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6日 星期六

第435篇:《定論》

改革先驅,扶貧主帥,一生無悔。春秋史筆,月旦是非功罪。嘆忠臣、滿懷赤誠,捨身報國情何貴。縱幾番整肅,多年幽禁,勁松猶翠。
星墜!天飛淚。讚傲骨難摧,素心不愧。風悲雨泣,萬里江河騰沸。願英魂、從此自由,紫陽照引辭舊歲。待明春、雪後花開,祭祀同君醉。
──鎖窗寒‧敬悼趙紫陽病逝

新華社用簡短57個字報導趙紫陽死訊:「趙紫陽同志長期患呼吸系統和心血管系統的多種疾病,多次住院治療,近日病情惡化,經搶救無效,於1月17日在北京逝世,終年85五歲。」

剛才又有消息說,官方發言人證實,將為趙紫陽舉行遺體告別儀式。95歲的宋任窮上將於今年1月8日病逝,包括胡錦濤、江澤民、溫家寶、吳邦國、賈慶林等黨政軍要員向其遺體鞠躬告別,場面莊嚴肅穆,備極生榮死哀。趙紫陽是繼周恩來、華國鋒之後第三任總理,又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取消黨主席後之最高負責人)。「六、四」事件發生之後,被撤銷其黨內一切領導職務。趙紫陽所犯何罪?中共中央於1989年6月召開十三屆四中全會,審議並通過了李鵬代表中央政治局提出之《關於趙紫陽同志在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中所犯錯誤的報告》。該報告指出:「在關係黨和國家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犯了支持動亂和分裂黨的錯誤,對動亂的形成和發展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其錯誤的性質和造成的後果是極為嚴重的。」難道趙紫陽沒有功績嗎?該報告是這樣下斷語的:「雖然在改革開放和經濟工作方面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但是在指導思想上和實際工作中也有明顯失誤。特別是他主持中央工作以來,消極對待四項基本原則、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方針,嚴重忽視黨的建設、精神文明建設和思想政治工作,給黨的事業造成了嚴重的損失。」

就這樣,趙紫陽被軟禁了整整15年,直到病重逝世,靈魂才恢復自由。根據憲法第幾條,可以不必證據、不經審判、不定刑期,就無限期禁錮一名完全沒有權位的公民?在人道的角度來說,也應該給他一點自由,那怕是做牢的囚徒,也還享有探監的權利。即使不談「平反六、四」,就談趙紫陽所犯的罪,難道是無期徒刑?70歲被囚,關了15年,已85高齡,還要關多久?如果死亡,真如佛家說的,是一種解脫,趙紫陽也只有一死,才能獲得屬於他的真正的自由。

趙紫陽從一位封疆大吏(內蒙古、廣東、四川)到副總理、總理,最後位至中共中央副主席、總書記,再貶為囚徒,一生大起大落。他是經濟改革的第一線把手,在1989年國家危急時刻,毅然提出了「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這原則,寧可丟掉烏紗帽,也不肯向強權低頭,體現了人民領袖的道德勇氣。在前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回憶錄曾透露,1989年他訪華時趙紫陽曾對他說:「如果一黨不能解決腐敗,就應當搞多黨制。」趙紫陽沒有做到的,戈爾巴喬夫做了,他不但搞多黨制,還把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給搞垮了,蘇聯終於解體,東歐鐵幕打開,民主浪潮其勢不可阻擋,席捲共產主義陣營,這一切,趙紫陽生前是看到的,他應該含笑九泉。

手頭上有「六、四」前後多份剪報,可以依稀回憶,將一切責任推在趙紫陽身上是說不過去的。4月15日胡耀邦病逝,學生在北京人民英雄紀念碑前舉行悼念活動,4月17日《人民日報》頭版刊登大幅照片,並在報導中說:「為您送行的,是11億人民。」當天,中國政法大學600名師生進入天安門廣場進行悼念活動,遊行時有人喊出「反對專制!」、「反對獨裁!」之口號。4月18日,北方大學、人民大學的2000多名學生舉行示威遊行,在人民大會堂前提出向人大常委會提交請願書,要求「重新評價胡耀邦的是非功過;徹底否定資產階級自由化」。當晚,又有兩千多名學生前往中南海新華門前示威,一連幾天,最後釀成於警察發生衝突的「4.20血案」。4月21日,3萬多名學生在天安門廣場靜坐,要求參加胡耀邦追悼會,有關部門表示同意。4月22日,追悼會結束,學生仍不離開,要求李鵬總理親自接他們的請願書。4月24日,北京21所高校6萬餘名學生宣佈無限期罷課。4月25日,鄧小平說:「這不是一般的學潮,而是一場否定共產黨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的動亂。」4月26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4月27日,38所高校3萬多名學生上街遊行,高喊「反官僚、反腐敗、反特權」的口號。4月28日,「北京高校自治聯合會成立」。4月30日,趙紫陽結束朝鮮的六天訪問回北京,5月3日,趙紫陽發表五四運動七十週年講話,學生反應積極,局勢開始緩和。5月4日,在接見亞洲開發銀行年會的代表時,為了維護中國的投資環境,談到學潮時,趙紫陽提出了「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的主張。當時包括李鵬等三名政治局常委說好,列席常委會的國家主席和人大委員長都贊成。5月10日,政治局開會,批准了趙紫陽關於開展與社會各界協商對話的具體建議。人大委員長召集副委員長開會,全體積極支持。軍委主席鄧小平也當著國家主席楊尚昆的面,告訴總書記趙紫陽:「都同意。」當時十位上將還聯名上書鄧小平,要求冷靜處理學潮。後來,趙紫陽一人承擔了「支持動亂」和「分裂黨」的罪名。接下來的每一天,局勢日愈惡化,數百名學生開始絕食。

5月16日,趙紫陽在會見戈爾巴喬夫時說了不該說的話:「十三屆一中全會鄭重作出決定,在最重要問題上,仍然需要鄧小平同志掌舵。」5月17日,已有三千多人參加第四天的絕食,被送醫院搶救的達1700多人。5月18日,李鵬會見學生代表,對於肯定學運是民主運動之要求,李鵬說:「無論是政府,還是黨中央,從來沒有說過廣大同學是在搞動亂。」5月19日凌晨,趙紫陽、溫家寶等前往廣場看望學生。他說:「同學們,我們來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了。」「我們的對話渠道還是暢通的,有些問題需要一個過程才能解決。」「同學們都是好意」,「但是這種情況發展下去,失去控制,會造成各方面的嚴重影響」,「如果你們停止絕食,政府不會因此把對話的門關起來,絕不會。」這是趙紫陽最後一次公開露面,他說的每一句話,到底哪一句是支持動亂和分裂黨,值得回味。5月20日,李鵬簽署發佈戒嚴令。接下去就是被污為「本世紀最大騙局」的「六、四反革命暴亂」。趙紫陽走了,不管怎樣,對他的定論,也將間接影響對「六、四」的定論。
(2005.01.21《華僑新報》第726期)