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7日 星期二

第1012篇:《閒述》

法國奪得2018年世界盃
2018年第21屆世界盃足球賽終於平安落幕,沒有槍擊案,沒有恐怖事件發生。法國一路領先,過五關斬六將,2比1贏澳洲,1比0勝秘魯,0比0平丹麥,4比3踢走阿根廷,2比0淘汰烏拉圭,1比0輕取比利時,最後4比2擊敗克羅地亞,奪得大力神盃,離1998年作為東道主第一次捧盃正好20年。上期《抒筆》於星期三一早寄出,下午傳出英格蘭敗給克羅地亞的消息,法英決戰的預測失敗,我在下午六點半才去函報社編輯部,要求以新附件取代,舊的作廢,星期四出報時,已經是新的版本,謝謝!

恭讀祭文
世界盃決賽那天,我是在唐人街畔溪酒家全程看完球賽。當時工作人員正在中山公園佈置祭壇,球賽結束後,我與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黃蔚岳主席等人一起步行到公祭地點。本來一年一度的公祭是定在每年六月第二個星期日舉行,就因為市政府事前沒有做好咨詢就決定在中山公園興建公廁,後來遭到華埠各商號和僑胞杯葛才宣佈撤銷,因而耽誤祭祖日期,拖延了整整六個星期。
劉占峰神父主祭
下午一點正,第廿三屆全僑聯合公祭大典在醒獅鑼鼓聲中開始。譚銳祥壇主撰的祭聯,由譚超鴻先生用隸書寫後擺在祭壇兩旁。三十幾度的炎熱天氣,沒有像往年那樣,在雨中撐傘恭讀祭文。幸好中山公園當年那幾棵小樹,如今已長成綠蔭大樹,數百僑胞可以在樹蔭下避開酷熱的驕陽。
祭文影印件
將150份祭文在會場分派。今期祭文押十一真韻,影印回來,才發現「捐獻」和「捐軀」兩個「捐」字重覆,用電腦打了百多個「奉」字,讓老伴逐一剪下用膠水貼上,「捐獻」改成「奉獻」。我這潮州佬,要靠那張注音「貓紙」才能用不純正的廣東話朗讀不順口的祭文,例如「德聚鄉親」,粵語「德聚」和「得罪」同音,又「架軌成仁」,「架軌」和「嫁鬼」也同音。有朋友問我,為何將「中流砥柱」寫成「主流砥柱」?恕我無言以對也。
於中山公園與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合影
小女和小婿趕來全程錄影,見到我與譚公、伍老,便用手機拍下三人合照,尤其珍貴!大女和洋女婿帶了小可兒來見外公,伍老抱了小可兒合影,非常難得!由於天氣太熱,似乎感到有些不適,好像是中暑,我沒有留下來,也沒有出席紅寶石酒家晚宴,便匆匆開車回拉娃,倒下床即睡去。
伍兆職詩翁抱小可兒留影
陸續收到各方寄來公祭照片,年年一樣,我的新聞稿是照貓畫虎,依樣畫葫蘆。這二十幾年來,人事變動,歷歷在目。出席觀禮的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歷任代表,從房金炎、陳東璧、李大維、劉志攻、令弧榮達、吳榮泉,到今年剛到任的陳文儀,印象最深的是房金炎和李大維,而劉志攻的粵語說得很好;廿三屆公祭中,有幾屆是副代表出席,包括沈斯淳、陳經銓、周莉音、林明誠等。
與小可兒在唐人街中山公園合影
一直贊助滿地可公祭大典的,是駐加拿大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就因為中華會館得到台灣的支持,令某些社團不敢涉足,連過去每年都有支持的幾個大僑團,如今都「避嫌」,敬而遠之,剩下上台陪祭的十幾個傳統老社團,這又說明了什麼?為什麼悼念築路華工、先輩僑賢這樣有意義的祭典,也會蒙上「政治色彩」?如何打破這個僵局,讓公祭大典真正做到名副其實的「全僑聯合」?
主祭和陪祭在祭壇上
筆者最怕有涉及政治的飯局,也拒絕參加任何帶政治色彩的活動。凡是有頭有面的,都很圓滑,從來不得罪權貴,也因此獲得不到甜頭,可惜我不識時務,沒有學會這方面的本事,不懂得吹捧,領略不到厚黑學,至今依然兩袖清風,奈何!
學海無涯,學無止境,天道酬勤,書中增值
幾年前有位仁兄找到我的電話,希望我給他寄去個人簡歷,將加入「海外華人作家大辭典」中,我當時也沒有考慮,就一口拒絕了,對方於是很沮喪的說:有很多人想方設法,把自己的資料加進去,揚名立萬,您怎麼想也不想就把門關上了呢?我笑答:我不需要靠這本大辭典給自己幾百字簡歷來出名,只要諸位到加拿大國家圖書館,找出這二十年來的《華僑新報》,一定可以讀到我的文章,這二十年的資料無法抹去,我可以肯定,加拿大華人文學史上,一定少不了要寫上我一筆。
入書山尋寶,因博覽群書而自知才薄
自信,不是自大,不是自滿。自信,要有不斷自我增值的努力來支撐,要有學而知不足的意識去補助,信心不應該是泡沫,不應該靠外表來包裝,真材實料,比一紙文憑更重要。我因求知不懈而自感學疏,因博覽群書而自知才薄,入書山尋寶,才發現原來很多東西我都一知半解、不求甚解,我看不懂盧浮宮裡面那些名畫中的神話人物,我分不清希臘和羅馬神話中諸神的差別,我不知道大部分非洲國家的現狀,我讀不懂可蘭經,我搞不清「回教、穆斯林、伊斯蘭」,我弄不明白「低端人口」、「含金量」、「雙規」,我更是「詩盲」,辨不出是歌謠、朦朧詩、散文詩、現代詩。
所以,我必須繼續買書充實自己,見縫插針,剛才上網,在 Amazon買了十幾本,比書店的零售價便宜,幾天內送到。今晚女兒來短訊,問我在做什麼,我說還在「敲鍵盤」;老伴來電話催我吃晚飯,她在忙著看小可兒,我自己回家寫稿。
於越南西貢與國良胞兄合影(2009.01.02)
時間過得真快,農曆六月十五就是國良胞兄逝世六週年,今天中午去大姐家,托甥女寄錢去越南給眾侄拜祭,與姐夫、大姐閒聊,回憶我十年前到越南和胞兄相處的日子,一致認為:人生如夢,珍惜當下擁有的一切,珍惜眼前人!現在是午夜一點半,題目就叫「閒述」吧!
(2018.07.19《華僑新報》第14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