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10日 星期三

第657篇:《記誌》

上週末兩天,日程表編排緊密,幾乎每一分鐘都填得滿滿的。星期一上班,帶了日記本到工廠,利用吃飯時間補寫,紙短事繁,必須將字體縮小,密密麻麻擠壓,見聞發生的事才夠篇幅寫完。

日前收到外省長輩電郵,謂有友人告知,其先父墓碑似乎曾經被颶風吹倒,囑咐我親自前往察看。由於事出突然,不可怠慢,立即動身,與老伴開車出門。先去買一包香,幾個金山橙,又想起焚香無火不成,去便利店買打火機。抵皇家山墓園,繞了幾圈才找到老先生墳墓,只見碑上的瓷像脫落,擺放碑頂上,墓碑被黃色膠條綑綁,以做記號。我們將橙子帶來,燒香跪拜,又為周圍鄰居墳墓上香,我用相機拍了幾張墓碑照片,但不敢移動碑頂遺照,就離開墓園。回到家立即將4張照片電郵寄出,並寫一信問及是否將瓷像妥為收藏,以防遺失,留待他日前來滿地可掃墓時再修葺。

星期六早上放工回到家正好7點,也不知睡了多久,9點就醒來,到屋外剪草。有朋友來電話,聊了一會,收線時才知道有留言,原來是外省長輩留話;他囑託我即刻去墓園,將瓷像用萬能膠水粘牢,將黃色膠條除去,刻不容緩!因為,風水之事關係重大,影響深遠。我二話沒說,立刻和老伴出門,從家裡帶了一包香,先去買萬能膠水,然後直驅皇家山墓園。這一趟還是要繞幾個圈子才能找到,我口無遮攔的說,難道要來第3次不成?風很大,用打火機焚香,必須彎下腰,躲在墓碑下擋住疾風。我打開了兩枝像牙膏的萬能膠水,小心翼翼把瓷像粘回原處,又怕遺照表面被膠水沾粘,用手按住瓷片足足5分鐘;將黃色膠條從墓碑上除去,墳前跪拜後,又照例拍了幾張相片。

回到家,把照片電郵寄出。我吩咐女兒哪裡也不許去,留在家製作譚公祝壽光碟,配上音樂,並複製20張,準備晚上赴銀城酒家壽宴時贈送詩友。冰玉來電話詢問如何從西島到銀城,我講解一番,並留下手機號碼,有問題打我的手機。這才發覺,我的手機不見了。今天最後一次使用手機,是去墓園的路上,和北極狐通話,我可以肯定,是在墳地遺失的。天色已暗,我們又要趕著出席譚公壽宴,我不敢試打手機,怕鈴聲驚動皇家山墓園數十萬老友記,更希望晚上他們不會用手機打來找我聊天,那可是陰陽界通話,非同凡響也!壽宴結束已11點,墓園關門了,手機在墳地過夜。

滿地可全僑公祭大典上恭讀祭文
星期日一大清早,未6點就起床,因為我除了祭文未寫,還有公祭大典來賓的胸牌還沒有製作。我花在製作胸牌的時間足足兩個鐘頭,9點鐘才開始起草祭文,所有平聲韻都在往年十多篇押過了,這一次必須押仄聲韻,我一想到「墓」字,就決定用七遇韻。我差不多只用一個小時就寫好,而且與過去十幾篇不同,這一篇都對仗,似乎有墓地老友記在暗中給我靈感。由於祭祖大典的工作人員必須11點鐘齊集中山公園,我和女兒匆匆開車出門,這才後悔,因為環島單車比賽,滿地可多處封路,所有車輛都擠到15號高速公路上,動彈不得,像個大型停車場。怎麼辦?女兒急中生智,把車子停泊在購物中心,跑過對面下地鐵,好主意!不用20分鐘就到唐人街,她先去影印祭文100張,我將胸牌帶到中山公園。公祭大典開始,女兒充當義工向僑胞及來賓派發祭文,又拍照片以便向報館發新聞稿。看她穿短褲T恤,誰相信這將是法律界新人?儀式結束後,我們事先離開。

乘搭地鐵回去購物中心取車,我念念不忘遺留在墳地的手機。女兒自告奮勇,她陪我一起去墓園。本來取道瑪麗女王大街,但恐怕單車賽未結束,我們改走占打隆路;也不知是什麼原因,在維多利亞路紅綠燈街角,我忽然決定拐彎,不走雪角街而朝維多利亞路去墓園,這樣一來最少省了10分鐘時間。這一回不用繞道走冤枉路,我們很順利就找到墓地。一進墓園,天色轉暗,陰風陣陣,穿短褲短衣的女兒開始覺得冷,而且整個墓園寂靜得似乎沒有一個人影,哪裡會有誰來撿拾手機?

正當我們在墓碑前察看瓷像是否粘得牢,還未開始尋找手機,忽然墓地旁邊小徑有一輛紅車停下來,有人在車窗向我們朝手,我仔細一看,是一對老外夫婦,年紀最少80以上,男的開車,女的手中一塊白布,包著我的手機:你們是否在找手機?我們昨天看見你們來拜祭,我的父親是Jack Wong,女兒接過手機,紅色車子就消失在墓園小徑中,墳地恢復寧靜,天色更暗,好像要下雨了。

我們離開墓地,天空忽然漸漸亮起來,到了高速公路,陽光從雲層露了臉。女兒說要不是她親身經歷,真還以為我繪聲繪影編寫出來的「故事」而已。到底是巧合還是什麼,為何紅車會不早不遲出現,而且在數以萬計的芸芸墳墓中,找到我們?要是我繞道迷了路,或是交通阻塞,就見不到那對老外,而他們怎麼看也不像是黃氏華裔子孫,他們難道整天都留在墓園等我去找手機不成?總之,在我們父女倆的言談中,無法解釋的靈界之謎團越來越不可思議。回到家,就收到外省長輩電郵,謂剛收到墓碑照片,兩小時後,傳出喜訊,困境已解,化險為夷,風水之說由不得你不相信。
(2009.06.12《華僑新報》第95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