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9月21日 星期六

第1068篇:《送禮》

都說中國是「衣冠上國,禮義之邦」,《禮記‧曲禮》:「禮尚往來。往而不來,非禮也;來而不往,亦非禮也。」千百年來,送禮,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一種。先民奉獻神靈,以「祭品」拜祭天地,是送禮的最先形式;「貢品」用於對君王的「進貢」,「禮品」則用於對長輩之饋贈。

送禮的含意,應該是尊重、孝敬、思念,「千里送鵝毛」,物輕意重,是一種美德。《詩經‧衛風‧木瓜》:「投我以木瓜,報之以瓊琚。」明李東陽詩:「知君情比投桃重,不愛瓊瑤卻愛詩。」錦上添花,雪中送炭,冷暖自知;渴時甘露,醉後戀杯,悲歡同感。可謂「禮多人不怪」也!

時過境遷,送禮這傳統美德,被「瀆職濫權」流毒所侵,被「徇私枉法」罪名牽扯,被「賄賂錢財」風氣沾污,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就漸漸變質,成了道德敗壞的不良現象,實在令人嘆息!

其實,只要不是過份的「利益輸送」,不是有目的之「交換條件」,不是「行行方便」之變相收買,適當的送禮,還是可以接受的。親友往來,互相拜訪,生辰壽禮,慶賀新婚,添孫彌月,一份禮金,一番心意,既能分享歡欣,互相致候,也能體現關懷,增進交情。逢年過節,幾個端陽粽子,一盒中秋月餅,送上心中思念之情,有何不可?旅途中買點紀念品作為手信,或寄一張風景明信片給親友,這本來是多麼溫馨美好的雅事,怎麼可以與商場銅臭味充斥的歪風劣俗相提並論呢?

老外對送禮與我們中國人大不相同,他們重情輕禮,不管你送他什麼禮物,他們一定會說一大堆感謝的話,然後當著大家的面拆開禮物,並逐一給來賓欣賞,而且會說出:「我非常喜歡這份禮物!這是我一直想要的!」我曾參加一次老外的生日會,老壽星八十歲,他的其中一個兒子送了一份好重的禮物,打開一看,是塊大石頭,兒子說:老爸,你在我心中太重要了,比石頭還要重!老壽星激動得擁抱兒子,聲音發抖的說:這是我收到的最「重」的禮物!太感謝了!既幽默也真誠。

中國人比較含蓄,一般不會把禮物拆開,且先放在一旁,等客人走後才慢慢收禮。有些還吩咐兒女拿筆記本登記,誰送些什麼禮物,將來回禮時可作參考。我曾見過有人拿金鍊去金鋪秤看是幾錢幾兩,又去商場看看該貨品是否大減價的特價品。這些人把送禮的價值用金錢去衡量,以致有些時候,送禮者故意不把價錢標籤撕去,就是要讓對方知道這件禮物有多貴重。如今上網方便,用手機掃一下,立即知道這一瓶酒是兩百大元的名酒還是二十來元的便宜貨色。如此類推,當送禮已經失去原來意義,一味朝「高端」走去,不管味道如何,先看牌子。一盒香港榮華、美心、奇華月餅動輒五十元以上,如果你送一盒十來元的本地月餅,對方會嗤之以鼻,不屑一顧,怎不教人齒冷?

現實社會,想送詩詞、書畫,還必須弄清楚對方是否看得起。文人一向「敝帚自珍」,想當然的以為自己的文章無價;新書出版,花了昂貴郵資投寄,對方收到後,石沉大海,事隔多時,致電詢問該書是否寄失,人家冷冷的回答:早就收到了!想不到你還學人家出書,花了不少錢吧?要不要給你寄點贊助費?所以,奉勸有能力出書的朋友,不要隨便送人,一定要賣錢,而且也賣高價!

送字畫更要講究,人家慕名向你求墨寶,身價就不同,如果到處寫字送人,就「犯賤」了。同樣的道理,你給人家寫賀聯、輓聯,又沒有落款署名,有誰知道是你半夜挑燈之作?我就曾經給某紀念特刊寫文章,排版清樣寄來時,作者姓名沒有註明,去函交涉,特刊面世,該文章被拿下,當日向我徵稿的會長再三解釋,我知道不關他的事,至於那群人到底是什麼心態,不值一提!
我與女兒同在貴賓席(2019.09.08)
這是個現實社會,邀請名流出席,對方不但沒送禮,社團還要給貴賓送上一份紀念品,令好多沒有坐上貴賓席的人大表不滿。女兒被邀請出席社團宴會,並獲安排坐在貴賓席,她和一群老外都是「給足面子」才抽空出席,能在百忙中赴會,就是送最大的「禮」,所以老外貴賓都是一律不必「送禮」的。我就曾經與女兒一起出席某次晚宴,她給對方開出的唯一「條件」:「要我出席,沒有問題,但我的父親必須與我一起坐在VIP貴賓席,否則免談!」我的出現,令多少人咬牙切齒。

不要為了討好某人而破財未克消災,不要隨便給人家「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的口實。送禮,要送給值得饋贈的親人,要送給關心愛護你的長輩。我非常珍惜收到的每份禮物,那怕一張信件字條、一卷發黃書法、幾枝殘舊羊毫、幾本手抄詩集。我珍藏了好多老詩翁的遺墨、書信、傳真筆跡、賀卡,儘管多次搬家,捨不得拋棄的就是這一箱箱的瑰寶。贈書,對我來說是最有意義的無價禮物,家中幾百本作者親自簽名的贈書,是「無墨樓藏書」六千餘冊中最為貴重的「鎮樓之寶」。

想起童年時代,鄰里之間相互關懷,到產房送雞蛋給剛生育的鄰家媳婦,到車站接從鄉下來的親戚,帶給我們兩隻母雞和幾個榴槤,這一幕又一幕,溫馨的畫面,純樸的親情,至今銘刻心中。
(2019.09.26《華僑新報》第149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