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1月23日 星期一

第1125篇:《疫言》


瘟疾疫苗明日始,新冠病毒何時止?確診萬千憐枉死。憑筆紙,跋題寫下真詩史。
往昔同窗成學子,今朝共硯求知己。滄海遺珠尋獲喜。詞句美,傳薪火種諸君起。
 ──《漁家傲》詠端華同學跋題詩作錄
美國輝瑞Pfizer疫苗

全球新冠肺炎肆虐,疫情持續蔓延,截止今天(11月23日),確診累計5920萬宗。死亡累計140萬人。加拿大全國確診累計超過33萬宗,11521人死亡。在死亡噩耗籠罩下,傳來疫苗研發成功的喜訊,繼美國輝瑞Pfizer與德國BioNTech、美國莫德納Moderna宣佈試驗成功率高達95%之後,英國牛津大學與AstraZeneca阿斯利康合作研發的疫苗也進入臨床試驗最後階段,並宣告成功率高達90%。這些利好消息,給處於低谷的疫情帶來一線曙光,看到了希望,研發成功的科學家應該獲頒諾貝爾獎!

英國阿斯利康公司研發的牛津疫苗

加拿大杜魯多政府已經訂購了3.58億支疫苗,預計最快年底開始接種,以人口計算,人均10支疫苗,可以預料,加拿大很可能是最早結束疫情的國家之一。求上蒼庇祐,祈願這一天快點降臨!

美國莫德納Moderna製藥公司研發疫苗

拜疫情所賜,多少人被迫宅家禁足,每個月節省了可觀的餐飲消費、服裝、化妝、應酬費,以及龐大的旅遊度假預算。由於在家工作,可以搬遷到遠離城市喧囂的郊區,免除公路阻塞、交通意外、精神緊張,也因而帶動了地產業起死回生,房價不跌反升。「既來之,則安之」,經過這近一年的磨礪,疫情似乎也沒那麼可怕!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人們的衣食住行方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足不出門,一機在手,幾乎可以買遍整個世界,外賣行業空前興旺,網購已成了大勢所趨。

詩友們在疫情期間創作了大量抗疫詩詞,將長留史冊,為這段人類歷史上最可怕的黑暗日子作見證。法國巴黎姚洪亮學長從3月30日開始,每日一段《有此「疫」說》,貼在端華同學網上,並在篇末加上五絕「跋曰」,鄭懷國同學隨後加盟寫跋,並從八月份開始補寫從第一篇起之「跋曰」,自嘲吃「回頭草」,9月中旬,邀得江麗珍同學加盟,成了「法國三劍客」。後來,陸續有同學加入唱和,每天一首,堅持不懈,形成一股不可忽視的生力軍。為了將同學們這份心血結晶永久保存,我特地在《詩壇》貼出《有此「疫」說》和《疫話跋題》,每日更新,增添新內容,又在《無墨樓,麗璧軒》博客上之《端華同學唱酬錄》中,加入《端華同學疫話跋題唱酬錄》,並在《詩壇》網頁為他們推出《端華同學跋題詩作》專輯。截至今天,11位同學共創作了965首跋題詩作(954首五絕,11首五律),其中11首五律在《詩壇第946期》刊出。試統計如下:姚洪亮272首,鄭懷國272首,江麗珍69首,黃健生69首,許懷嬌66首,蔡麗華57首,陳黛黛46首,黃金珍46首,蔡琴華26首,林俊杰26首,高鴻泉16首。每天11首,這近千首詩作,將成為海外抗疫文學作品中亮麗的一頁。

還是回到疫情這個話題。手頭上有《2020年世界年鑑》,找到歷史上重大的瘟疫,頗有參考價值。

第一、鼠疫,歷史上曾經有過三次鼠疫,第一次發生在六世紀中葉,延至八世紀消滅,橫掃歐亞大陸,估計至少幾千萬人死亡;第二次從1346年到1353年,席捲整個歐洲,奪走2500萬歐洲人的性命,約佔當時歐洲總人口的三分之一;由於人死後身體呈現黑色,故稱之為「黑死病」;第三次鼠疫發生在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結束,從中國南部開始,奪去一千多萬人的性命,三次大爆發一共有二億人死亡。

第二、天花,始於1520年,歷史上有三億五千萬人死於天花,1796年,英國醫學家詹納研發了疫苗,天花得以徹底消滅。

第三、霍亂,始於1817年,歷史上先後發生過七次霍亂,奪去四千萬人的生命,直至目前,雖然研發疫苗,每年仍有九萬五千人死亡。

第四、流感,始於1918年在西班牙大爆發,全世界死亡人數在五千萬到一億之間,目前每年仍有65萬人死於流感。

第五、俄國斑診傷寒,始於1914年,250萬人死亡。

第六、肺結核病,於1882年發現病菌,至今已經達二億人死亡。

第七、愛滋病,始於1981年,至今已奪去三千二百萬人的生命,2019年仍有69萬人因愛滋病死亡。

第八、沙士(非典型肺炎),始於2003年,813人死亡。

第九,中東呼吸道綜合症,始於2003年,912人死。

第十、Covid-19新冠肺炎,始於2019年,已經奪走一百餘萬人的性命,能否在疫苗面世後得到控制?拭目以待吧!但願能像天花一樣永遠絕跡。

除了上述疫病,還有18世紀末在海地爆發的黃熱病,法軍官兵、殖民官員、醫生、水手共五萬人死,最後逃回法國的倖存者只有三千人。1641年中國北方的瘟疫,包括鼠疫和瘧疾,京都地區近六成人死亡,導致明朝終結。

天災比人禍更可怕,「人定勝天」的口號高喊了幾十年,終於有了「天祐中華」的祈禱。其實,在蒼天之下,人類是多麼的渺小,微不足道!好友留言:「無神論者無法無天,無所畏懼,他們以為可以戰天鬥地鬥倒一切,奪取一切,我們深受其害一輩子,要不是一場病毒,可能還清醒不了!」

(2020.11.26《華僑新報》第155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