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26日 星期三

第707篇:《隨遊》

維多利亞日4天長週末,很快就在旅途中度過。回來後補寫日記,走馬看花的模糊印象如果不記錄,很容易就消失在腦海中,事後再憑照片、購物單據、電郵等從旁協助,才能從記憶中拾遺。

5月21日(星期五)凌晨5點許放工回到家,匆匆洗個澡,6點左右,與老伴開車送大女兒去魁北克省三河市法院;由於她整晚通宵趕文件,準備出庭,我們怕她精神差,開車有危險,所以由我當司機,讓她可以利用一個多鐘頭時間閉目養神。一路上雖然多車慢駛,高速公路還算暢通;8點許到達三河市,找到了法院,把車停泊後,先到對面的總督大酒店裡面吃早餐。女兒9點前到法院報到,我們倆漫無目的的在市中心散步,攝氏15度的天氣,涼風拂面,陽光暖和,十分寫意。

中午前,女兒打手機問我們在什麼地方,我看到高高的Delta酒店,就約她開車來接。到附近商場逛公司,我買了一本法文《Ephemeris》(編年史),眼皮已不聽使喚,自己先回車內小睡。母女倆也不知逛了多久才回來,女兒叫我到後座睡覺,她開車,媽咪在旁邊監督。返回滿地可近兩點,我立即上樓休息。晚上,大姐、姐夫、甥女等人宴請我,廣東話叫:過「牛一」(生日)也。

哈佛大學留影
5月22日(星期六),我們隨旅行團參加波士頓、羅得島兩天遊。一大早兩女開車送我們到唐人街,抵步6點,放下行李,她們先回去。我帶了一本道路地圖冊,一路上不斷追蹤,下一次自己開車去時,可以按圖索驥。過美國邊境時,除了持加拿大護照留在巴士上,其他旅客全部下車,人人過關,足足花了兩個鐘頭。在新罕布什州的小鎮曼徹斯特一家中餐館用自助餐,抵波士頓已經近兩點。先去劍橋鎮的哈佛大學參觀,能到這座美國歷史最久(1636年建立)的著名學府,是我多年的夢想。誰知相機顯示,沒有足夠的記憶容量,奇怪!我的Sony 有8G的記憶體,可以拍兩千張大像素照片,打開相機一看,原來我昨晚把三河市拍的照片儲存後,記憶體沒有拔出來,還留在手提電腦中。怎麼辦,我靈機一動,趕快離開哈佛大學,跑到大街上,沿途問路人,謝天謝地,就在拐彎處不遠,找到一家Hunt's Photo,存貨只剩下2G記憶體,20美元加稅。再趕回去,旅遊巴士已經在等人上車,只好在哈佛大學大門前拍了幾張,算是「來過」。我們像趕鴨子一樣,下一個景點是麻省理工學院MIT,也是蜻蜓點水,擺幾個「甫士」拍照,並請求玩飛碟的女孩為我們拍張合照。

趁太陽還沒下山,我們到波士頓最高建築物,登上第50層觀景台,與多倫多CN塔、紐約帝國大廈相比,當然是小巫見大巫。我們對大城市千篇一律的高樓大廈都麻木了,反而喜歡有地方特色的鄉間小村鎮。當天色完全轉暗時,疲倦的團友,被帶到昆西市場,抵步已經8點許了。這是美食中心,但由於太累,人又擁擠,想找個位子也不容易,我們只外賣一份波士頓鮮蛤雜燴濃湯。找個電話亭,打公共電話給住在昆西鎮的甥女,她說昆西市場在波士頓而不是在昆西市,我們還不知道幾點鐘才能回到酒店,所以唯有下一次自己開車來時,再到她家看兩個小甥孫。9點許前往假日酒店,好像房間已客滿,又換去第二間,抵達Marriot旅館已是晚上10點多。向櫃台胖先生打聽,他說這裡是郊區,離市區數十英哩遠,餐廳超過10點沒有送外賣,只有一家中餐「好味屋」送餐到凌晨1點;他把送餐廣告單張遞給我,都是令人皺眉頭的菜色。沒辦法,老伴吃她的鮮蛤湯,我向櫃台胖先生買一個杯麵4美元充飢,還拍下杯麵照片留念。幸好酒店大堂可以免費上網,向兩女報訊。

5月23日(星期日),7點起床,酒店有自助早餐供應。8點出發,去美國最小的州:羅得島,但目的地不是首府,而是著名的Newport Mansions。包括美國最富有、最有名望家族之一的范德比爾特Vanderbilt家族後代的哥德式建築物,令人嘆為觀止。我們只參觀其中最大的兩座超級豪宅,一座是佔地13英畝(5萬3千平方米)的The Breakers,1895年的建築費超過700萬美元(按目前貨幣價值為1億5千萬美元);另一座是Marble House大理石宮,僅大理石就用了50萬立方呎(1萬4千立方米),1892年的大理石價格為700萬美元,加上建築費共1100萬美元,相當於目前的2億6千萬美元。這是范德比爾特家族第三代威廉‧基沙姆送給妻子愛娃的39歲生日禮物。愛娃得到巨宅後3年,就與丈夫離異改嫁,第2任丈夫死後,她回到大理石宮,另在後園海邊建了一座中國式茶館。導遊彭先生很客氣的邀請我們到中國茶館品茗暢談,除了對這位喜歡中國庭園建築的愛娃多了一份神秘感,也對學識廣博的英國工商管理碩士彭先生深表崇敬;他來加拿大3年,目前仍在蒙大深造,前途未可限量也。午餐在新港一家中國餐館用自助餐,有蜆、蟹,味道還不錯。

愛娃的中國式茶館
由於在美加邊境檢查站耽誤了很長時間,返抵滿地可已10點。兩女接了我們後,驅車去一家法國餐廳Lemeac吃晚飯,還喚了瓶香檳,送我一張賀卡,上面寫得密密麻麻,反正就是:生辰快樂!
(2010.05.28《華僑新報》第10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