,還剩下兩部,卡通片錄影帶超過一百套,新聞節目錄影帶十幾箱,多次打算丟棄後又放回原位,超過百部粵語連續劇錄影帶,供我在跑步機上每天一集42分鐘慢慢消磨。光碟機、卡拉OK機、藍光機、影印機,還有三部舊式錄影機,三部機頂盒,一大箱遊戲機和帶子,以及數之不清的變壓器、充電器。這些雜物,還不包括後園小屋內大量園藝工具、電器、麵包機、焗爐、電線插頭。
雜物堆放的地庫一角
上個月打電話找一家搬運公司,將地庫六十吋舊式大電視搬走,工錢148元加稅另加小費。這年頭物質過剩,要免費送人東西也不容易,他們在電話中說:雖然是免費,可我必須去租車,來回最少一百元,難道送人東西還要包運費?我的確是極繁主義者 Maximalist,家裡還有好幾箱賀年卡、明信片,數千封信件、傳真郵件,捨不得丟。就算一張便條紙、入場券、大阪地鐵票、我都珍藏。如今,我雖然每天都在丟棄東西,但還是保留手跡、墨寶。不禁自問:還有什麼需要丟棄的?
(2018.01.25《華僑新報》第14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