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10日 星期一

第1084篇:《彌月》

我們代兩孫與姐夫、大姐合影(2020.02.09)
晉祖添孫第二輪,弄璋弄瓦享天倫。
可兒帶弟連金璧,愛女夢熊懷石麟。
飴座蘭階薑酌喜,徵祥玉筍醋觴頻。
莫言兩老斜陽近,蔗境猶甘快活人。
可兒珠玉樂兒珍,嬌女乖男好字陳。
彌月康安多福澤,添丁喜慶勝金銀。
一朝富貴非無德,百代功名必有仁。
寄語雙孫勤補拙,良書常伴度昏晨。
──男孫小樂兒彌月感懷二首
2020年2月9日,農曆庚子年正月十六日,元宵節後第二天,適逢星期日,正值孫男小樂兒彌月之喜,如果按照陽曆計算,就要多等一天。一早起來,用吸塵機把全屋上下吸得一塵不染,然後料理拜神拜祖先事宜。和小可兒彌月時一樣,我們邀請吳瑞琪姐夫和大胞姐來主持儀式,他們是丈公、姑婆(我們潮州人稱為老丈、老姑),孫子的祖輩,是最夠份量的。還有孫子的表舅父吳樹發等。
嘉珈一家與老姑、老丈、表舅父合影(2020.02.09)
我們一早就去唐人街燒臘店訂了一隻燒豬,還有燒鴨、貴妃雞,吩咐小女和小婿去取回來拜祖先,老伴炒麵,煮了一大鍋豬腳薑醋,小女又做了幾樣齋菜帶來,還有沙拉等。依照廣東人的習俗,彌月請客稱為「薑酌」,除了豬腳薑醋,還必須有粉紅色子薑,寓意「子強」,「酸」字粵語讀音與「孫」同,「酸薑」寓意「孫強」也。潮州人的風俗略有些不同,要有紅雞蛋,象徵吉祥、圓滿,要有燒肉派給親友,還別忘了兩個「大吉」(橘子)。而數目也不同,廣東人忌四,潮州人喜四,大四喜,好事成雙成對,結婚迎親利是四千四百四十四元,反正,「禮多人不怪」!百事無忌!
嘉珈和舍德立與小樂兒拜祖先(2020.02.09)
元宵節那天,風雪交加,門前積雪厚及膝蓋,氣溫加風速零下廿四度,小女和小婿一早開車來拉娃幫我們鏟雪,吩咐我們不要出門,外面交通阻塞,路面因積雪而無法泊車。大姐來電話,問我們是否去唐人街,她想乘搭順風車,我問她是否要去買菜還是看中醫,她說要去金鋪買金鍊,這才令我想起,那天去唐人街看中醫、訂燒豬,泊車咪錶還剩下一個鐘頭,就是想不起還欠什麼沒有辦,回到家才猛然大悟:還沒有給小孫子買彌月金鍊!經大姐電話一提起,我二話沒說,就和老伴冒雪出門,小女也拿我們兩老沒法子。接了大姐,三個人去唐人街,先把她們送到金鋪門口,自己去法庭對面泊車,全日十元,然後冒著寒風,步行去金鋪,姐弟倆每人買了一條金項鍊和一塊小豬金牌,這幾天金價大漲,老板娘一下子做了兩筆生意,笑容格外可親。我們三老去吃小籠包充飢,最後,我疾步走去停車場取車,開回聖羅倫大道接人,先送大姐回家後,再折返拉娃已經晚上七點。
嘉珈帶小可兒、小樂兒與姑媽、姑丈合影(2020.02.09)
週日中午,主角登場,小樂兒出生後第一次到外公、外婆家,小可兒好幾天沒見我們,高興得又叫又跳,滿屋跑個不停。洋女婿和嘉珈抱著小樂兒和小可兒,跪拜祖先;大姐用紅雞蛋在小樂兒頭上滾了幾圈,口中唸唸有詞,然後用剪刀幫他剪下左右兩邊耳後頭髮,放進紅包中保存。姐夫將小樂兒出生那一天的日曆撕下,放進紅包中,我也與小可兒彌月時一樣,用毛筆將小樂兒的生辰八字,四柱排開,書寫後放進紅包內。這些老祖宗留下的習俗,在東南亞還有保存,在中國大陸,已經是鳳毛麟角,「買少見少」,幾近絕跡。拜祖儀式後,甥兒負責分燒肉,把燒豬分成一份份,加上紅雞蛋、大吉、派給親朋好友。最後,大家聚餐,吃豬腳薑醋,喝彌月酒,吃蛋糕,拍照片,功德圓滿。嘉珈擇吉於三週後的星期日,在喜來登酒店設筵席,款待親友。我們潮州人是不擺「百日宴」的,因為「做百日」在潮州風俗中,「百日」和「七」一樣,只可用於白事,忌用於紅事也。
小樂兒與表舅父合影(2020.02.09)
本來,添孫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必敲鑼打鼓,大事張揚,但傳統的禮節,不可違例,能做一件是一件啦!也許,再過幾代就再也沒有誰會搞「彌月」之慶了,正如,大年初一揮春開筆,派紅包壓歲錢,已經在逐漸被淘汰中,年輕一代還有誰會來給長輩拜年兜利是呢!大勢所趨也!
小可兒想吃紅雞蛋
還是要感謝幾位老師、前輩、詩友、文友、同學、親朋好友的祝賀,或寫詩填詞,或微信留言,或臉書祝福,或寄來賀卡、禮物、禮金,隆情高誼,銘刻五中,永誌不忘!伍老親贈紅包,又賦詩填詞。許老師除了紅包,還特地帶來茅台美酒,囑咐彌月時款待來賓。曾老師還親筆寫信,並附來支票,令我感激不盡,無言以報。多位老同學贈送童裝禮品,來電話噓寒問暖,無法一一致謝!
農曆一個月大的小樂兒(2020.02.09)
多年前曾經製作「端華同學兒孫一覽表」,當時非常羨慕他們兒孫繞膝,我則一孫難求,如今嘉珈得一女一男,成個「好」字,小女嘉珮至今仍未夢熊,尚須努力,老伴說:一切順其自然,隨緣是福!當晉升祖輩,才明白「隔代親」原來是真的!一直疼愛小可兒,是時候也疼惜小樂兒了!
陽曆一個月大的小樂兒(2020.02.10)
(2020.02.13《華僑新報》第15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