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15日 星期三

第649篇:《掇言》

肖兔的小女抱著黃道超博士贈送的巧克力巨兔合影
一連5天的復活節長週末結束了,我雖然沒有出遊,留在滿地可,但每一天都過得很充實,一點也不覺得無聊納悶。《華僑新報》小魏來電話,叫我去楓華書市走一趟,謂有朋友托報社轉交復活節「巧克力雞」給我和譚公。我以為兩隻小雞,也不需要興師動眾,所以自己隻身前往,留老伴在東成藥材店讓梁志鴻中醫師診治耳水不平衡。誰知張總和小潘用手一指,哇!非同小可,足足一公尺長的大紙盒,那可不是小雞。我問是誰送的,答案似乎很模糊,好像是來自麥大的詩友,我又猜又辨認字跡,應該是黃道超博士吧?與老伴一人一盒,車後廂剛好裝滿,回程順道去嘉華公司,將一盒送呈譚公,他打開一看,是一隻3.6公斤(8磅)重的巧克力(朱古力)大兔子,他問我是誰送的,我說估計是黃君。回家電郵一函給道超詩友求證,讀他的回信後再致電譚公,確認無誤。

譚公於是在電話中告知,他在富金華訂了桌,宴請麥大劉聚富博士夫婦一起共餐,希望我和老伴、兩女出席,時間是週五晚上。屆時會將大女兒的履歷表面呈劉院士,囑咐我一定要準時赴宴。

週五一早將Buick老爺車充電,女兒開Camry跟在後面,開去附近修車廠,換了新電池,連工錢150元。跑了23萬公里,勞苦功高,不忍心人道毀滅,還是妥為保養,頤養天年吧!家裡有多一輛車代步,有什麼急事可以有後備急征,派上用場。晚上老伴因為耳水不平衡,頭暈得很厲害,我叫她留在家休息,小女兒沒有回來,留在麥大校舍,最後衝刺,應付考試,我和大女兒兩人赴宴。

左起:譚銳祥壇主、白墨、劉院士、譚夫人、劉夫人
劉院士夫婦一早就到,譚公夫婦隨後也準時抵步,我對眼前這位名滿天下的建築師肅然起敬,他的謙虛、隨和,令女兒提心吊膽的憂慮一掃而空。劉院士談到詞壇大家葉嘉瑩教授將到訪滿地可的安排,又談到蒙城中華語文學校25年來的成就,我們無所不談,他又取出相機拍照留念,女兒還專門以呂陸川先生手書李白《將進酒》大幅草書為背景拍合照。劉院士以長輩身份,諄諄鼓勵我的大女兒,千萬不要氣餒灰心,一定可以有所作為,並提議她參加華裔專業協會,擴大社交圈子。

一連幾天,我都埋首《當代國際人物詞典》的最新逝世日期增補工作中,厚約1400頁,我已完成了四百餘頁。又上網找尋關於「神靖丸」沉船資料,才發現這被年代淹沒、令人沉痛的悲慘史。

引起我研究「神靖丸」的發端,是一位博客讀者,當他讀到我文章中提及當年曾經在越南頭頓佛寺住過,於是向我打聽「神靖丸」沉沒、300多遺骨之下落。我立即回信給他,謂當年我住過的普陀山觀音菩薩寺,才建不到幾年,必須向歷史超過70年的古寺詢問,或許有較詳細的答案。很快就接到覆函,並給我許多關於該沉船事件的資料,還告知他住美國波士頓,目前在臺灣台中市中山醫科大學任教授,他的岳母過世前就住在滿地可,也算是緣份。我於是瀏覽他的「神靖丸」http://shinseimaru.blogspot.com/網頁了解歷史真相,原來這是日本投降那年發生的慘劇,轉眼已經64年了。

1945年1月12日,被美軍第38機動部隊機擊沉的日艦一共35艘,其中包括「神靖丸」。「神靖丸」是日本以貨艙權充醫療船的名字,但並沒有刷上紅十字圖案。船上搭載的全是應日本征召前往戰區的臺灣醫護人員,一共334名,並無任何傷兵,從高雄啟航,於1945年1月7日停泊在越南西貢外海上聖雀岬港內。據悉,臺灣人醫師59人,死41人;藥劑師3人全亡;醫務人員80人,死55人,員工200人,死148人。10年後的1955年5月26日,神奈川新聞報導,日本Salvage公司打撈沉船時發現約300人遺骨。該報導稱,神靖丸船身送給了越南作為賠償,但是隻字沒提及遺骨的下落。日本厚生勞動省聲稱,1966年7月,有5位神靖丸無名者自越南頭頓的「佛印寺」送返東京千鳥淵墓園安葬,但不知其餘各人之下落。「佛印寺」是否還有遺骨呢?這位鄭教授是著名的眼科醫師,他為了尋找其先父鄭子昌醫師,以及船上其餘300多人之遺骨,已做了很多努力,並建立「神靖丸」博客。他因為不諳越語,要親自到頭頓訪尋64年前遺骨,的確大海撈針,但如果通過政府部門協助,或聯絡越南駐日本大使館,出面追查,或許事半功倍。不管怎樣,我深受他的真情所感動,如果能力做得到,我也願意獻上綿力。更希望通過此文,將訊息傳開,也許有心人會參予搜羅遺骨行動。

像「鐵達尼」號沉船百年,有歷史遺跡讓人憑弔,「神靖丸」號和其他數之不清的沉船淹沒海底,竟找不到片紙隻字的資料,嗚呼!戰爭之可怕,被征派戰場的醫生,都是民族精英,以救死扶傷為己任,何罪之有?據悉,有餘生者尚被污辱為日奸,令人齒冷。俱往矣!找尋歷史腳印,緬懷先人,光前裕後,為人子孫能做得到的,也就如此而已。喜見鄭醫生濟世救人,繼續父親遺志,造福病患,孝心事母,功德無量,鄭子昌醫師泉下有知,也瞑目也。相信上蒼有眼,一定會庇祐後人,早日找到先人遺骨。更期求世界和平,不再有戰爭,不再有互相殘殺,阿彌陀佛!善哉!善哉!
(2009.04.17《華僑新報》第9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