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19日 星期三

第706篇:《網話》

本欄5年前曾寫過「上網」,去年曾寫過「網緣」,話題都離不開「網」字。這個網,不是糾纏不清的情網,不是疏而不漏的天網,不是鐵面無私的法網,而是一天也不可欠缺的「互聯網」。

自1999年3月開始使用電郵寄稿到報社後,傳真機的用途就大打折扣。如今,絕大部份詩友都使用電腦打字,「易妙」傳稿,能在傳真機收到的手稿,只剩下四、五個人了。昔日「文房四寶」──筆、墨、紙、硯,如今蕩然無存,因為網上寄稿,連紙也不用了。今天的文房一寶就是電腦!

一旦上過網,久而久之就成了網迷,甘心情願自投羅網,死心塌地作網中人。在網海泛舟,不怕滅頂;在網上衝浪,不怕溺斃。時間在網裡一分一秒流逝,寂寞在網中一點一滴消失。網民們逃不出自己編織的天羅地網,他們無法抗拒網絡的魅力,無力掙扎,無從擺脫,任由五花八門的繩索將自己網羅。每天被一網打盡的網奴,上千上萬紛紛落網,有幾個能僥倖破網而出,成了漏網之幸運者?網律無情,一朝被收網、封網,就別妄想會網開一面,逃出新天。然而,染上了互聯網的癮,就註定戒不掉!借用老舍的話:「世界是個大網,人人想由網眼兒撞出去,結果全死在網裡。」

朋友遍天下的好處,就是「分享」這兩個字。我每天從電郵中,收到來自全球各大洲親友的大量訊息,只要有好的東西,就會第一時間轉發給我的好友。除了精彩圖片、生動畫面、高清晰攝影、悅耳音樂,更多的是人生哲理、醫藥新知、幽默趣聞、捧腹笑話,在繁忙的生活節奏裡,偶爾讀到一小段趣事,心靈獲得了滋潤,緊張的神經得到了鬆弛,就好像吃了一粒靈丹妙藥,百病皆除。

我收到澳洲文友呼籲大家不要再吃魚翅、燕窩的文章,讀後十分震撼。看到捕撈者活生生斬割鯊魚及幼鯨的魚翅後,隨即將斷了四肢的血淋淋殘身扔進海中,任其自生自滅,我發誓不再吃魚翅!試想採燕窩的工人將山腰高岩上的燕巢勾下,窩內孤雛乳燕或尚未孵完的蛋通通跌落地面,母燕歸來無法尋覓巢穴,哀鳴之聲聞之令人斷腸。未孵出的蛋因巢破必死無疑,吃燕窩成了間接殺生。

我收到揭發坑渠抽取油份用做食用油的報導,無良奸商以假亂真出售假酒、假人蔘、假冬蟲草、毒奶粉、霉變發臭米,更收到臭豆腐、紅燒乳鴿、粉絲、髮菜、泡菜、老陳醋、餃子、雞腳、香腸、毛髮醬油、米粉、腐肉豬油、一次性竹筷子、黑木耳、即席麵等的負面新聞,讀後不寒而慄。

我收到老師寄來的食療藥方,除了立刻轉寄,並隨即按方煮食。其中有一則,是治糖尿病的偏方,一隻雞,四粒青檸檬,放一點鹽,慢火煮一鍋,不斷食用後,血糖明顯下降。就像苦瓜葉煮水,長期飲用,收效良好。另一偏方,是治膽固醇過高,用白背黑木耳、紅棗、豬瘦肉煮湯,一連食用25天一個療程,有臨床病例,謂幾個療程後,等到排期為心臟做搭橋手術,醫生發現阻塞的心血管已通暢無阻,不用開刀。其他有一些療效甚好的偏方,我收到後總是立即轉給眾親友。

收到更多的是人生哲理的諺語,有些讀後發出會心的微笑,有些順口溜、名詞新譯、經典俚語,讀後笑出淚水,有的是關於婚姻、家庭、朋友,有的是名人、名勝、古蹟,更多的是攝影家的風景圖片。當你看到貧窮國家的童工,你會勸導下一代必須珍惜擁有的一切;當你看到博覽會場,飲水的地方垃圾堆積如山,你更加會關注人的素質修養而非物質享受;當你看到柬埔寨大屠殺遺址、二戰德國集中營大屠殺舊照片,你才知道什麼叫做「前事不忘,後事之師」,你會對那群將赤柬血債當成「明日黃花,不值再提」的左仔唾罵一番。有什麼比活在和平國度、享受自由空氣來得更可貴呢?

曾經收到一段「人生幽默」,抄與諸君分享:「20歲以後,故鄉與外地一樣;30歲以後,白天與晚上一樣;40歲以後,有沒有學歷一樣;50歲以後,漂亮與醜陋一樣;60歲以後,官大與官小一樣;70歲以後,房多與房少一樣;80歲以後,錢多與錢少一樣;90歲以後,男人與女人一樣;100歲以後,起床與不起床一樣。但無論何時,身體好壞卻大不一樣。若要一輩子高興,做事;若要一陣子高興,做官;若要一群人高興,做東;若要一家子高興,做飯。若要一個人高興,做夢。」

曾經有朋友寄來「非常有用的健康網站」,列出了68個網站,的確很值得收藏。此外,還有世界景點、萬年曆、外幣換算、郵區號碼索查、憑電話號碼找人和住址等。也不是網上的東西都是對的,曾經收到幾則假的訊息,我傳出去後很後悔,幸好有朋友法眼一看就知道是造假,包括預言天上會出現火星奇觀,可以看到兩個月亮,以及人頭豬身的「豬人」,人首魚身的「美人魚」等等。

網上有太多的資料可以蒐集,有太多的知識可以學習,以前要知道一句詩是誰寫的,也許要花上幾個月時間才在《全唐詩》四萬多首中找出來,如今,只要幾秒鐘,就可以知道毛澤東1906年的「詠蛙」詩:「春來我不先開口,哪個蟲兒敢出聲」並不是原創,而是明代權奸嚴嵩的少年之作。
(2010.05.21《華僑新報》第10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