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第725篇:《致謝》

去年年底,許之遠老師來滿地可,除了到唐人街君悅酒家參加魁北克中華詩詞研究會成立十週年晚宴,與本市詩友見面,發表「如何寫出好詩詞」專題演講;並前往何宗雄校長家聚會,即席揮毫以書法贈詩盟;臨別前一晚,大家在富金華酒家為老師餞行,約定「明年春暖花開時再相見」。

而許老師在寒舍小住時,做了一件改變我一生的事,就是先後向世界詩人大會創會會長鍾鼎文博士、現任會長楊允達博士推薦我、請向世界藝術文化學院提名我為榮譽文學博士候選人。從給鍾公寫推薦信開始,許老師十分認真的要我將《無墨樓吟草》1400餘首詩詞和《麗璧軒隨筆》700篇文章整理出來,裝釘成冊,連同《泣歌》新詩集,以及中英法文簡歷、照片等,寄給鍾博士和世界藝術文化學院院長楊允達博士。這近一年來,許老師不斷以書函、電話與楊院長聯絡,詢問過程,楊博士告知必須等待7月份學院審核委員會開會評審才作決定。直到今年8月2日,收到楊院長的函件,謂「經學院審核委員會議討論通過,決定於今年12月2日,在台北召開之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開幕式中,正式授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感謝鍾、楊會長的賞識和提拔。許老師給楊院長致函,獲授權代表楊博士來滿地可宣示此訊息,並邀約詩盟參加大會。為了我的事,76高齡的許老師風塵僕僕,日前專程從多倫多趕來,出席詩會東昇樓庚寅中秋雅集。而早在9月初,就寫了一首七律並序,囑咐傳給全體詩友索和,其用心良苦,隆情高誼,令我銘刻五中,畢生永記。

索和詩寄出後,最先給我回函的是紫雲詩友,接下來是多倫多張清姻兄,住在中國保定的林新儀同學,于遠樓主伍兆職詩翁,玉瓊樓主冰玉詩友,吳永存詩翁,美國費城林紹強(余良)兄,中國溫州劉家驊詩兄,廣州老伯黃伯華先生,中國湖州李廣德老師,台北《自由僑聲》主編、亞洲華文作家協會越棉寮海外分會會長李文慶先生,亞省愛城90高齡黃國棟老詩翁,《七天》主編北極狐(胡憲)詩友,海語兄,金碧華老師,唐偉濱詩友,卑詩省溫哥華李錦榮詩兄,中國哈爾濱墨浪詩兄,法國姚洪亮學兄,中國廣州薛群英表姐,緬省溫尼辟鄭石泉詩翁,周善鑄先生,法國巴黎郭蓮燕同學,法國巴黎關不玉同學,美國紐約蔡麗華同學,亞省愛城曾習之老師、廖如真老師,中國上海胡楠仁詩兄,譚銳祥壇主,雪梅詩兄,法國巴黎江麗珍同學,磨瓚坊主人懷石詩兄,紐西蘭翁開順、石巧雲同學,何校長宗雄博士,雷一鳴詩翁,澳洲著名作家黃玉液(心水)先生,韓志隆詩友,多倫多83高齡老詩人趙瑞蘭老師,法國巴黎陸國翔姻兄,法國巴黎許懷嬌同學等。電話或當面致賀的親友更多,包括吳瑞琪姐夫,建築師劉聚富院士,汪溪鹿詩翁和黃明嬋女士賢伉儷,劉源詩兄,彭鈞錚詩友,黃博士道超兄嫂,蘇朝大姐,德國陳正群、陳玲兒同學,曾君榮學兄,吳為強好友,譚健民詩翁,演唱家郭韻如女士,《華僑新報》編輯部嚴一諤先生、唐淦先生、宗九如等。

前天收到許之遠老師傳真來一封書函,是瓊瑤閣主劉能松老師贈與我的親筆墨寶,令我受寵若驚的。兩年前,馮雁薇詩友從安省溫莎來滿地可出席譚銳祥壇主壽宴時,曾將一本劉能松老師簽名的《瓊瑤閣千字文嵌聯》贈送我。劉老師生於1912年,98高齡,是馮雁薇寫詩填詞的授業老師,著作等身,尤擅長嵌聯,將「千字文」撰成250副聯句,如「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天才巧創千文采,地德滋生萬物華」,「玄古淳風消戾氣,黃昏皓月動浮香」,「宇稱空際無窮盡,宙指時間靡始終」,「洪福齊天承祖澤,荒煙遍野憫鴻哀」。劉老師贈詩刊於《詩壇第560期》中。

由於《詩壇第559期》來稿超過50首,版位有限,於是將20幾首賀詩另外刊登於全版彩色廣告中,以表示對詩友之敬意。我這糊塗蛋,在轉換純文件為Word的過程中,經常出錯;上星期三晚上7點半用膳時間打電話回家,老伴告知遺漏掉紫雲最早寄來的那首和詩。我如熱鍋上的螞蟻,致電紫雲,要她將該詩再傳去報社,又致電潘社長,請她轉告編輯部補上;折騰了一會,總算把詩添加,但見報時,仝致賀之落款給升了上去,夾在紫雲詩與鄭石泉詞之間了。不管怎樣,還是感謝所有詩友、文友、老師、同學、親朋的厚愛,我會戒驕戒躁,繼續努力,不辜負大家的殷切期望。

日前報社來電話,謂欲為我作一個專訪,並安排了時間。唐淦先生準時赴約,我們談了3個多鐘頭,內容主要是關於詩會成立後,「詩壇」收稿、編稿方面的問題,對於詩友年齡大都60以上,70居多,80也不少,頗有青黃不接之憂慮,我坦言:推廣舊體詩的確存在困難,因為畢竟這是「少數人文學」,以難見巧。然而對嚴守格律,以平水韻為墨繩,絕無懷疑之處。感謝詩友們這11年來「貴在堅持」,全面繼續古人文化遺產,為弘揚中華文化於海外,默默耕耘,樂此不疲。

人生在世,數十年光景,滄桑歷盡,能留下來的,除了名聲,就是作品。眾賢饋贈的墨寶,我會永遠珍藏,並將在未來付梓的詩集中,一一刊登,以資紀念。謹以此文,向諸公表達由衷謝忱。
(2010.10.01《華僑新報》第102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