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20日 星期日

第1116篇:《詠畫》

小可兒兩歲十個月(彩色鉛筆畫)
畫中情,賦詩吟詠,填詞厚譽高評。念鄭燮唐寅去後,伯年昌碩齊璜,大千震名。
丹青價值連城,巨筆激流飛瀑,宗師題字留聲。怎鑒賞、芸芸古人遺產?怕分真偽,忌談優劣,前賢治印收藏佐證,方家自有平鳴。讚群英,胸懷素心至誠。
──《八六子》詠畫

祖孫情(黑白鉛筆畫)

畫上題詩,是件稱心雅事。可惜許多畫匠只知繪畫,不諳詩詞,一幅牡丹,只題「國色天香」四個字;雄鷹展翅,就題「大展鴻圖」;駿馬奔馳,必題「馬到成功」;如此類推,「百鳥朝凰」、「福壽無疆」、「花開富貴」等。或抄錄唐宋詩人句子,或隨便拈來成語,了無新意,實在是美中不足,令人扼腕!若能吟上詩詞數句,畫龍點睛,錦上添花,頓時活色生香,化腐朽為神奇也。

吳冠中畫作(馮雁薇作詩)

中國畫才有題字,西洋畫除了畫家在下面角落簽名之外,切忌在畫面上寫東西。所以,詠畫詩詞就成了韻壇吟侶們所喜歡的題材。同樣一幅畫,不一樣的人,讀出畫中的寓意不同,感懷各異,有的畫評,相信連畫家本人當初動筆時也未必想像得到。詠畫詩詞就像旅遊寫景、懷古思人,有極大的創作空間去發揮,也湧現出可觀的詩家和作品。就像閱讀文章之讀後感、參觀博物館、攝影展、藝術展、音樂會、文藝演出之觀後感、聆聽演講、新聞報導、重大事件之反思,其格調更優雅清高。

陸儼少《杜甫詩意畫冊》百圖之一(馮雁薇作詩)

馮雁薇姐有詠吳冠中畫作21首,又有詠陸儼少《杜甫詩意畫冊》一百首,都是詠畫之佳作,值得廣為推介。每一首詩配上一幅畫,製成組詩特輯,貼在「詩壇」網頁上,諸君可以點擊分享。

趙雙群《昭君出塞》(馬新雲填詞)

近日馬新雲詩友寄來詠趙雙群工筆畫「仕女圖」《殢人嬌》多首,每幅畫配首詞,將陸續完成,已發表的包括:「西施浣紗」、「昭君出塞」、「貂蟬拜月」、「貴妃醉酒」、「文姬獻稿」、「薛濤吟詩」等,如果全部吟詠,應該在五十首左右。紫雲詠月季花《竹香子》七首,有張莉攝影的月季花大特寫;她的五十餘首《虞美人》詠花詞,倘若每一首都有一幅畫添加,就更臻完美矣。

趙雙群《貴妃醉酒》(馬新雲填詞)

今期《詩壇第939期》有馬新雲《詠韓振虎老師「曇花開整日」圖片》二首,可惜沒有寄來照片。李俊豪的「題圖」就附來雀荷圖攝影,頗有新意。「詩壇」上「題畫」詩詞不勝枚舉,若能將原畫附來,正如遊記詩詞配上旅途照片一樣,圖文並茂,相得益彰,必能更容易令讀者引起共鳴。

蔡麗華畫之「倒影」湖景(水彩畫)

美國紐約蔡麗華老同學退休後喜愛丹青,吟詩作畫,不亦樂乎!她將畫作寄給同學們分享,很快就有詩詞讚詠,步韻唱酬,充滿詩書畫藝之氣氛。我們除了互相研究詩詞,也彼此切磋畫技,勤可通途,學無止境,大家的出發點都是:問道求經,取長補短,沒有見不得人的作品,只有不停改進的空間。她既不是畫家,也沒有接受專業訓練,但勤能補拙,貴在堅持,終於畫出亮麗的一片天空。

小可兒鉛筆畫(蔡麗華繪)

我將她的畫作都集中在《端華同學唱酬錄》裡面,從畫作中、詩詞裡,可以感受到這位老同學待人處事的真情誠意,可以探索出她餘生虎口、愛恨分明的心路歷程。

小可兒兩歲半(彩色鉛筆畫)

我被她的畫作所感染,也重拾久擱數十年之畫筆,開始塗鴉,班門弄斧,在諸位大師前獻醜,只是自娛消遣,絕非炫耀招搖。畫的都是小可兒孫女、小樂兒孫子,因為小孩子不會嘲笑外公筆禿技窮,不會譏評畫藝高低,反正只留給小孫,也不會公開展出,大可放心。曾嚐試畫一張全家福,但眼高手低,目前仍無法完成。

小樂兒八個月大(彩色鉛筆畫)

雖然是業餘作畫,還是很認真動筆,在細節處一絲不茍,特別是衣服皺紋,暗光深淺,不能馬虎。往往由於心急,所以輕描輪廓、畫出線條後,就立即給眼睛和嘴巴上色,因為眼神和口唇是肖像成功與否的關鍵。老伴絕不說假話:臉兒不像,眼睛太小,眉毛太細!只有女兒很會安慰人,她對我說:「要有自信!這是藝術,是繪畫,不是攝影,不能百分之百相似,否則,與照片有何分別?」

蔡麗華繪之曾任歐老師九十壽宴同學大合照

我很欽佩蔡麗華的魄力,敢於挑戰困難,畫了數十人的集體大合照,每位老同學的神情都躍然紙上,栩栩如生,一眼就能認出是誰站在誰的身邊。而且是宣紙水彩畫,難度更大。我們當然不宜將其與專業畫家之作品相比較,作為業餘創作,她的畫已經很好;況且,對藝術的評審尺度,見仁見智,就像不少成名畫家,他們的抽象畫,沒有人能看得懂,而更多的是不懂裝懂的畫評家,他們是靠評人家的畫為生,把一幅無法詮釋的塗鴉說得天花亂墜;我經常在想,如果署名是一位名不經傳的匠人,這個謎底一揭開,畫評家的臉要往哪裡躲?所以,童話「皇帝的新衣」還是挺靈驗的。

蔡麗華繪之老同學結伴暢遊維多利亞寶翠花園

再回到「詠畫」的話題,有一種趨勢,就是只讚不彈,只褒不貶,這除了是謙恭,更多是禮讓。多年前曾到「漢華美藝」與吳雲峰畫家賞畫,聽他評論名家之馬,直言不違,十分中肯,回來後填了兩首《畫堂春──參觀漢華畫展聆聽方家評畫有感》,詞中有「畫中找出疵瑕」、「墨留敗筆難遮」、「大腹獨眸劣馬」之評語,一霎廿年過去矣,如今重讀舊作,思畫懷人,不禁感嘆萬千!

蔡麗華繪之老同學於無墨樓歡聚合影

(2020.09.24《華僑新報》第154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