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9月6日 星期一

第1165篇:《史筆》

 
家裡藏書中部分《史記》
太史仁心有義,董狐傲骨無私。浩氣沖天憑直筆,大雅留名豎巨碑,千秋萬載知。
典籍刀痕刻簡,文章竹卷藏詩。見證滄桑春已老,撰寫人生夢未遲,書中歲月移。
──《破陣子》史筆

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正氣歌》:「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這幾位史官是齊太史和晉董狐。先有晉董狐之筆,後有齊太史之簡,他們都是直筆、史筆,不畏權勢,事實求是,寧死不屈,剛正不阿。

晉靈公荒淫無道,殘殺無辜,常站在樓上用彈弓射路上行人,讓身邊的美人取樂;又因廚子烹煮熊掌不合其口味,便將該廚子殺了,命人分屍八塊,用竹簍裝了拋屍荒野。丞相趙盾怕被殺害,連夜出逃,還未離開晉國,趙盾的侄子趙穿便將晉靈公殺了,趙盾又回到都城,擁立晉成公為君,自己依舊穩居丞相之位。他想知道史官怎樣記史,便將太史董狐傳召,董狐把竹簡呈給趙盾,上面寫著:「秋七月,趙盾弒其君」,並已公之於眾,趙盾否認弒君,董狐直言:你是丞相,又沒逃出晉國,回到都城也不懲治兇手,必將事實記下。孔子稱讚曰:「董狐,古之良史也,書法不隱。」

春秋時,齊國權臣崔杼因齊莊公與其妻子棠姜通姦,東窗事發,便發動宮廷政變,將齊莊公殺了,立了齊景公,然後將史官喚來,謂齊莊公暴病駕崩,齊太史搖頭說,我已經寫好了:「夏五月,崔杼弒其君。」崔杼命令齊太史修改,答曰:不改,便被殺了;太史二弟繼任,依然不肯改,又被殺了;再由其三弟繼任,崔杼說:你看你兩個哥哥都死了,你這麼年輕,改一改吧!太史三弟依然沒改,並說道:當年晉國史官董狐堅持把趙盾弒君的史實記錄下來,他就是我們兄弟的榜樣。崔杼無話可說,只好放人。有位南史氏,聽說崔杼接連殺了齊國兩個太史,深怕第三個也被殺,就帶著筆趕往齊國,準備接替來寫弒君史實以殉國,可見史官對歷史真相的重視,冒殺身之禍也不畏。

太史公司馬遷撰寫《史記》時,漢武帝翻閱《孝景本紀第十一》和《今上本紀第十二》後,認為有貶損之意,不禁大怒,命人削去書簡上的字,並將這些書簡扔掉。「飛將軍」李廣之孫李陵出戰匈奴,兵敗被俘,漢武帝震怒,滿朝文武都認為李陵叛降,全家當誅,太史令司馬遷為李陵辯護,認為兵敗投降乃因「矢盡道窮,救兵不至」,而李陵是期望「欲得其當而報漢」,他雖然兵敗,但以少勝多,以弱勝強,「其所摧敗,功亦足以暴於天下。」司馬遷的進諫,非但沒有得到漢武帝的理解,反而更加令龍顏大怒,將他投入牢獄,判處死刑。當時的死刑除了可以「令死罪入贖錢五十萬減死一等」,還可以用「腐刑」(宮刑,即閹割)取代。無法交贖金而接受宮刑的司馬遷,在獄中完成了《史記》,他死後,其女嫁安平侯楊敞,生下楊忠和楊惲,漢宣帝時,楊惲被封為平通侯,他上書漢宣帝,將其外祖父司馬遷的《史記》獻了出來,從此,《二十四史》第一部巨著得以重見天日問世。

北宋大思想家家張載《橫渠語錄》:「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敢講真話,就要付出昂貴的代價,一部《二十四史》,多少人頭落地,我們今天讀到的正史,與坊間野史、秘史、稗史、外史、別史、斷代史,有多少是完全尊重史實,當中有沒有曲筆?歷史學家的責任,除了記史、核史,還要辨史、識史,對篡改史書、歪曲史實、捏造史料、顛倒史編、亂污史跡等惡劣言行,務必正本清源,嚴肅把關,我們作為歷史的過客、歷史的參與者、歷史的見證人,有義務為史學發聲,為史家護衛,為史籍去蕪,為史評審鑒,撰寫回憶錄和傳記,也算是史筆。

出版個人回憶錄,必須將發生過的事,一五一十,毫無隱瞞,和盤托出;為名人立傳,更應該不偏不倚,敢寫敢言,將外人不知道的真相說出來,絕無護短,絕不循私,除了豐功偉績、蓋世殊勳,還應該有英雄氣短、兒女情長,「英雄見慣亦常人」,傳記作者筆下的主人翁,應該更接地氣,更人性化,而絕非不食人間煙火的極品,神聖不可冒犯的至尊。不瞎編故事,不虛構吹捧,柴米油鹽醬醋茶,喜怒憂思悲恐驚,活生生的人物從傳記走出來,把真的人生劇本完完整整搬上舞台。

好幾年前我曾經嘗試為老師回憶錄羅列提綱,製作硬卡,每年一卡,十年為一輯,將曾經發生過的事件,逐年寫進硬卡中,再編年表,當資料蒐集得差不多,就可以開始撰寫,可惜老師年事已高,記憶衰退,又沒有寫日記習慣,這個計劃最終泡湯。我也曾經打算為壇主寫傳記,草稿都儲存在電腦中,包括幼年身世、求學時期、移民加國、創業成家、熱心僑社、詩會主壇、吟林頌壽等,如今也只剩下標題。老伴對我說:趁你思維尚清晰,記憶未衰退,還可以敲鍵,好好寫你自己的回憶錄吧!也許再過幾年,你連我是誰都認不出來,數十本日記潦草的字沒有誰能看得懂,那時想找誰給你寫傳記?我笑說:只要我一天還清醒,就一天都不浪費,回憶錄一定會趕在八十歲前出版。
(2021.09.09《華僑新報》第159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