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第651篇:《面試》

實習律師們攝於魁北克法院,左二為大女兒嘉珈
大女兒將於今年5月法律系畢業,她必須去找一家律師樓,跟一位大律師實習6個月,才夠資格考取律師執照。為了這個先決條件,她從2月份開始就向魁省幾十家律師事務所寄出履歷表,應徵見習職位。這兩個月中,前後有超過50位律師約她見面。和應徵銀行經理的輕鬆、和諧氣氛完全不同,這難忘的面試經驗,讓女兒學會了很多東西,也看透了人情冷暖、世態炎涼;認清了法律界冷酷無情、金錢至上的一面。我聽她細述每次面試的對答,感受頗深,值得寫出來給大家分享。

幾乎每次面試都聽到同樣的提問:為什麼我們要雇用妳?妳將會對公司作出什麼特別貢獻?能帶給我們什麼利益?妳的父親做什麼生意?他能將唐人街客戶介紹給我們嗎?50人中只甄選一人,妳怎麼有信心覺得我們會給妳機會獲得這份工作?有位律師問道:人人都對律師不懷好感,認為只要收了當事人的錢,就會為了打贏官司竭盡所能、出盡法寶,妳有什麼辦法令人們對律師改變態度?告訴我關於5年之內、10年之內的個人計劃,妳會否結婚生育,在家庭與事業之間如何選擇?

有的律師很幽默,讚賞女兒求職信的信紙質量好。有的很喜歡炫耀自己的威風史,可以滔滔不絕用一個鐘頭談他自己。有的則胡扯一通,大話西遊,甚至離譜到談他如何節儉,只買二手車,與是否請人根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有位律師問道:妳既然已經在麥基爾大學國際貿易畢業,又是銀行經理,幹嗎要再讀法律,為何不回去金融界,收入肯定比當律師好,因為,很多律師樓接不到案件而沒有生意做,面臨關門危機。女兒說她喜歡法律,相信世界上有公理,有錢人犯了法就要接受法律制裁,窮人被冤枉就應該還他清白,如果一味想賺大錢,早已到美國華爾街從事股票交易,月進萬金。有一位不得志的華裔律師,抱怨他遭到種族歧視,上法庭時,護衛員甚至不讓他進入,告知這個房間只允許律師使用。女兒說她在加拿大土生土長,從未遇到被人歧視的現象,她講法語、英語都沒有唐人口音,她不覺得自己是少數族裔而自悲,相反,就因為自己是華裔而自豪、驕傲。

自信非常重要!很多律師就是故意說一些難聽的話,來考驗妳的應變能力和耐性,挫一挫妳的銳氣,對這些尖酸刻薄的口吻,必須以牙還牙,針鋒相對。有些律師欺人太甚,看見初出茅廬的新手,就擺出老資格,不可一世似的。女兒說自己有兩個學位,不會賣他的賬,為了謀職,何必要妄自菲薄、低聲下氣?有一次她因為介紹人的關係,不敢得罪對方,結果平白無故被疲勞轟炸整整兩個鐘頭,這位仁兄連女兒的履歷表看也沒看,竟問她在哪裡讀過書,有過什麼工作經驗,為何要來求他?然後說的都是大堆廢話,浪費寶貴時間。「我建議妳最好搬去安省,那裡有更多的發展機會。或者,再回大學深造,或者,免費去幫律師樓見習。或者,妳還可以去服務中心做義工。」那天正好準備考試,急得她哭了出來。既然不能助之一臂,就乾脆直截了當,電話拒絕,何必又約見面,戲弄一番?我好言安慰她,說了句話:「人來求我三春雨,我去求人六月霜!求人不如求己!」

壞事變好事,經過這些磨練後,相信她會更加成熟、穩重、沉著。她說將來如果她成功當上律師,有見實生來求她幫忙時,作為過來人,感同身受,她一定會十分樂意協助新手完成心願,而絕不會像這些滿身銅臭味的市儈律師們那樣勢利眼。

我見她激動得聲淚俱下的樣子,就好奇的問道:難道妳沒有碰到一位好律師嗎?這一問可將她的情緒緩和了下來:有!她是一位非常值得我敬重的長輩,是我現在的上司,是我的偶像,我的榜樣。於是一五一十將這位身經百戰、縱橫法律界數十年的女傑描述一番。原來女兒現在任職的麥米蘭律師樓,有超過60位律師,總部在多倫多,要請人必須由上頭派人事部班子來滿地可直接取捨。這位女上司來自安省,法語不靈光,很多文件翻譯工作都由女兒一手包辦,她撰寫一本關於投資法的書,資料蒐集就交給女兒去做,書出了,很公道的把女兒的名字寫在扉頁上。她為了推薦女兒,曾多次與律師樓合夥人爭論。她一直希望女兒留在她身邊,成為得力助手,所以不斷將短期工合約一延再延。她雖然日理萬機,但做事有條不紊,處事衡量輕重;老母親臥病於醫院,她守在病床前卻一直無法放下工作,其愛女每星期要去洗腎,她分身乏術,但妥善安排,並沒有半句怨言。女兒說將來考到律師執照後,還會回去幫這位好上司。

我很高興女兒崇拜的偶像不是歌影星,不是政客。她從小就一直被我灌輸,不要盲目跟風做追星族,所以她的志願曾經想當戰地記者,後來想當議員;我說要從政,首先必須先讀法律,但要致富,就必須讀金融貿易,金錢不是萬能,但如果沒有錢就萬萬不能。她於是讀商科,受了教授的影響,最後還是躋身法律界。我對她的寄望倒不是成為大律師,而是能每一天都快快樂樂度過,生活無憂無慮,無病痛纏身,千萬不要做目空一切、唯我獨尊的「女強人」,那可要付出昂貴代價的。
(2009.05.01《華僑新報》第9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