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7月12日 星期日

第1106篇:《怡情》

祖孫樂(2020.05.08)
樂觀知足,自青春常駐。寫意人生笑中度。問怡情、悅性多少韶華,年未老,凡事歡心傾訴。
同舟風雨渡,幾世夫妻,緣續緣來共朝暮。坦率比金堅,無慮無爭,銀髮裡、滄桑回顧。幸晚晴、攜手走天涯,嘆形影相隨,艷陽前路。
──《洞仙歌》怡情寄內
滿地可Parc Jean-Drapeau約翰‧德拉波公園
7月9日,長女傳來了一則新聞報導,是關於她獲提名成為Parc Jean-Drapeau滿地可約翰德拉波公園董事局九名成員之一,並獲市長和市政府決策層一致通過,即日起正式就職。這個公園舊稱Parc des Iles島嶼公園,1874年建成,佔地209公頃(520英畝),1999年改現名以紀念滿地可前市長(1954-1957,1960-1986)德拉波,1967年曾舉辦Expo 67「人類和世界」博覽會,同年La Ronde遊樂場開放,1993年Casino賭場開始經營,此外,還有一級方程式賽車、Jean-Dore沙灘、最大戶外音樂演唱會場地,2005年曾舉辦世界水上運動錦標賽,2009年增加單板滑雪場等。長女隨即收到滿地可女市長Valerie Plante的賀信,以及律師事務所眾合伙人的祝賀。這是繼三年前出任魁北克市國家藝術博物館董事局成員後又一項重要職位,比滿地可青年商會主席的擔子更重。可喜可賀!
與姐夫、大姐在福臨門酒樓聚餐(2020.07.06)
上星期適逢吳瑞琪姐夫八八米壽,我們到大姐家給姐夫祝壽。這是自今年3月11日與大姐、姐夫、甥女、兩女和小婿一起在Portus 360旋轉餐廳共進晚餐後第一次聚首,是晚,我們還到福臨門酒家出席姐夫壽宴,也是四個月來首次到餐館用餐。宅家整整四個月後,我們終於「豁出去」了。
在女兒家後院聚餐(2020.07.04)
把聚餐照片發給兩女,她們十分驚訝,因為到目前為止,她們也從未敢去餐廳用膳,因為那是十個高風險場所中排名極前的。由於我們的「大膽」行動,心有餘悸,回到家後立即沖涼,並將衣服全部換洗。有了前例,似乎也沒有那麼「可怕」,於是又在昨天,首次到雜貨店購物,全程戴口罩,不停用搓手液消毒。我們好像剛從監牢釋放出來、重獲自由的囚犯,其興奮之心情可想而知。
禁足四個月後首次到唐人雜貨店採購(2020.07.10)
老伴買了一車雜貨大約三百大元,滿載而歸。來加拿大四十年,這還是第一次四個月沒有花過錢的記錄。聯邦政府給我們每人發了三百塊錢,正好轉給了雜貨店。回來後可以用「心曠神怡」四個字來形容,幾個月來禁足居家那種壓抑情緒和病態,只有小鳥出籠、野馬脫韁,才能得到治療。
小女在後園幫媽咪剪頭髮(2020.06.28)
小女苦口婆心勸我們「適可而止」,不宜再出去冒險,並強調第二波疫情隨時會到來。我們也只好乖乖就範,就像小學生要聽老師的話,循規蹈矩,奉公守法,不許輕舉亂動!長女則認為,應該讓我們出去鬆弛一下,只要做好防範措施,相信不會有危險。孫女小可兒也剛剛回到久違的托兒所,高興得不想回家。集體生活對小孩的身心健康之影響太重要了,長期留在家裡也不是辦法,整天跟著大人團團轉,沒有小朋友陪伴,漸漸形成孤獨不合群的個性。她一回托兒所,我們就奉旨不能見面一段日子,因為恐怕老年人抵抗力差,會很容易被病毒感染,祖孫又回到「視頻關係」了。小女每次回來,都一直戴口罩,並在後園草地幫媽咪剪頭髮。
能出外玩小車,小可兒興奮得大聲呼叫。(2020.07.05)
感謝伍兆職詩翁,自居家令開始,他雖然沒有出門,但兒子帶報紙給他閱讀,每期都剪下《麗璧軒隨筆》和《詩壇》全版保留給我,端午節前,伍夫人還親自包粽子,我戴了口罩,前往取剪報和粽子;大姐也包粽子,由甥女拿到樓下給我,我在停車場與站在三樓陽台的大姐對望。今年她八四榮壽時,我們沒有親自前往祝壽,只是將禮物帶去,大姐叫我稍等,原來她正在煮甜麵,這是潮州人生日必有的傳統食品,甥女走下樓送來甜麵,帶去禮物。所以,上週姐夫壽辰,我們決定親自登門祝壽,而非隔空遠離喊話。除了禮物,我還撰了一首詩,用毛筆抄寫後,放進鏡框當作賀禮。
恭祝吳瑞琪姐夫八八米壽(2020.07.07)
欣逢姚洪亮學兄七一華誕,填一闋《天仙子》,姚兄一向低調,不喜張揚,我在編《人物誌》時才發現他的生日,又收到凌子卉的「祝壽」和他的「有懷」兩首《長相思》,乃詩壇喜事也。無獨有偶,日前又接到一則喜訊,廣東潮汕文學院聘請澳洲黃玉液(心水)兄為名譽院長,猶憶去年八月底本欄曾寫過一篇隨筆《心水》,給讀者介紹過這位來自越南的華人作家、詩人,投奔怒海移居澳洲,陸續出版了12部著作,如今榮膺文學院名譽院長,眾望所歸,我填了一闋《青玉案》致賀。
女兒永遠是父母的心肝寶貝
日前收到老同學寄來其女兒全副裝備的照片,原來她是法國盧浮宮博物館古物鑑定專家,考古學博士,去年巴黎聖母院大火之後,參與策劃文物維修工程,需要攀登到教堂頂端去現場勘察。看到她的巾幗英姿,不遜鬚眉,我由衷讚嘆,並冒出一個念頭,希望能寫一篇介紹同學下一代兒女精英譜,在眾多傑出後代中找出佼佼者,這應該是一項充滿正能量的義舉。只報導同學兒女中有多少位專業人士,做一個統計,但不羅列姓名,不涉及個人隱私;「長江後浪推前浪」,為端華校友第二代、第三代做個調查,值得!
小可兒的笑臉最怡情!(2020.05.06)
(2020.07.16《華僑新報》第153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