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2日 星期三

第724篇:《賀喜》

上週六(9月18日)傍晚,與老伴到中央火車站迎接專程從多倫多來的許之遠老師,然後去唐人街紅寶石酒樓,出席何宗雄校長78歲壽筵。許老師風塵僕僕,雖然舟車勞頓,但神采奕奕,上台演講,聲音洪亮,中氣十足。我們與老壽星、譚銳祥壇主、伍兆職詩翁、聯邦國會議員孟德斯與其夫婿同席,我在致詞時,將一份《華僑新報》拿在手上,因為上週本欄寫《賀壽》,《詩壇第558期》刊出「恭賀詩壇盟友榮壽特輯」;紫雲詩友用純正北京話朗誦她祝賀何校長的一首七律。

何校長壽宴上,將新出版的《雪泥鴻爪七五年》回憶錄義賣,所有收入全部捐給醫院,賀壽不忘做善事,值得一讚。許老師的演講中,突出介紹了何校長的幾個方面:由放牛娃成為留法洋博士;參加道德重整運動,以身教樹人;學以致用,經營豆製品公司,以有機豆腐供應健康食品;創辦中文學校,弘揚中華文化;現晉級為魁北克中華文化教育學院的蒙城中文學校創校31年來,桃李春風,培育出一批批學子,為海外推廣中文教育,作出卓越貢獻。晚年喜愛舊體詩,並出版詩集。

星期日(9月19日)中午,和許老師去拜山。先到雜貨店買香燭、燒肉、雞腿、麥包,又買酒杯、筷子,還有一瓶紅酒,然後驅車到皇家山墓園,很順利就找到許乃鷹(復琴)老先生的陵墓。我站在墓碑前凝視良久,碑文是許老先生鄭板橋體墨寶:「抗日勇士,民國詩人,生於中華民國四年端午節前一日」,他參加抗戰負傷,獲頒「抗日勇士」勳章,許老師曾將他的詩詞多首傳給我保存,《詩壇》若有版位便選登。我們為墓前萬壽菊清除雜草,將祭品擺開,香燭拜祭,焚燒紙錢。陽光普照,風和日麗,萬里無雲,師徒席地而坐,一面飲酒,一面用手拿燒肉麥包,就在墓前用餐,大快朵頤,不亦樂乎!我細述去年手機於墳場失而復得之經過,不可思議,相信有靈界這回事。

是晚,我們夫婦和許老師到唐人街東昇樓赴詩會庚寅年中秋雅集。筵開兩席,譚公銳祥壇主、伍兆職、汪溪鹿、黃明嬋、何宗雄、徐茹茵、雷一鳴、海語、劉源、懷石、紫雲、雪梅、黃道超、楊現芳、彭鈞錚、唐偉濱等準時赴宴,冰玉因臨時有急事不能出席。兩女嘉珈、嘉珮自己開車來。

許老師從多倫多帶來了一疊年代頗久的九行紙,最適合寫八句律詩,他囑咐我送給每一位赴宴的詩友。由於許老師和大家分別已一年,為了方便認識,我給每位詩友印了胸牌。晚會開始,譚公致歡迎詞,他先祝福詩友們和家人中秋節快樂,並表示晚餐所有費用由他支付,大家不必再自掏腰包,他感謝詩友們不斷寄來作品,使詩壇11年來未曾中斷過一期。譚公還特別提到許之遠老師從多倫多前來滿地可參加中秋雅集,並帶來美酒;又提及兩女成為律師、食品科學專家之喜事。

席上我邀請大家舉杯,為吳永存、汪溪鹿、伍兆職、何宗雄4位壽星公祝壽,並將幾位詩友寄來的祝壽詩印發。許老師在火車上寫的一首七律《赴「詩壇」雅集敬呈諸君子》,也在席間派發。

許老師致詞,他為了參加詩會雅集,沒有西裝領帶,而是穿了一件中國深藍色長衫,很有學者風範。許老師說他此行除了出席何校長壽宴和詩友聚會,還有一件重要任務,就是代表世界藝術文化學院院長兼世界詩人大會會長楊允達博士,向詩會宣佈一個喜訊:《詩壇》主編盧國才(白墨)詩友經大會推薦,作品經學院評審通過,將於今年12月2日在台北(花蓮)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開幕典禮中,獲頒授最高榮譽文學博士學位。他囑咐我將楊院長前後5封來函複印出來,連同將於詩人大會上朗誦的詩詞與英譯一起派發給詩友們。他說:作為詩壇盟友,「與有榮焉」!許老師還將楊院長的邀請函出示壇主和眾詩友,誠邀參加今年和明年在台北、瀋陽舉辦的第30、31屆詩人大會。詩友們紛紛舉杯道賀,我除了感謝大家的鼓勵和厚愛,唯有繼續努力,再努力!

女兒嘉珈致謝詞,感謝譚公和爺爺、伯伯、叔叔、阿姨的關懷愛護,在詩壇發表了30多首詩詞贈送她,從她大學畢業,到成為律師,一路來不斷給予支持。她感動的說:「今年生日,爸爸將詩壇前輩們的詩詞裝訂成冊贈與,這是有生以來最珍貴的生日禮物,我會好好保存,一有時間,就會向爸爸逐字逐句請教,將這些詩詞翻譯成英、法文。」由於她星期一要出庭,所以提前離席,繼續返回律師樓工作。散席後返抵拉娃家中,許老師還沒有睡意,與我們話家常,修改詩友作品。
與許之遠老師攝於L'Academie餐廳,笑得多燦爛
星期一,我打電話向工廠請一天假,陪許老師去逛公司。是晚,兩女在L'Academie餐廳訂了位子,我們用西餐,喝紅酒,度過溫馨的晚上。昨天一早,許老師寫了「中秋雅集賦歸」交給我;下午,送老師去火車站,師徒依依不捨,相擁辭別。我答應感恩節長週末會開車去多倫多探望他。3天的相聚,留下了佳話:許老師在我屋後,發現那兩棵樹原來是珍貴的山楂,不是小蘋果,他摘了幾個放進口裡,連聲讚嘆好味,叫我爬上梯子,摘了滿滿一大環保袋,放進凍櫃急凍,有趣極了!
(2010.09.24《華僑新報》第10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