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9月26日 星期六

第1117篇:《探訪》

譚銳祥壇主(2020.09.25攝於家門前)
數月睽違思念久,相約秋分,拜訪忘年友。粽子蟠桃加好酒,出爐新報呈雙手。
因避疫情同罩口,閒話風雲,變幻如蒼狗。留影辭行期聚首,詩壇廿載譚公守。

──《蝶戀花》與伍老探訪譚公

魁北克省第二波新冠疫情日漸嚴重,確診累計破七萬大關,每日新增病例升至九百,眼看橙色警戒分分鐘會換成紅色,令人憂慮。自從去年11月10日在唐人街紅寶石酒家歡迎許之遠老師晚宴之後,超過十個月沒再與譚銳祥壇主見面,心中思念之情,日愈倍增。日前約了伍兆職詩翁,決定趁滿地可進入紅色警戒而再度封城之前,爭取時間拜訪譚公,約定在上週五。為了這一天,我先致電嘉華貿易公司,知悉譚公一直在家,又與老人家通了電話,他一時記不起我是誰,不停用英語問我:「Who are you? What do you want?」 我報上真姓名,他還是想不起來,直到我告訴他:「我是白墨!」他才恍然大悟:「啊!盧生!我記得你!還沒去上班?還在家養傷?有空出來飲茶。」

於門前與譚公、伍老自拍(2020.09.25)

星期五上午,帶了一瓶意大利2017 Montresor Amarone della Valpolicella紅酒,又到華人超市買蟠桃、澳洲甜橙,以及剛出版的最新一期《華僑新報》,然後去接伍兆職詩翁,他帶了夫人親自包的粽子,我們憑GPS衛星導航直驅譚公住宅。這個地址我每年都寄賀年卡來,但與伍老一樣,登門拜訪還是頭一次。我們按了門鈴很久,不見有人回應。又打電話也沒人接聽,正準備致電嘉華,譚公睡眼惺忪出來開門,一見我們兩人都戴了口罩,他用懷疑的眼光打量一下,問道:「你們找誰?」我摘下口罩,大聲的喊:「譚生!是我,白墨!」伍老也摘下口罩:「我是阿Jack!」老人家臉上露出了笑容,把門打開:「快進來!外面冷。」11度的天氣,加上秋風,的確有些寒意。

與譚公、伍老於中山公園合影(2016.06.12)

畢竟已經93歲,譚公身體還硬朗,走路腰板很挺直,不需拐杖。他領我們到客廳,三人分別坐在三張沙發,各自隔開兩米,剛開始還戴口罩,後來就將口罩摘下。譚公除了記憶漸衰,聽覺欠靈,思維還很清晰,對過去發生的事,娓娓道來,絕不含糊。他說這房子到今年正好住了五十年,又告知在美國醫院上班的女兒,這個週末美加邊境重開,她可以回來團聚,其餘子孫也會回來共度中秋佳節,這個喜訊令老人家笑顏逐開。我們開始閒聊,無所不談,譚公主要還是問及詩壇諸位詩友的近況,還有誰新加盟?哪些還繼續寫詩?哪些已經停筆離開?我一一告知,如數家珍。譚公一直專心留意,不時還會提問,我很驚訝老人家還能說出其中幾位詩友的名字。

許之遠老師在他開設的「中華藝文書畫社」前留影(2020.09.19)

當問及許之遠老師時,我告知許老師在多倫多士嘉堡一處商業中心開了「中華藝文書畫社」,以弘揚中華傳統文化為己任,將會開班授課,教書法、繪畫、詩詞,也會定期舉辦文學講座。已八六高齡,的確令人欽佩之至。

於紅寶石酒樓宴席上合影(2017.10.27)

為了不影響譚公休息,我們只好告辭。譚公送我們到門口,我用手機拍了他的個人照片,伍老見狀,叫我自拍三人合照。這下可考倒我了,我不擅自拍,原因除了手臂無法伸直,更糟糕的是手一伸直就顫抖,結果勉為其難的拍了兩張留念。回來後寄給詩友,有老同學笑說我的Selfie之焦點是我自己,其餘兩位主角都模糊了,的確有些遺憾。希望疫情早日結束,我們能與譚公一起飲茶,再請朋友為我們拍照。

於無墨樓合影(2001,04,14)

送伍老回家的路上,我感慨萬千的說:想不到我約了您之後,竟然找不到第三位詩友,芸芸詩友中,結果就剩下我和您倆,多麼發人深省!過去每逢九月,我們會給九月五位壽星致賀,如今,汪溪鹿、吳永存、何宗雄、黃國棟都相繼離開,碩果僅存的老壽星,也就屈指可數了。「詩壇」的明天將會如何呢?

於中山公園合影(2018.07.15)

回到家,我翻查日記,回憶每一次探訪詩翁的往事,風雪中驅車去多倫多探望病危的子漢先生,與譚公、伍老兩次去醫院探望病中的吳永存詩翁;與吳永存、伍兆職兩老到長期護理院探望何宗雄校長;與許之遠老師探訪吳永存詩翁,又分別兩次到兩個不同的護理院探望何宗雄校長;曾到西島鄭惠明妹家中拜訪鄭石泉詩翁;曾到府上拜謁汪溪鹿詩翁、李文燦師傅、姚奎畫家、敖詩豪詩翁、雷一鳴詩翁、劉聚富院士、陳渥先生與蘇朝大姐夫婦;與老伴到法國巴黎探訪薛世祺老師;到加州洛杉磯拜見陳國暲老師;到加州屋崙拜謁施世雄老師;到北京拜訪廖萃川老師;兩次到廣州拜會黃伯華先生、王一洲詩翁;兩次到香港拜訪郭燕芝老師、連明校長;兩次到溫哥華拜訪李錦榮兄、李寶珠姐夫婦;到卡加利拜訪黃凱之先生與田淑丹姨夫婦;到愛民頓拜訪黃國棟詩翁,先後四次拜訪曾任歐、廖如真老師夫婦;多次到多倫多拜謁許之遠老師、張清姻兄。然而,至今尚未見到溫州劉家驊詩兄。上述這些都是長輩、詩翁、老師,至於親人、親戚、朋友、文友、同學等,就更不計其數也。

與譚銳祥、伍兆職、譚健民於中山公園合影(2015.06.14)

我曾約定去年六月到愛民頓再訪黃國棟詩翁,可惜抵步已太遲;曾答應到溫哥華拜謁雷基磐詩翁,最終未能實現。珍惜每一次拜訪,因為都是難忘之回憶;錯過一次見面,也許就會終生遺憾。

與譚銳祥、雷一鳴、李文燦、伍兆職詩翁於紅寶石酒樓合影(2016.09.17)
果然不出所料,發稿前,魁北克省宣佈大滿地可(包括拉娃和南岸)等地區週四(10月1日)起升級至最高的紅色警戒級別,酒吧和餐廳關閉,禁止私人家庭探訪。
(2020.10.01《華僑新報》第154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