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日 星期一

第1160篇:《雜筆》

 
猶憶去年在度假屋聚餐合影(2020.08.20)
城市離囂逃魅影,山區避暑臨仙境。片刻求來郊野靜。微風冷,漣漪吹皺湖中景。
淡月繁星遼萬頃,蒼松古柏延千嶺。徹夜蟬鳴天籟永。心馳騁,隨詩伴舞嫦娥請。
 ──《漁家傲》山區避暑
本欄寫過漫筆、開筆、隨筆、復筆、俗筆、縱筆、停筆、續筆、悼筆、抒筆、直筆、詩筆,今期題目「雜筆」,是隨意抒寫,不拘形式,雖雜不亂,雜中有序,這也是《麗璧軒隨筆》的特色。
 
《無墨樓詩詞集》封面(2021.07.30) 
日前收到多倫多許之遠老師寄來兩幅題簽墨寶:「無墨樓詩詞集」和「攜手同行」,這是兩本準備付梓的拙著書名,一本是詩詞集全編,一本是籌劃經年的旅遊日記。自2010年出版《白墨詩詞集》1400首後,十年來又寫了約七百首,將這兩千餘首詩詞重新編彙,取名《無墨樓吟草》,許老師提議改為《無墨樓詩詞集》,連目錄厚約600頁,23萬字。《「攜手同行」旅遊日記》厚約850頁,24萬字,內中包括三次歐洲、三次亞洲、兩次美加之旅,其餘沒有收進的遊記,都輯錄在文集卷五《閱歷遊蹤》中。許老師為八卷文集、一卷詩集、一卷遊記書名題簽,是饋贈拙著最珍貴之禮物。
《攜手同行(旅遊日記)》封面(2021.07.30)
 小女嘉珮週日回來,除了為我修改八卷文集封面的顏色,又將細明體改為仿宋體。然後為詩詞集和遊記兩本書的封面加入許老師的墨寶,她完全按照我的理念,詩詞集封面要簡單、古樸,而旅遊日記封面要突出「攜手同行」和「行萬里路」的主題;她找到地圖作為背景,然後將我與老伴牽手合影照片置於地圖上,許老師收到後,讚揚道:設計一流,構圖完美;很多親朋好友也都表示讚賞。而小女不是這方面的專長,也沒有設計圖案的軟件,完全靠手工操作,與正規的專業水平,肯定不能相提並論。
 
好友特地為我的詩詞集和旅遊日記製作電子書,將兩千多首詩詞加上「書簽」,鼠標點擊,隨即找到;旅遊日記也一樣,一目瞭然,十分方便。不管怎樣,將電子書寄給親友,才幾分鐘時間就傳遍世界每個角落,如果將書付梓,到郵局寄出,海郵要一個半月,空郵則郵費驚人,數十加元的郵資比書價還更昂貴。聽老師說,很多圖書館都不願意收藏紙版書,只收藏電子書,這將是未來趨勢,那麼,為何還要出紙版書呢?這世界就是充滿矛盾!
 
為了出書的事,我與張嘉先生先後兩次晤面,第一次在唐人街金豐酒家,第二次在聖丹尼路「Chu Chai」泰餐素食館,我將U盤交給他,但由於不斷有修改和補充,所以直到今天才算是最後定稿;本來約定到另一家齋菜館「緣」見面,但餐廳週一休息,我於是向刻在郊外的張嘉先生詢問住址,決定親自送交,然後驅車到他府上,將放U盤的信封,塞進他家門口的信箱中,並用手機拍下照片,寄給張先生,他幽默的回覆:「迅速呀!快走!快遞!」今晚,與張先生電話聯絡,商談出書細節。
 
長女去年在北部山區租了一間度假屋為期十天,我們也去小住幾天,臨走時我還用蠟筆畫了一張樹林紅屋的風景畫送給屋主留念,令她非常喜歡,特回函致謝。今年,屋主又回希臘探親,長女再向她租下這紅屋,而且是整整五個星期(由7月31日到9月4日),兩個小孩雖然沒有上托兒所,每週五天的費用照付。由於有Wi-Fi無線網絡,在度假屋可以照常出席視頻會議,不影響工作。而且離滿地可一個多鐘頭車程,可以隨時約會跑出來,隨時買菜帶回去。我們答應長女,想見兩孫,就開車進去小住幾天,玩膩了,就返回拉娃,看看郵箱有沒有信件,門口有沒有郵包,收起環保、垃圾、有機廚餘小推車。由於約定園藝專家來給屋前和屋後花園鋪草皮,我們暫時還不能去度假屋。
 
度假,就要有度假的樣子,要是天天開視頻會議,天天在網上見客戶,哪還算是度假?充其量是換個環境繼續工作。去年我們真的是完完整整在度假,每天在湖濱戲水、曬太陽,在屋後燒烤,在星空下點火燒棉花糖,打麻將,玩UNO,晚上看了一套又一套像《美國隊長》的英雄系列影片。
 
而我每天依然一早便起身,到樹林中散步,深呼吸,在屋後閉目養神,靈感奔放,填了《瑞鶴仙──到山區度假屋全家避疫》,又填《綺羅香──天倫之樂》。將《各家詩詞集》做個統計,除了製作《詞牌一覽表》,又製作《端華同學跋題詩作總錄(索引)》、《有此「疫」說》總覽等等。
 
經過一年半的折騰,疫情下的生活已經逐漸習慣了,似乎對解封的反應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強烈,到外地遠行的衝動已沒有了,渴望出國旅遊的慾念也淡化了,到山區小屋避暑,就算度假吧!其實,對我們退休老人來說,每一天都在度假,體會不到年輕人想逃出大城市的解脫心理。長女寧可花費高昂的租金,逃避塵囂,耳根清靜,專業人士的精神壓力,我們完全可以理解。但願我也可以分享這五週寧靜悠閒,期待新書問世,並做好邀稿準備,迎接11月25日「詩壇第1000期」之來臨。
 
(2021.08.05《華僑新報》第158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