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30日 星期一

第1069篇:《感拾》

今天收到聯邦大選通知,10月21日投票日,正好我出外旅遊。本來可以在11日到13日提前投下神聖一票,但我是9日啟程,錯失了盡公民責任的機會,頗有些遺憾。儘管對政客的承諾不以為然,但我每次無論市選、省選、聯邦大選,都會到投票站排隊,過去還帶了兩女同去,苦口婆心說服她們要關心時事,並分析各政黨候選人的競選政綱。她們當然不會投給必贏的一方,而是投給不可能獲選的綠黨。就因為「認黨不認人」,很多時候當選的年青候選人還不知究竟為什麼,連大學都未唸完就被送進國會山莊,當了四年國會議員,似乎有點兒戲;但這就是西方民主一人一票的真諦!

9.27全球氣候大遊行
上星期五(9月27日),滿地可數十萬人走上街頭,參加全球氣候大遊行。為了響應16歲瑞典少女格雷塔Greta Thunberg這位被譽為「氣候英雄」的呼籲,全球170個國家6400個城市一起同步行動,僅魁北克省就有50個城市參與。小女上班的公司,也和滿地可其餘三千多家企業一樣,允許員工參加,為了配合這重要的一天,大多數學校都停課,連地鐵、公共巴士、BIXI單車都免費使用。
「氣候鬥士」、16歲的瑞典少女格雷塔
滿地可首位女市長Valerie Plante獲邀在聯合國氣候大會上發言,而且還成功邀請格雷塔親自到滿地可來,她後來在社交平台上表示,遊行人數高達五十萬。洶湧人潮長達好幾公里,完全在理智的和平氣氛下舉行,除了有人試圖向杜魯多總理扔雞蛋不遂被帶走之外,竟沒有不愉快事件發生。一場數十萬人的大遊行過後,地上有沒有留下垃圾和雜物就可以看到市民的素質。小女全程參與,不斷拍下視頻傳來。氣候危機,刻不容緩,拯救地球,人人有責,下一代需要多幾位格雷塔站出來!
滿地可9.27全球氣候大遊行,有五十萬人參加,聲勢浩大
綠色地球,從環保做起。拉娃市垃圾分類很成功,每戶獲派送環保推車,藍色是放循環使用的東西,棕色是放有機垃圾和花園草葉。自從我雙肩動手術後,草坪工作就交給園藝公司,但柏牆和大樹修剪,還要找另一家專業,估價八百,仍必須排期六週。如果將樹枝修剪,山楂果子豈不被送進搗碎機頃刻化成碎屑?
小女和小婿來幫忙摘山楂果子
小女和小婿知道後,昨天抽空回來,花了整個下午,負責用長柄剪刀將後園兩株山楂樹的果子連枝剪下,整個草坪都是山楂果子,把老伴樂壞了!她將山楂果洗淨,切片,曬乾,若沒有陽光,就用烘乾機焙乾,乾山楂的收成大約只有一、兩成,但一想到其藥用療效可以通血管,降膽固醇,才明白這兩株藥樹是上蒼恩賜、得天獨厚的無價之寶。聽說老師服用後見效,立即驅車到郵局速遞。
小可兒22個月時攝
長婿到美國出差,我們陪小可兒整整一個星期,每天負責托兒所接送,利用這一週時間,教她很多新東西,她書架的兒童讀物,清算起來,竟多達百餘本,每晚臨睡前聽故事,不再是英法語,而是國語、廣東話,你可以用英語、法語問她眼耳鼻口手腳,也可以用國語、粵語再問她一次,都能正確指出來;用粵語問她狐狸、熊貓,再用法語問她刺蝟、貓頭鷹,答案總令人滿意。我們答應女兒,不能給小可兒看平板電腦、手機,只能用手、口、筆給她上課,又將三十幾年前買的電子琴給她彈「生日歌」、「字母歌」,只見她手舞足蹈,樂得笑口常開,忘了爸爸不在身邊多日的事。
小可兒在托兒所和小朋友合影
剛開始她只能講簡單的「媽媽、爸爸、婆婆、姨姨」,還不能說整句話,如今她可以說「婆婆DoDo」、「姨姨ByeBye」句子,畢竟還差兩個月才兩歲,不宜操之過急。所以,朗誦「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這樣的詩句,還是慢慢來。但耳濡目染,相信填鴨式灌輸,會有一定收效。女兒不希望當虎媽,只想讓小可兒在沒有任何壓力之下快樂成長,我們樂意配合,不想孫女太世故老成。
香港看病時,醫生會給病人配藥(2017.03.26)
時間過得真快,下個星期三,我們就出發歐遊了。由於感冒肆虐,幾天來我和老伴咳嗽不止,今天一大早開車去見家庭醫生,每人各取了同樣抗生素,希望在啟程前能將小病趕出軀體外。猶憶去年我從瑞士回巴黎,病得不輕,到藥房買特效藥,翌日就參加東歐六國九天團,我全程服藥,幸好把病壓制,挺了過去,回到加拿大才真正發作。2017年我們遊江南和北京,回到香港後兩人就大病一場,連老伴的姐姐也被感染,這幾次的經驗教訓,記憶猶新,所以今次一定不能再重蹈覆轍。
先母逝世40週年拜祭時攝(2015.10.30)
一年一度先母忌日,我們都隆重拜祭,大姐、姐夫率眾甥來,內外孫濟濟一堂;今年正值我們歐遊,所以將拜祭大典提前於下週六舉行。先母1975年在赤柬入城、金邊淪陷後被驅趕到荒野,後因發病又無醫藥,延至農曆九月十八日逝世,亡兄生前在越南曾對我痛哭,謂不知道先母埋於何處。今年離開柬埔寨已45年,一直不願回去,就因為遠離傷心地,不堪回首。然而,不幸的是,今日眼看忘本的一群,認賊作父,助紂為虐,心甘情願被牽著鼻子走,還為罪魁禍首塗脂抹粉,歌功頌德,令人齒冷。其實他們每人身上都有家仇國恨,他們都是赤禍的受害者,只是時過境遷,喝著紅酒,吃著牛扒,治癒傷口,忘了傷疤,竟然在為他們的仇人搖旗吶喊,昧著良心,幹著傻事。相信他們死去的親人泉下有知,一定噓唏歎息,於心何忍?想到他們背負千秋罵名於不顧,有感而拾也!
(2019.10.03《華僑新報》第149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