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日 星期三

第708篇:《喜慰》

猶憶2002年4月,在報上看到Dr.Heather Munroe-Blum受聘接掌麥基爾大學第16任校長,是自1821年創校以來首位女性出任該職。正好當年9月,大女兒報讀麥大,我心情興奮,就在工廠填了一首《臨江仙──Dr.Heather Munroe-Blum出任麥基爾大學首位女校長》:(2002.04.17)

麥大校園逾百載,栽培多少精英。狀元薈萃出公卿。黌宮添俊彥,學府露崢嶸。
十六任來新女史,雄心開闢鵬程。鬚眉未必可同爭!樹人傳智慧,化雨立功名。

小女嘉珮大學畢業與爸、媽和姑媽、姑丈合影
8年過去了,我終於近距離見到心目中的偶像,這位1950年生於滿地可的肖虎女博士。雖然她未必知道我曾經在「詩壇」第122期中刊登此詞,也相信不會有人將此詞翻譯成英、法文贈送給她,但我兩次聽她演講,對她崇敬之情油然而生。上一次是2005年大女兒畢業,這一次輪到小女兒。

與麥基爾大學董事劉聚富院士(左二)合影
左起:劉聚富院士、小女、校監、麥基爾大學女校長
那天(5月28日星期五),我向工廠告假一天,中午先開車送小女去西島麥大,再折回接姐夫和大姐,路上因發生車禍,交通嚴重阻塞,第2次抵校園已經兩點。儀式正要開始,畢業典禮在一個能容納千人的巨大帳篷中舉行;多虧麥大董事劉聚富院士的特別安排,由專人帶領我們坐在最前面的第一排,可以清楚觀賞整個過程。典禮結束後,劉院士又引領女兒去和系主任、校監、女校長等一起拍照留念,令小女受寵若驚,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事實;因為在平時是沒有機會見到這些大學高層人員,更別說握手合照。對著心儀已久的女校長,拿相機的手有些顫抖,幸好我的數碼相機能防震,拍出來的幾張總算可以見人。我希望兩女將來能像女校長一樣傑出,又平易近人。

與姑丈、姑媽在巴西餐廳用晚餐
小女兒帶我們到麥大給專業攝影師拍合家照,小姪女與姑媽、姑丈合影,慶祝盧門又出一士。美中不足的是,她的姐姐因為下午到法院代表律師樓出庭,不能趕來觀禮,她來電話,約定晚上一起用餐。我們離開校園時已經5點多,適值放工時間,路上大塞車,我們抵市中心Bishop街已經6點半,大女兒正好剛下班。兩姪女為了慶祝姑媽74歲生日,幾天前已預訂Le Milsa巴西餐廳,雖然時候還早,但座位已滿,如果沒訂桌,根本無法進入。身穿黃色足球衣的侍者來回穿梭,電視不斷播放嘉年華歌舞,十足巴西氣氛,最後還有肚皮舞現場表演,我們6個人度過難忘的家庭日。

星期六,大女兒一早開車去律師樓,約定我們中午在老港St-Gabriel餐廳相聚。這是一家有200多年歷史的法國餐廳,於1754年開始營業,也是北美第一家有酒牌的餐館。除了大開眼界,也大飽口福,我問女兒,慶祝爸爸生日的節目何時才告一段落?她倆笑說:年年有今日,永遠沒完結!

星期日,一早和老伴到大姐家祝壽,吃潮州傳統的甜麵和鮑魚粥。我自己去唐人街中華會館開會,商討6月6日滿地可第15屆全僑公祭大典事宜。晚上,赴南岸金豐酒家,出席大姐壽筵,甥兒、甥女等人從各地都回來,濟濟一堂。大女兒自己從律師樓開車趕來,散席後又再回去繼續工作。

與陳黛黛、陳艷芳同學合影與滿地可施碧青家中
昨天(6月1日),放工回到家6點多,破例沒有上網查看電郵,就匆匆上樓爭取時間睡覺;9點半被鈴聲吵醒,是外國長途電話。再也無法繼續睡,洗個澡後出門,去銀行兌換美鈔,然後趕往朋友家,與闊別40年零兩個月的老同學相見。她就是我在本欄第524篇隨筆「夢想」一文中的女主人翁,我們於1970年4月1日端華中學被關閉後就沒有再見過面,1985年4月,我從亞省愛民頓搬遷到魁省滿地可,途經緬省溫尼辟時,有和她通電話,但由於一早就離開酒店,錯過了異國相聚的良機。此次她將飛往法國巴黎,特地停留滿地可10個鐘頭,彼此終於可以相會。40年過去,老同學風采依然,歲月似乎沒有在她臉上留下任何痕跡,當她第一眼看到我時,由於我頭戴鴨舌帽,所以還可以認出來,等到我將帽子脫去,嚇了她一大跳,哪裡來的老頭子?我們兩人同歲,都肖蛇,她比我年輕起碼十幾歲。我們閒話家常,話題當然是下一代,她兩個兒子,一個是電腦工程師,一個是大學醫科第3年,最後目標是心臟專科醫生,小女兒今年18歲,一起陪媽咪去法國。她說3個孩子是她最大的喜慰,丈夫2003年病逝,給她極大的打擊,但為了孩子,她母兼父職,並沒有倒下,毅然撐下去,令人欽佩。她一家12口死在赤柬暴政下,如今世上只剩下她和在法國的哥哥兄妹倆,我衷心祝福她和孩子們幸福快樂,共享天倫。我沒有什麼東西送她,借花獻佛,將紫雲《女人一枝花》一書贈送,希望她讀到33朵花時,得到新的啟發;又托她代轉一本《湄江新潮》給法國關不玉兄;同時將捐給越南患病同學的美金捐款托她帶去。另一位在唐人街開店的女同學隨後也來到,我們在女主人家吃美味可口的家鄉雲吞麵,她說今晚特地煮海南雞飯,但我沒有口福品嚐,有些可惜。

由於下午要去工廠,不能陪老同學作一日遊,不能邀請她來家裡喝杯茶,唯有下一次親自赴緬省溫尼辟府上拜訪。我開車送她母女和女同學下地鐵去唐人街,自己趕回家小睡一個鐘頭後去上班。
(2010.06.04《華僑新報》第100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