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月7日 星期一

第1031篇:《黃公》

2007年元旦,我為黃凱之先生拍下這張坐在書桌前的個人照片
馳騁文壇知己少,筆紙神交、相識因追稿。還憶當年編緬報,通宵不倦何曾老。
歲月崢嶸風骨傲,政論如刀、肝膽求同道。驚悉先生天國召,蕪詞一曲心中悼。
──《蝶戀花》敬悼黃凱之先生

2019年元旦深夜12點14分,收到田淑丹姨從亞省卡城傳來的微信:「凱之已辭世!」這五個字如驚雷轟頂,令我不知所措。我上期《迎歲》一文中,還回憶2006年除夕在卡城的往事。隨即打開電腦,找到了2007年元旦清晨,我為黃凱之先生拍他坐在書桌前的照片,屈指一算,正好12年整。

1987年8月21日,與黃凱之先生、田淑丹姨在多倫多吉祥酒樓合影
我認識黃凱之先生,應該從《緬省越棉寮華報》談起,那已是1983年的事了 (見本欄第324篇《異葩》) 。當時我仍住在亞伯達省愛民頓市,因為投稿的關係,與該報主編田淑丹姨筆紙通信而結識。1985年4月,我遷返魁北克省滿地可,繼續寄稿去緬尼多巴省溫尼伯,並與田淑丹姨經常通長途電話,由於還沒有發明傳真機,有時因為時間性稿而必須在電話中逐字逐句把詩文傳去。1987年8月,適值黃凱之先生和田淑丹夫婦歐遊返加,逗留多倫多數天,我專程由滿地可趕去,並租了一部卡迪亞克轎車,與許之遠老師、《快報》總編輯張展鵬先生一起陪同,暢遊尼亞加拉大瀑布,30幾年前的事好像昨天剛發生。
與黃凱之先生、田淑丹姨拜訪卡城潮州同鄉會(2006.12.31)
這些年來,黃凱之先生以「金邊客」的筆名在《緬省越棉寮華報》寫了上百篇政論,針砭時弊,敢寫敢說,很受讀者喜愛。我是因為他的犀利文筆,而到處打聽,才知道他就是主編田淑丹姨的夫婿。但關於他的生平簡歷,卻一無所知。日前向田淑丹姨索取,才有了一些眉目。據卡城教會提供的資料如下:「黃凱之先生,1920年生於中國廣東潮州。小的時候在鄉下農村生活,長大後在學校任教務。1948年離開中國到柬埔寨謀生,在工廠做管理帳務的工作,1950年與田淑丹女士結婚,育有7位子女。黃先生因為性格忠實勤奮,耐勞吃苦,所以建立了小康之家,過著安定的生活。1975年柬埔寨改換政權之後,家園沒有了,過著非常辛苦的生活。1979年逃往泰國難民營。1980年蒙加拿大政府收容,定居在加拿大,首先住在緬省,13年之後,1992年才住在卡城。黃凱之先生努力工作,過著平安的生活。在2016年信耶穌,接受耶穌為他的救主和生命的主。有神的保守和賜福,無病無痛,平安健康,直到過去的星期二,2019年1月1日晚上7時左右,離開這個勞苦的世界,回到他在天上的家,上帝的懷抱裡面,享年98歲。」黃凱之先生追思會前天(1月5日)星期六舉行。
與黃凱之先生、田淑丹姨拜訪卡城越棉寮華裔聯誼會(2006.12.31)
今早,到地庫藏信文件夾中,找出田淑丹姨這卅年來給我的信件,竟然有八十多封,而且每一封都是密密麻麻的長信,內中有黃凱之先生的信十幾封。他的字很美,筆力蒼勁,不亞於張德潛老師的書法。有一封還特地介紹他們七個子女:長子16歲時便離開柬埔寨到中國留學,後來成為大學講師;長女高中畢業後參加越南解陣,在森林裡生活了十年,後來到香港定居;次女1972年到1975年在金邊時還參加「地下工作」,1978年在農村餓死;餘下四人,三人住美國,最小的住加拿大。
2006.12.30與田淑丹姨、黃凱之先生於卡城碧麗宮晚餐,李惠群、張惠君夫婦,林有德、黃惠蓮夫婦合影
每次與田淑丹姨通長途電話,我都會與黃凱之先生聊上一會,大家用潮語交談,分外親切。田淑丹姨信中提到,他們是在1991年7月16日由緬省溫尼伯遷居到亞省卡加利市的。1996年5月,黃凱之先生榮任卡城越棉寮華裔聯誼會會長,田淑丹姨出任副會長,我當時填了一首「清平樂」申賀:
溫城名噪,卡市人緣好。伉儷為公從未老,領袖群倫雙寶。
當年同飲湄江,劫餘共聚楓邦。萬眾真誠推舉,丹心一瓣留芳。
卡城越棉寮華裔聯誼會會址懸掛黃凱之先生、田淑丹姨的照片
2004年11月的來信中,黃凱之先生說道:「因形勢所迫,第二次出任會長,尚欠年半滿任。」田淑丹姨曾任卡城「志成中文學校」校長多年,作育英才,功不可沒。
2006.12.31與黃凱之先生遊空中花園
2000年夏天,田淑丹姨來滿地可,我邀請她到寒舍一聚。2006年底,我和內人赴愛民頓出席曾習之老師女兒之婚禮,於12月30日乘搭灰狗巴士去卡城拜會黃凱之先生和田淑丹姨夫婦,承蒙熱情接待,在他們家住了兩天,先後在碧麗宮和富麗宮用餐,黃先生特地陪我們遊Eaton中心天台空中花園,除夕晚上,黃先生的兒子陪我們觀看卡城夜景。這都在本欄第536篇《西行》一文中記載。
2006.12.30與張惠君同學、田淑丹姨、黃凱之先生合影於卡城黃宅
在我開成衣廠期間,因忙而影響稿件,田淑丹姨的追稿長跑,令人感動。幾年前我因工傷在家,後來又因肩膀韌帶撕裂兩次動手術,最後提前退休,黃凱之先生和田淑丹姨都不斷來電話慰問,真情流露。自從有了微信,我們通了視像電話,寫信就越來越少了,但我每年還是會給他們寄去賀年卡。上個月有端華同學打算明年組團來加拿大,行程中有亞省愛城和卡城,我就決定屆時一定去愛民頓參加曾習之老師九十壽筵,並拜謁黃國棟老詩翁,到卡加利拜會黃凱之先生和田淑丹姨,到溫哥華拜訪李寶珠姐和李錦榮兄。如今,黃凱之先生蒙主寵召,榮登天國,我的計劃也被打亂了。
黃凱之先生與陸惠茵合影與卡城空中花園(2006.12.31)
手上捧讀來信,相簿翻看照片,心潮洶湧,思維起伏。安息吧!黃凱之先生,願您一路走好!
黃凱之先生的字跡,筆力蒼勁
(2019.01.10《華僑新報》第14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