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9日 星期一

第1066篇:《宴會》

魁省潮州會館成立30週年晚宴(2019.09.08)
上週末連續兩個晚上出席社團晚宴,見識了人生百態,體驗了世道炎涼。回來之後,浮想聯翩,感觸很深;數十年間,出席僑團宴會之所見所聞,是現實社會之縮影,描繪出來,與諸君分享。

遲到是最常見的現象,越是重量級人物,就越姍姍來遲,等大家都到齊了,才驚鴻一瞥,令人眼前一亮,似乎只有這樣,才顯得自己高人一等,鶴立雞群。而且往往提早離席,以證明自己是日理萬機的大忙人,在百忙中特地抽空來蜻蜓點水,難能可貴。對於這些大人物,還是敬而遠之也。

上台演講,高談闊論,口沫橫飛,有的一站就是二十幾分鐘,誇誇其談,東拉西扯,或大話西遊,充當政策傳聲筒,宣傳口號一大籮,一番疲勞轟炸之後,終於閉嘴收聲,只見聽眾紛紛離座,罵聲四起。此公若有自知之明,應該知道其長篇大論,不適宜在海外僑社慶典上散播,令人反感。

台上議員、政要講話,台下大聲喧嘩,一點都不尊重演講者,而且聲浪越來越大,吵鬧聲、勸酒聲,甚至呼叫聲,掩蓋了市長的英法語演說,更別說掌聲了,連最起碼的禮貌也沒有;來賓走下台,也沒有誰陪同帶回座位,令我們自己都覺得不好意思。經過這一次,我對那些僑領不敢恭維!

想出風頭的,大有人在,各出奇招,或到處招搖,到貴賓桌逢人握手、敬酒,大家都不知道此公是何方神聖。會寫字的,就更大派用場了,寫幾個字,就可以上台與名人合影留念,久而久之竟以書法家自居。而最受不了的,是用「詩」做賀禮,還大聲朗誦,連平仄押韻都沒有,把「詩」的國粹給糟蹋了,令我和幾位老詩翁搖頭嘆息:在詩會面前班門弄斧,也不問一問自己有多少斤兩?

曾經出席過一次晚宴,和一群不知來自何方的食客同桌,飢腸轆轆、狼吞虎嚥當然情有可原,爭相搶食、醜態紛陳就令人忍無可忍。也不考慮還有其他人未動筷子,打包幾盒,又吃又拿,我寧可抽身離席,免傷和氣。還有一次,是臨時決定赴會,以便帶東西給友人,被安插在角落一桌,是一夥醉貓,只見他們猜拳呼喝,幾乎都站起來了,場面非常尷尬,我只好匆匆走掉,脫離險境矣。
和女兒與議員、諸位貴賓合影(2019.09.08)
很榮幸,我出席的大部分宴會都獲安排在貴賓席,大家以禮待人,輕聲細語,名片奉呈,互相敬重,席上交談,氣氛融洽。宴會前與女兒到VIP雞尾酒會,來賓大都是洋人,有政界名流、大亨商賈、教授權威,而且很多都與女兒很熟絡,他們風度翩翩,舉止自然,閒聊談笑,典雅斯文。要融入主流社會,就要先學習待人接物的禮儀,注重個人素質,修身養性,給人一個良好印象;而非炫富拜金,或一味崇洋哈日追韓,或像暴發富那樣,一擲千金,令人咋舌之餘,還留下極劣口碑。

過氣名人,下台政客,獨坐一旁,神情若失,昔日風光不再,要不是女兒走過去和他寒暄握手,我還認不出這位曾經叱吒風雲的人物來。猶憶當年,大權在握,人人跑去找他拍照簽名,引以為榮,曾幾何時,如今竟默默無聞,淡然低調。怪不得多少人不肯輕易走下政治舞臺,即使崎嶇前路,逆水行舟,也要堅持走下去。商場也一樣,長袖還須善舞,一朝生意走下坡,慘遭重挫,就會招來白眼。當日如何慷慨解囊,帶頭捐款,而今既沒有安排坐上貴賓席,也無邀請上台,多麼現實!

西人宴會,請柬上會註明衣著要求,盛裝出席,穿著體面,這就是禮儀,是對主人家的尊重。如果Dress code服裝規定是Formal正式,那就要非常講究,整套含背心的西裝,甚至燕尾服,女性則是晚禮服,其他規定還包括Casual休閒、Business casual商務休閒、Casual elegant休閒優雅和Jacket required需要外套。所以,即使到唐人街出席社團晚宴,破洞牛仔褲和夾趾拖鞋、短褲、T恤都不適宜,這是最起碼的要求。我就見過穿著短袖無領運動衣參加婚宴的,覺得不懂禮節。

出席柬埔寨人、寮國人的婚宴,他們在用餐過程中,大家商量,評價這一餐的優劣,然後再決定要給多少禮金。只見每一桌上放置一個大銀盆,裡面有一大疊信封,每人各自把錢放進去,不須寫名字,所以一般都只是幾十塊錢,反正主人家也不知道是誰給了多少。我曾經參加一個寮國工友的午餐婚宴,本以為與他關係不錯,就多放幾張鈔票當賀禮,新郎哥看也不看就塞進口袋中。餐後大伙席地而坐,圍成幾圈,原來是打牌聚賭,新郎哥手風不順,連輸幾手,眼看跟前的錢輸光了,就掏出我的紅包來,一大疊鈔票,很快又打水漂。我現場親眼目睹這一幕,印象深刻,多年不忘。

僑團宴會,一般都會擺張長桌在接待處,來賓順序簽名,循例交禮金,找座位,工作人員會立即書寫收據,填寫錢碼在收銀簿上,他日登報鳴謝時,你的大名就會見報,到時你是捐二十大元還是一千大元,明明白白,無花無假。所以,如果你覺得囊中羞澀,最好因忙缺席,以免汗顏失禮。

以上種種,是數十年來出席無數各式各樣中西宴會所遇所聞,僅供參考,或作茶餘飯後聊天資料,絕無針對,請勿對號入座。如果此文能引起諸君注意,宴會弊端從此消除,斯願足矣!善哉!
(2019.09.12《華僑新報》第14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