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30日 星期一

第1164篇:《遂心》

 
夕陽晚照,攜手同遊(2021.08.30嘉珮攝)
世事由來多變數,劫後平安神祐護。遂心如願幾生修,晚景度,衷情訴,回首崎嶇風雨路。
歲月翻騰成敗遇,歷盡滄桑因果悟。是非看透樂何求,家山顧,天倫賦,萬卷藏書無比富。
 ──《天仙子》遂心
 
上星期三中午,與張嘉先生第三次見面,約定在聖丹尼路Chu Chai素菜館,這裡只有晚餐時間才營業,由於張先生與餐館老闆娘熟絡,特地開門讓我們進去,並專門為我倆精心烹製午膳。
與姐夫、大姐在Chu Chai素菜館用膳後留影(2021.07.28)
我上兩次來過,與老闆娘用泰語交談,格外親切,今回第一次與她說國語,驚訝的聽她用流利的普通話對我大談《易經》和《道德經》,令我對她刮目相看。她說曾經是寮國永珍「寮都公學」的學生,我於是提及薛世祺(理茂)老師曾經是寮都公學校長,我還談及與她的父親王老交往過從之點滴追憶,她父親與我岳母同年(1927年),2009年4月2日病逝滿地可,我曾出席他的追思會和告別儀式。轉眼王老仙逝12年了,他慷慨捐贈潮州社團的義舉,已成為家傳戶曉的佳話。

一雨成秋,氣溫立即激降到攝氏十二度(2021.08.28)
我將文集、旅遊日記和詩詞集一共十本書,以及封面書背封底設計、國際標準書號ISBN等合計23個文件全部儲存在U盤中,親自交給張嘉先生,他答應十天左右先給我看八百多頁厚的旅遊日記和五百多頁厚的詩詞集之樣書,然後是八卷文集,按部就班,將順序付印,陸續面世,並將製作裝八卷文集的套書硬紙匣子。
調皮搗蛋的小可兒與小樂兒是我們全家的開心果
折騰了幾個月,總算有了眉目,心情還是有點恍惚,有些患得患失;因為經歷太多變數和太多未知因素,令我懷疑好夢會否成真;直到新書展現在我眼前的那一天,心頭大石才真正放下。我將這心結告知好友,並加了這段話:這將是漫長的出書售書之路,說的不是一兩個月、一兩年,而是五到十年,也算是退休之後除了養老金和退休金以外,另一收入來源。所以我不急於賣書,好書不怕沒人買,若干年後當電子書取代一切,紙版書絕跡,物以稀為貴,我這三千本古董,也算是絕無僅有的出土文物了。(自我安慰一番,頓時感覺良好起來!哈哈!)
在小鎮百年教堂前留影(2021.08.30)
租賃山區度假屋還有一個星期就滿五週,但由於長女實在太忙了,空置了十多天,直到週四晚上再開車進去。我和老伴也隨後抵步,並一直住到下星期才回拉娃。這幾天下雨,氣溫激降,由悶熱的三十幾度降到清晨的十二度,趁午後有點陽光,我們用三腳架在屋前拍合照,和去年一樣,同樣的八月底,同樣的景點,同樣的人物,連站立的順序也與去年相同,將兩張照片相比較,看看有何不同。小可兒和小樂兒長大了,大人們也變了,老年人更老了,這就是人生寫照。
去年八月底在度假屋前合影(2020.08.23)
我和兩婿在地庫打乒乓球,他們年青力壯,而我昔日雄風已不再,才打幾回合就累得直喘氣。兩個小孩睡後,我們三個男人喝日本威士忌,她們三個女人閒話家常,這幾個晚上我陪兩女看卡通片《許願神龍》Wish Dragon和《飛奔去月球》Over the Moon,又看《黑白魔女庫伊拉》Cruella,以及周星馳2004年舊片《功夫》和舒淇2009年舊片《遊龍戲鳳》,而我每次都在沙發上睡去,無法看完整套影片。
今年八月底在度假屋拍同一張合照(2021.08.28)
我們開兩部車到附近小鎮,泊車後步行去湖邊,看弄潮孩子,看垂釣老人,看夕陽西下,看噴柱水花。帶小可兒姐弟到公園盪鞦韆、玩滑梯、爬繩索,度過優閒無約束的一天。
晚上圍著火堆燒棉花糖(2021.08.27)
晚上,洋女婿在屋後生火,小可兒燒烤棉花糖,晚風微冷,大家圍著火堆取暖。是晚,老伴一直擔心火苗是否熄滅,因為加西卑詩省山林大火的陰影籠罩,令她整夜睡不好。
一家人歡聚,為壽星女慶生(2021.08.29)
小女為姐姐慶生,弄了一桌好菜,大夥合影,笑聲不斷,我們從滿地可帶了金松西餅店的「榴槤加榴槤」蛋糕,生日會的佈置完全是為了迎合小可兒,桌布、紙碟、紙杯、紙巾等,都是《冰雪奇緣》Elsa和Anna兩姐妹。吃完蛋糕,拆了禮物,長女又趕回滿地可,大堆文件等她回去處理,兩個小孩又要返回托兒所,假期必須提前結束,一切又回歸正常。
同一張桌子,同樣八口人,難忘合家歡(2021.08.28)
小孩子走後,屋子空空蕩蕩,我仔細欣賞屋主親手畫的作品,除了她希臘故鄉風景,就是這裡的冬天雪景,筆調平實,絕不誇張,要不是看到簽名,還以為是從畫廊買回來的。我去年畫的蠟筆素描,屋主依舊貼在雪櫃上。
屋主的畫作掛滿牆上
好友一直埋案為我的十卷書製作電子書,通宵達旦,令我內心過意不去,再三致謝之餘,以「於心不忍」形容我此時此刻之心情。電子書除了書籤索引,還要方便往返目錄,耗時費力,而且三易其稿,每次更新,就要從頭來過,周而復始,辛苦折騰。我捫心自問,未曾給好友做過點什麼,何德何能,受此恩惠,再次拜謝!
度假屋女主人是一位律師,也是畫家
伍老的《伍兆職詩詞集續編》本來已接近尾聲,可以付梓,誰料接到來函,謂其兒子「要從頭校對中詩英譯」,該書肯定無法趕在伍老九一榮壽時面世,為了完美無缺,只有再等,引用伍老原話:「是以一延再延,想急也急不來了。但因此也給我時間多寫些詩詞放在書中,也未嘗不好也。」殷勤期盼,拭目以待吧!
外面下大雨,不能到湖濱玩水,小可兒做鬼臉
寫到這裡,忽聞手機聲響,原來是張嘉先生打來,謂已經為我先裝訂旅遊日記和詩詞集樣書,我回到滿地可後希望能第一時間看到,想到此,就由「順心」變成「遂心」了!
(2021.09.02《華僑新報》第159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