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日 星期三

第721篇:《文集》

何宗雄回憶錄《雪泥鴻爪七五年》
何宗雄校長回憶錄《雪泥鴻爪七五年》付梓出版,有幸獲贈一冊,帶到工廠閱讀,感觸良多。

適逢9月18日是何校長78歲壽辰,他發請柬誠邀親友於唐人街紅寶石大酒樓聚宴,許之遠老師屆時專程從多倫多來滿地可出席壽筵。能在壽誕來臨時有新書面世,是一件多麼稱心如意的美事。

9月份詩壇有5位詩友生日:9月5日黃道超(52歲);9月13日吳永存(83歲);9月15日汪溪鹿(81歲);伍兆職(79歲);何宗雄(78歲),以上以實歲計算。除了何校長有新書問世之外,《伍兆職詩詞集》正在編撰中,因為有多首中詩英譯,所以必須延至明年80大壽才能出書。鄭石泉詩翁明年75歲,《鄭石泉詩詞集》也在蘊釀中,相信很快就可以與讀者見面,實乃詩壇喜事也!
曾任歐老師八十壽宴紀念冊
譚銳祥壇主於80大壽時出版《譚銳祥詩集》,是滿地可開埠以來第一本舊體詩集,值得一記。曾習之(任歐)老師出版《紅楓片片情》一書後,一直在撰寫回憶錄,可惜今年80大壽時未能面世,只有一本紀念冊贈送親友留念。如果每位詩友都能留下一本詩集、文集傳世,那該多好啊!

陳桂(子漢)先生逝世前,在病床前見到《子漢詩詞集》的清樣,他仙逝後,詩集隨即出版,後面附加文友、詩友們的大量悼念文章和詩詞,成了他生前身後最可貴的文字記錄。然而有些詩友、文友,遽然辭世,來不及留下遺言,交代後事,他生前的作品,就有賴親友們幫忙整理出版了。

昨天收到愛民頓曾習之老師寄來的郵包,除了有著名書法家、作曲家施世雄先生的《五十週年婚慶紀念冊》之外,還寄來了愛城京劇研習社創辦人、專欄作家王羽侯先生的遺著《王羽侯文集》全套一共5冊,是其兄長特為他逝世1週年紀念而出版的,非常珍貴,令我捧之落淚,讀之歎息。

本欄第672篇《瑰寶》(「華僑新報」第970期2009.09.25),就是聽到王羽侯先生逝世後寫的,我與他曾經有一面之緣,可惜仍未深交,他便走了。當時我頗感悲從中來,即草擬了一副輓聯:

築臺傳戲,弘揚京劇,梨園掛帥留佳話;
化羽歸山,推廣藝文,天國封侯號大仙。
《王羽侯文集》
王大仙是王羽侯先生的筆名。他是在開會期間突然因腦溢血暈倒,緊急送院搶救無效,遽然辭世,享年65歲。《王羽侯文集》分成5冊:《不吐不快集》、《戲劇人生集》、《胡言亂語集》、《春夏秋冬集》、《人間三日天,愛城三日行》。16開大本,印刷精美,5冊裝在一個硬書套中。

雖然他生前等不到文集出版,但在天之靈一定很欣慰看到全集面世。一位對京劇如此沉醉的藝術家,可以籌辦由梅蘭芳的兒子梅葆玖率領的京劇藝術團到愛城匯演多場,可以寫這麼多篇專欄文章,總不能默默離開這個世界,應該將他的作品彙集成書。他的兄長為他完成了遺願,值得讚譽。

多倫多詩人、《快報詩壇》主編郭逸之老詩翁於1987年逝世,其詩友為他出版《熹光樓詩鈔》(卷二)。由許之遠老師作序,我有一篇短文《在詩中永生》忝陪末座,附於書中。多倫多散文作家萍心也於1987年病逝,文友們在《快報》撰文悼念,其夫婿在她逝世10週年時將所有悼文彙編成一冊《傷逝》出版,內中收了我一篇《永遠的懷念》。有「中國的脊樑」之稱的劉賓雁於2005年底病逝,本欄刊登第480篇《雁斷》,並寄到多維新聞網發表;2006年8月,明鏡出版社出版《劉賓雁紀念文集》一書,厚639頁,收了我一篇悼文《民主千古》。趙紫陽於2005年初辭世,本欄第435篇《定論》發表,將「鎖窗寒」悼詞放在文前,並寄多維新聞網貼上,未知是否有收進紀念文集中。

人生在世,來去匆匆,能留給後人的,只有詩文字畫。陳渥詩友的金石篆刻,應該彙集成書傳世,他的詩文、攝影作品,他的崢嶸歲月,不平凡一生,應該做個總結。像王羽侯先生一樣,為陳渥詩友出一冊紀念文集,相信這是朋友們希望看到的最珍貴文化遺產。姚奎先生病逝後,其子嗣曾來郵,向我索取詩友們悼念其先父的詩詞文章;姚奎先生逝世已3年餘,未知紀念文集是否出版?

家中萬冊藏書中,尤以作者親筆簽名的書最珍貴。書比人長壽,辭世的朋友,贈書一直陪伴我左右,見書如見人。泰國詩友李少儒,贈書多冊,他的「詩聲從天上來」一張抽象畫成了我的《泣歌》新詩集的封面。張德潛老師1996年病逝,我為他老人家編印的《鴻爪留痕集》一直是我學習舊體詩的楷模。10年前本欄寫過一篇《贈書》(第232篇,「華僑新報」第522期2001.02.23),詳細羅列文友、詩友們所饋贈的著作,10年過去了,又增加了40多本,包括紫雲的《女人一枝花》,盧幹之宗叔的《幸福散文集》,劉能松老師的《瓊瑤閣千字文嵌聯》、余良兄的《紅色漩渦》、趙瑞蘭詩友的《蘭石集》等,都是值得一讀再讀的好書。家藏萬卷,何陋之有也!未出書的詩友,請與時間賽跑,趕快將作品彙集,不能一拖再拖。這是我收到《王羽侯文集》之後的感懷,謹誌之。
(2010.09.03《華僑新報》第101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