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2日 星期一

第1119篇:《學畫》

小可兒兩歲半(2020.10.08繪)
老來學畫亂塗鴉,字如春蚓秋蛇。繪圖最怕嘴和牙,貽笑方家。
亮麗明眸能語,輕飄秀髮堪誇。知心兩女讚聲加,醜也無瑕。

──《畫堂春》老來學畫

小可兒收到外公繪的大頭像,高興得眉飛色舞(2020.10.15嘉珈攝)

新冠病毒疫情加劇,魁北克再次成為重災區,我們這些老年人又要乖乖禁足宅家。自三月中旬開始,超過半年的居家令,對無所事事的人來說的確不好受,很多人訴苦,謂每天除了追電視劇,百無聊賴。於是,網上研究廚藝成了搶手的熱門節目,不少人還因此而能煮出一桌好菜來。唯一令我感興趣的,應該是學繪畫。我是被紐約蔡麗華老同學的勤奮作畫所影響而重拾畫筆的。

長孫高健偉(高鴻泉水彩畫)

昨天,收到法國高鴻泉詩友寄來他的「水彩畫」七律,以及他的一系列水彩畫作,下筆有神,畫功卓越,令人嘆為觀止。在他的面前談論畫藝,簡直是班門弄斧;所以,我只能以「學畫」的資格去虛心請教。我將他的畫作轉寄給蔡麗華同學,她也驚訝的說:「哇!繪畫高人,太棒了!我應拜他為師。真是應了一句:三人行必有我師,詩壇不但詩情畫意,更是臥虎藏龍,人人皆是吾師呀!」相信諳此道者大有人在,只是有些人一貫低調,不想被認為「此君好出風頭」寧可隱姓埋名。

許之遠老師即席繪「荷花」贈送嘉珈(2001.07.17)

許之遠老師即席繪「紅梅」贈送嘉珮(2001.07.17)
1987年許之遠老師贈送我的「墨梅」一直懸掛家中,2001年7月17日,許老師到寒舍,即席揮毫,給嘉珈畫了「荷花」,又給嘉珮畫了「紅梅」,這兩幅畫一直是兩女最珍貴的禮物;轉眼廿年過去了,日前翻查舊相簿,那時還沒有數碼相機,是用照相機菲林拍攝沖曬的,如今重溫這組相片,許老師當年才66歲,比現在的我還年輕。可惜他遠居多倫多,我住滿地可,無法於門下受教畫藝;今聞許老師開辦「中華藝文書畫社」,傳授畢生所學,卻又適值疫情,不能前往拜師學藝,奈何!
小樂兒八個月(2020.10.14繪)

自學詩詞,可以查詞譜韻律,多看多讀前人佳作,只要謙虛不自滿,不標新立異,假以時日,一定可成才。自學繪畫,就必須打好入門基礎,多練習多用功,借助網上視頻教學,雖然不能做到無師自通,但也可以以勤補拙。我在YouTube上學習如何用彩色鉛筆畫出烏黑頭髮、亮麗眼睛、逼真嘴唇,如何克服畫紙無法讓色筆上顏色,如何克服橡皮擦修改畫面所造成的損壞。我以前是用水彩繪人物肖像,後來改用粉彩,又用黑白炭筆,如今漸漸愛上了彩色鉛筆。但從未使用過Acrylic丙烯,也從未畫過油畫、水墨畫、國畫,可見,學畫的路程還很遙遠,欲速不達,不能一步登天。

可以升高桌面的繪圖玻璃桌

燈箱

瑞士出品Caran d'Ache牌76 Luminance 6901色筆

由於宅家,我利用不外出活動的時間可以繪畫,首先是將擱置三十年始終未完工的「西遊記」師徒圖繼續完成,又找出1984年六個月大的嘉珈與媽媽在香港太平山上的黑白肖像衣服部分加工完成。嘉珈知道我需要一張繪畫玻璃桌,可以傾斜升高,可以放置燈箱,於是在網上訂購,作為父親節禮物;桌子送達後我花了兩個多鐘頭才安裝成功,她又買了燈箱,這樣一來,我可以在上面放打格紙,再透過燈光,在畫紙上畫人物肖像。我自己訂購了Castle Arts 120色筆,嘉珮問我,哪一種色筆最好,我出示視頻,她又在DeSerres繪畫專門店訂購了一盒瑞士出品的Caran d'Ache 76 Luminance 6901彩色鉛筆,是專業畫匠使用,我上網搜查,方知售價大約200英磅,加幣三百多元。此外,還訂購了SumoGrip EE3000電動橡皮擦,令我作畫時得心應手,事半功倍。我畫的東西與照片有出入,嘉珈安慰說:這是件藝術品,不是照片,畫家可以依據自己的創作繆思更改,她的鼓勵令我信心倍增。

子鵬與嘉珮2019年10月在紐約用手機自拍(2020.10.10繪)

我開始給孫女小可兒畫像,又畫我與小樂兒的「祖孫情」,一連畫了好幾張,每一次都寄給老同學,詢問她們的意見,大家切磋畫藝,相互觀摩,取長補短,獲益良多。我找出幾張合家歡,但眼高手低,恐怕畫得不好,不敢下筆。適值嘉珮與子鵬結婚四週年在即,我決定畫他倆的彩色畫像作為禮物,這是一次挑戰,畢竟,五年前畫像送嘉珈結婚,四年前畫像送嘉珮結婚,都是水彩肖像畫,如今改用彩色鉛筆,我不知道自己的畫功能否勝任。後來一想,反正是送給女兒,畫得不好也不要緊,為了以防萬一,我選了在澳洲拍的與在紐約拍的兩張,如果一張畫壞了還有第二張候補。

子鵬與嘉珮2018年10月在澳洲用手機自拍(2020.10.11繪)

和以往一樣,先畫他倆的嘴唇和牙齒,如果這一難關能過,其他的就可以迎刃而解。很幸運,兩張畫像的唇齒都順利完成,於是畫眼睛,一雙明亮的靈魂之窗是決定成敗的關鍵。由於照片是手機自拍,臉部比例不準確,必須修改,一面詢問老伴是否相似,她提議加高頭髮,削瘦臉龐,因為接近鏡頭者臉孔太大,遠離鏡頭者臉瘦眼小,完全不對稱。我這才後悔,不該選用自拍的照片。還好,經過一番的刀斧剪修,總算有七、八分相似。

四年前繪贈子鵬和嘉珮新婚水彩畫賀禮(2016.10.10繪)

欣逢感恩節,我們因為不能一起合家用餐而倍感掃興,嘉珮說她訂了外賣整隻火雞的感恩節大餐,會來拉娃送火雞餐給我們分享。我屈指一算,還有不到兩天,趕快驅車到Michaels畫具店買兩個14x18鏡框回來,然後抓緊時間,一連十幾個鐘頭在繪畫桌上趕工,連專欄隨筆也先擱置一邊,終於將兩張畫都完成,放進鏡框中,用手機拍下照片留作存檔。由於疫情不能入屋內,畫像放在屋後陽台,嘉珮抵步時讓她帶走,她說非常喜歡,會懸掛在臥房中。

由於不能入屋探訪,我只能將畫作放在屋後給小女帶走(2020.10.12)

(2020.10.15《華僑新報》第15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