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8月10日 星期一

第1110篇:《酬勤》

12年前送鼠迎牛賀年卡(溫哥華李寶珠姐繪、李錦榮兄題)
刺股懸樑,囊螢映雪,鑿壁流麥。洗墨臨池,截蒲警枕,苦讀爭朝夕。韋編三絕,掛牛雙角,天道酬勤堪惜。閱前人、珍聞無數,錢財不比書籍。
黃金萬兩,沃田千畝,怎及忠言一席。話可興邦,權能喪國,且醉詩棋畫。東籬採菊,南山歸隱,野鶴閒雲仙客。學年少、謙稱老朽,埋名麗璧。
 ──《永遇樂》勤能補拙

「天道酬勤」不是成語,其出處也頗具爭議,有的說是出自《論語》「尚書‧大禹謨」:「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有的說是出自《周易》中的卦辭:「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其實,「天道酬勤」沒找到最初的出處,最先用這四個字題詞應該是唐代韓愈。話說曾國藩幼年天賦不高,整夜反覆讀書卻無法記牢,連樑上君子聽了無數遍都能將書背下,偷東西不成,跳出來大罵:「這種水平讀什麼書?」然後將那篇文章背誦如流,揚長而去。曾國藩以勤補拙,刻苦用功,虛心好學,戒驕不輟,總算成材。「天道酬勤」就成了自勉勵志座右銘。

網上也有人反駁「天道酬勤」,提出了異議,謂實則出自《尚書‧大誥》,由「天閟懲我成功所」和「天亦惟用勤懲我民」壓縮而成,謂「酬勤」即「頻繁賞賜」,所以「天道酬勤」並非是在勉勵自己,而是在拍老天爺的馬屁,認為老天爺對他夠好。天道,其實在古人眼裡是天地運行之法則,根本不會在乎人類的社會活動。這正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覺得天道會在乎你那點勤勞的,只是一廂情願也。當然,一起唱反調的還包括重新解釋「上善若水」和「厚德載物」。

古訓《增廣賢文》中有唐代大儒韓愈的一副治學名聯:「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網上又有人質疑這聯句出處,有的說是出自《大公報》編輯王芸生之口傳,於是,一大堆「鑽牛角尖」的東西紛紛出爐,有的說上聯「路」和「徑」音異而義同,出現在短短七個字就顯得笨拙、牽強而欠通,與下聯音義皆異的「涯」和「舟」相對,大失水準。也有提議改為「書山有盡勤為路,學海無涯苦作舟。」總之,畢竟是文字遊戲也,不必太認真較勁,是否出自韓愈,見仁見智矣!

不管怎樣,以勤補拙,是不容質疑的。有志者事竟成,連鐵杵都能磨成繡花針。然而,有些人成功,青雲直上,鯉躍龍門,有些人,不管怎麼努力,命運弄人,終歸失敗,於是,就有「天賦」這個說法,讓那些失意的人找到了充分理由。數學家、音樂家、藝術家,都不僅僅靠勤奮和努力能達到登峰造極之境界,他們的成功,的確離不開「天賦」。天賦,也稱天份、天稟、天資、資質,網上有「天才兒童」10歲上大學,16歲讀博士,智商187,是真是假,天知道!但中國古代神童,真的是有史可查,個個都是「天賦」:戰國時期楚國甘羅,12歲拜相;春秋時期公子目夷,5歲獻策,擒拿南宮萬,為國除害;8歲小孤庸以「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諫服吳王打消出兵攻楚念頭;6歲鮑牧智辯相國田無宇;5歲孟嘗君以語啟父;東漢女文學家班昭,8歲能著書;東漢大文豪蔡邕之女蔡文姬,6歲能辨弦音;才女鄧綏12歲精通經書;幼年諸葛亮略施妙計走出水鏡莊;三國曹操之子曹沖,6歲秤象;孔融4歲能讓梨;司馬光7歲破瓮救友,機智勇敢;唐朝李賀7歲吟詩驚韓愈;北朝元嘉,雙手持筆,左圓右方作畫,口中一字不漏背誦文章,同時還準確無誤數著吃草的羊群數目,並用腳夾著筆把剛構思好的五言詩,寫在地面的紙上,同一時間做六件事,若非神童難以完成。

雖然「天賦」在先,但努力在後,才可成大業,戰國蘇秦刺股,東漢孫敬懸樑;東晉匡衡鑿壁借光,晉朝車胤囊螢照學,孫康映雪讀書;後漢高鳳迷書流麥;漢代路溫舒截蒲為牒,用蒲簡寫字;三國董遇利用三餘苦讀;東漢張芝臨池寫字,將沾墨衣帛洗淨煮白,反覆學書,池塘染黑;李密牛角掛書;北宋司馬光警枕勵志,早起讀書;孔子韋編三絕,反覆通讀《周易》,把串連竹簡的牛皮帶子都磨斷了幾次,要多次換上新的「韋編」(用熟牛皮繩編連)。這些勤學的典故,值得頌揚。
女兒網購之120色彩色鉛筆
4年前在《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將《端華同學唱酬錄》貼上,自去歲6月其98之後,就沒有繼續編彙,近日抽暇續編,由其99到其152,都是同學們這一年餘的辛勤創作,包括:姚洪亮、江麗珍、鄭懷國、蔡麗華、許懷嬌、黃健生、陳黛黛等,配上照片和蔡麗華手繪畫作,圖文並茂,堪稱吟壇佳話。姚洪亮的《有此「疫」說》和他與鄭懷國合作的《疫話跋題》成了新冠疫毒期間一道風景線。論勤詩又勤畫,首推蔡麗華老同學,她的畫作都貼在《唱酬錄》上,成績斐然。在她的影響下,我又重拾畫筆,女兒在網上給我訂購了120色的彩色鉛筆,花了幾天時間,才完成小可兒第一張彩色肖像,太久沒有動筆,技藝生疏,強差人意,感謝麗華提了為雙眼點睛的寶貴意見,再謝!
小可兒(2020.04.06攝,2020.08.09繪)
(2020.08.13《華僑新報》第15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