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19日 星期一

第1120篇:《增值》

許之遠老師(彩色鉛筆畫2020.10.18繪)
疫情肆虐幾時休?自學樂從頭。童心未老常增值,莫空嘆、歲月難留。斜照漸臨,夕陽不遠,往事怕回眸。
閒來繪畫可銷愁,成敗已無求。吟詩弄墨琴絃撥,最好是、坐擁書樓。韓日泰文,越棉寮語,英法典中修。

──《一叢花》自我增值

新冠病毒疫情變本加厲,魁北克省每天新增病例連續幾天維持在千宗以上;加拿大全國累計死亡人數九千多,其中有六千多來自魁省,令人膽顫心驚,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如何在逆境中求存?想起那些為三餐奔波的草根階層,為銀行房貸供款日夜勞碌的打工仔,為生意面臨倒閉而擔憂的小企業,很幸運,我們這些退休老人都不在上述行列。辛勞了大半輩子,是時候要好好休息了,往年每逢十月,我們已經踏上征途,開始數十天的亞、歐之旅,如今宅家的滋味的確不好受,奈何!

法國姚洪亮學長自三月底起,每天寫一段《有此「疫」說》,給新冠疫情留下歷史見證,筆調清新,用辭幽默,風趣有加。篇末還有他和鄭懷國以五絕跋題結尾,可謂別開生面,自九月中旬起,江麗珍加盟寫跋,五絕情懷各異,三家風格不同,詩文並茂,成了避疫期間最有閱讀價值的小品。我於七月下旬將《有此「疫」說》和《疫話跋題》貼在《詩壇》上,很快引起迴響,端華同學紛紛為「跋」唱和,除了原有的鄭懷國、江麗珍、姚洪亮三人,又增添了蔡麗華、黃健生、陳黛黛、許懷嬌、黃金珍,一共八位,每天三唱五隨,八子齊鳴,歎為觀止。集體吟哦,氣氛高雅,我於是將八子詩篇貼在《無墨樓‧麗璧軒》博客,取名《端華同學「疫話跋題」唱酬錄》,每日增添新內容,同學們吟興正濃,詩心蕩漾,如此一來,《有此「疫」說》洋洋數十萬字,可以結集成書矣。

這是疫境求存的最佳例子。如何打發時間,消磨日子,除了園藝、廚藝、歌藝、舞藝、畫藝、陶藝,寫詩也是不錯的選擇。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詩壇」平台,海納百川,精英雲集,新血增添,前程無限;喜見端華老同學寫詩隊伍不斷壯大,以詩詞增值自己,這條路子是走對了。滿地可芸香雅舍十數人,陣容強大,佳作紛陳,芸芸姐妹,字字珠璣;她們鑽研詩藝,自我增值,每期都有詩詞發表,與端華老同學成了兩股不容忽視的詩壇新力軍,挽救了耆老停吟,青黃不接的危機。

其實,還有許多同學的文學功底相當好,下筆為文,一氣呵成,如紐西蘭翁開順,評論文章擲地有聲;法國林成輝,旅遊手記語言生動;如果他們嚐試寫詩,相信駕輕就熟,點石成金。相反,網上有人嘲笑杜甫的《兵車行》是大白話,妄下斷語,謂「詩聖也不外如此!」此公狂妄自大,目中無人,不值一評。做學問要一步一個腳印,切忌專抄捷徑,一步登天,未入門已自吹自擂,怎能自我增值?中華詩學浩瀚如海,博大精深,單憑幾年三腳貓功夫,就敢批評李杜?

還是回到「增值」的題目來。首先要自我肯定,重拾信心,不要懷疑自己的能力,不要因為他人的批評而氣餒;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優點和專長,做回自己,不必刻意去模仿別人。有了自信,就可以設定目標,擬訂未來計劃,學習某種新技能;閱讀有用的書籍;收看教學課程、旅遊節目;攻讀一門多年來一直學不會的語言,如日語、韓語、西班牙語;嚐試攻克某項薄弱環節,如瑜珈運動、減肥計劃;整理家居,清理沒有用的雜物,下決心「斷捨離」,毫不猶豫拋棄多年殘舊東西;準時早起早睡,遠離電視劇,用追劇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盡量少看手機,少用鍵盤,多用筆寫字。

這一系列建議,說說無妨,如果不付諸行動,都是紙上談兵。例如跑步機,剛買回來時,天天使用,跑四十分鐘,看一集電視劇,滿頭大汗,不亦樂乎!漸漸的,也不知是懶性發作還是什麼緣故,由每天一跑,到每週三跑,最後就不了了之,擱在地庫成了礙眼一物。小女兒買了健身單車,每天在車上瘋狂踩踏,我曾打賭她不會超過一個月就停擺,倘若還在堅持,給她豎大拇指!報讀韓文、日語,是我多年願望,事與願違,新冠疫情之下,求學成了夢想,剛開始每天一小時的網上自學,由於沒有測驗和考試,也沒有老師和班上同學互動交談、提問回答,漸漸的,興趣大減,最後也就擱置一旁,當日買來大量日漢、中日、韓漢、中韓字典和有聲教材,如今全成了書架擺設品。

許之遠老師(彩色鉛筆畫2020.10.18繪)

增值,談何容易!但最起碼,不要原地踏步,只要有點變化,有些進步,就算踏出成功的第一步。我從六月份開始重拾畫筆,憑打格子畫人物肖像,頗有興趣,近日有高人指出:「打格子只是畫畫的一種手段,因為照片裡的人和物都已定形,固定了光線,分析了色彩。學畫的大腦缺乏了思維、洞察力的反映,對學畫技術的提高較差。」這一評語,很大程度打擊了我得來不易的繪畫動力,幸得老伴鼓勵:你自己認為對的,就去做!不論過程怎樣,結果才是最重要,只要能畫出傳神的肖像,能繪出栩栩如生的畫中主角,就算成功!有她一番話,我又找回信心,繼續「我行我素」。(第1120篇)

田淑丹姨九十歲(彩色鉛筆畫2020.10.21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